第346章 差一步,就是天與地

這……好像是冰種帝王綠!”聽到這句話,周圍的人,都是一片嘩然!“我靠!冰種帝王綠,這一下可是開大眼了!我記得我上次跟個哥們去騰衝賭石,就見到一個小後生開出了冰種帝王綠,就一點點大,就賣了幾百萬。按照這塊原石的大小,裏麵的冰種帝王綠,如果完整的話,賣個幾千萬絕對不成問題啊!”看到那祖母綠般的顏色,葉天宇的心髒猛地跳動起來,連呼吸都急促了。“冰種帝王綠?這不可能!”他看了楊雲帆一眼,眼神中滿是震驚之色...“紫凝,小心提防他的精神秘術!”

一邊與眼鏡王蛇作戰的雲水真人乘著空隙大喊道,“那個鳩摩羅炎,感應敏銳,反應奇快,你小心一點。他的精神秘術極度純粹,說不定可以做到外放!那種攻擊無跡可尋,你想像一下,《明月劍典》上傳說的以氣禦劍!”

精神秘術?

夏紫凝心頭凜然。

在靈鷲觀的典籍裏麵有記載,修煉者的精神力如果超越常人一百倍,那麽這個人就有辦法將精神力轉化成精神念力,足以將一根鋼筋硬生生折彎。這種手段,甚至可以用來實現以氣禦劍!

當然,此時鳩摩羅炎並沒有表現出這麽高強的手段。

需要達到以氣禦劍這個程度,那他修為早就超過了引氣境界,踏入築基境界。

所以,劍仙的入門資格要求,就是築基境界。

數遍南疆,恐怕也隻有白小茹的師傅湘道人,成就劍仙。

顯然,鳩摩羅炎沒有達到那個境界!

但是,他的精神力極度純粹,誰知道婆羅門神教有沒有什麽秘法,可以施展超越常規的攻擊!

“小丫頭,你在我麵前發呆,是想死嗎?”

鳩摩羅炎冷笑了聲,“剛才,我已經接下你的孔雀翎了。下麵,你該試試我的鬼劍了。嗯,我的鬼劍有好幾招,也有好幾個變化。你先看一看,第一種變化吧。”

“起!”

鳩摩羅炎說完。

瞬間,他周身兩丈內,地麵上無數的石子、落葉、草屑,竟然都變得失去重力一般,開始懸浮到半空中!

嘶嘶……

很快,這些東西竟然很快組成了一把飛劍模樣的東西。

隻是,那把飛劍的外表縈繞著一層黑乎乎的,有著詭異氣息的元力。這或許就是鳩摩羅炎的精神力受到天地元力感染後的模樣。

“精神力外放!他竟然真的可以?”

一瞬間,夏紫凝都有些驚呆了!她剛剛還在懷疑,鳩摩羅炎能不能做到精神念力外放,此時就看到了這神奇的一幕。

不過此時危急時刻,夏紫凝也不敢有其他雜亂念頭。

咻咻咻!

一瞬間,那些雜七雜八的廢渣組成的利劍,在鳩摩羅炎的控製下,帶著犀利的破空聲,朝著夏紫凝衝擊而來!

刷刷刷!

夏紫凝連續幾個跳躍,閃開了這些廢渣所變成的利劍。

同時,她手腕一番,幾枚製作孔雀翎留下的,牛毛般纖細的銀針,出現在她手指上。

她手腕一抖,這些銀針就以難以察覺的軌跡,從四個角度分別紮向了鳩摩羅炎的周身死穴!

“沒用的。”

鳩摩羅炎輕蔑地笑了聲。

他眼睛一凝,那些銀針在他身前一尺之時,被一陣虛無的精神念力防禦罩完全控製住,詭異的懸浮在半空中,再難寸進!

“這……太恐怖了!這個人,竟然到了這種修為!十二諸天之下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虛傳!”

夏紫凝眼神複雜的看著鳩摩羅炎!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孔雀翎,還有暗器,竟然如此輕鬆就被破解。但是,又不得不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這精神念力屏障,實在是太堅固!鳩摩羅炎的力量說不定早已經超越了普通人的極限!

……

與此同時,雲水真人見到夏紫凝這邊的情況險象環生,再也不敢保留任何戰鬥力,奮然地一記破空劍氣,將那眼鏡王蛇擋開一陣後,手裏的三尺青鋒劃出了一道複雜多變的劍芒!

“千葉劍法!”

雲水真人一聲厲喝,騰空飛起,直直地越過了屋頂,在半空中身體飛速地旋轉了起來!

緊跟著,雲水真人手中的長劍也開始綻放出奪目的絢爛色彩,紅橙黃綠,姹紫嫣紅,遠遠觀去,果真如同有千百落葉在那裏渲染著秋天的肅殺!

那蛇羽指揮著眼鏡王蛇,試圖躍起來咬住雲水真人,但那眼鏡王蛇雖然力量奇大,可它自身重量也不小,這一下,卻是無法跳躍地太高,隻能眼睜睜看著雲水真人凝結完了一身劍氣。

蜀山絕學本就擅長狂烈的破壞,此刻雲水真人打算殊死一搏,自然毫不保留,將破壞力凝聚到了最高程度!

“師兄,紫凝!速速退開!”雲水真人大喝道。

天機道人與飛身纏鬥中的夏紫凝見狀,立刻知趣地騰身閃開。

瞬間,絢爛的千葉姿態劍氣猛地一陣爆閃,一圓形的彩色氣團,發出陣陣悶響!

“咻咻咻!”

各種色澤的光亮劍氣,好似流星雨一般,對著眼鏡王蛇以及它背後的蛇羽、鳩摩羅什、鳩摩羅炎,就是一陣狂風掃落葉般的洗禮!

那劍氣就跟鋒銳的刀片無異,但比之刀片,更加具有穿透力與殺傷力,還帶有各種爆炸的性質,極為難纏。

眼鏡王蛇的表皮極為堅硬,雖然吃疼開始狂扭,但卻能承受住,可惜那蛇羽卻是沒有那堅硬的蛇皮,被劍氣一近身,立刻全身掛彩,卻是再也不能好好地吹奏笛子!

鳩摩羅什修煉金剛不壞神功,此時麵對這無匹劍氣,竟是兩隻手臂在身前一擋,直接擋住了無數劍氣。

那些劍氣撞擊在他身上,隻是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不過,他身上細細流出的鮮血,也表示著他其實並不能完全擋住這些劍氣。

“蜀山劍法,果然名不虛傳!劍氣外放,本以為隻是傳說。沒有想到,這個年代,華夏竟然還有這樣的劍術存在!可惜,你的修為不夠,還不是真正的劍仙。差一步,就是天與地。”

鳩摩羅炎起先被雲水真人的動作嚇了一跳,直到後來,發現這無形劍氣並沒有想象中那麽恐怖,纔有閑空說話。

“是嗎?”

當雲水真人落地的時候,蛇羽已經成了血人,無力戰鬥,眼鏡王蛇似乎關切主人安危,遊回了蛇羽身邊,朝著雲水真人吐信不已。

鳩摩羅什怒吼一聲,“砰砰砰”地連續踩破了三塊青石地磚,赤紅了雙目,朝著雲水真人衝了上來!

雲水真人施展完破壞力極強的千葉劍法,體內真氣耗了七七八八,哪還能繼續鏖戰?怪我們沒提醒你。”病人這才極不情願地伸出了腳。那些醫生們圍上前去,對著那隻腳開始仔細端詳,就差沒有捧起來用放大鏡來觀察。可遺憾的是,腳麵上甚至連個蹭破皮的小傷都沒有。“真是奇怪,那骨頭明明都已經翹了起來,再一腳踩上去,絕對是個骨頭分離的下場,怎麽會骨頭歸位了呢。”幾個醫生紛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有些奇怪。看那些醫生們這副表情,受傷的小夥就露出一絲不屑,道:“你們看好了沒有,要不要再拍個片子,或者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