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小哥,幫幫我

人解石之時,都會選擇磨石,畢竟誰也不知道裏麵到底有沒有翡翠。“切吧。”沒有在意這解石師的態度,那陳老伯直接開口。“沒問題。”解石師開口,而後開始工作了起來。哢嚓!一刀下去,石料碎成兩半,但是那陳老伯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失望之色,因為裏麵空空如也,什麽都沒有。幾萬塊,就這樣打了水漂。“繼續切。”那陳老伯道。一連切了五六塊,裏麵都是什麽都沒有,這個時候,即便是那陳老伯也是忍不住有些變了,都說賭石輸多贏少,...“老頭子,你再給我檢查一下吧。我覺得自己得了不治之症。”

“不用檢查了,臭小子,你根本沒病。放心吧。你隻是被玻璃割破了腳,沒什麽大礙。”

“是嗎?可是,我還是覺得頭暈眼花,而且腦袋嗡嗡的。總有個人在我耳朵旁邊說一些奇怪的話。”

最近楊雲帆真是鬱悶透頂。

自從他在山上的破舊藥王廟旁邊踩到了一顆碎玻璃珠子之後,他就開始倒黴了。一到了晚上,他總能聽到一個老頭說些奇怪的話。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禮拜,他感覺自己快瘋了。隻能求救於自己這個神通廣大的師傅。

“沒什麽可是的!我確定,你沒事了!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找藉口不想回湘潭市?我可跟你說啊,你爹當初把你托付給我,讓我教你武功,又教你醫術,我可都做到了。至於你……趕緊給我滾回你們楊家去,你家裏還有一個美貌未婚妻等著你呢。”

什麽美貌未婚妻?你不就是想等我離開之後,一個人可以不受打擾的看毛片了而已。

楊雲帆忍不住心中吐槽。

不過這話,楊雲帆是絕對不會說出口的。

眼前這個老頭子,別人不知道,楊雲帆可清楚的很。也不知道這老頭什麽來頭,功夫高的離譜,還有一手神奇的醫術。要不是他說自己那死去的老爹跟他兒子是結拜兄弟,他纔不管自己的死活,就讓自己在楊家家族裏麵內鬥被人整死得了。

此時,這個老頭一隻手吃著楊雲帆剛剛買回來的燒雞,另外一隻手則是在楊雲帆的脈搏上有一搭沒一搭的探著。沒過多久,就宣佈楊雲帆沒病。還讓他沒事趕緊就滾回他的中海市老家去。

“老頭子,不管怎麽說,我都要謝謝你,教會了我那麽多東西。對了,你覺得這隻燒雞的味道怎麽樣?”楊雲帆忽然語氣一改,有些討好起來。

“燒雞的味道嘛,馬馬虎虎,還可以……”

說到這裏,忽然間,老頭子感覺到了什麽不對勁。

“哎呦,你這個臭小子,竟然給老子下毒!”說完,老頭子提起褲子,扭動著屁股,快速往廁所狂奔而去。

看著老頭子奪門而出,楊雲帆忍不住哈哈大笑:“蒼天啊,總算成功了一次……”

算上這次,楊雲帆一共在老頭子的食物裏麵,下了八十多次毒。每一次都讓老頭子識破,然後把自己暴揍一頓。沒想到,今天終於成功了。

老頭子一邊捂著肚子在廁所裏劈裏啪啦,一邊大聲嘶吼道:“楊雲帆,你這個臭小子,給老子等著……”

“我等著?我又不傻!”

楊雲帆一聽這話,哪裏還敢等著,忙收拾了自己的衣服,一邊跑下山,一邊道:“師傅,我們師徒緣分已盡。徒弟發現自己塵緣未了,先下山去了……”

等楊雲帆走後,老頭子一點不見有事的樣子從廁所出來,嘿嘿一笑。

“要不是我故意上當,你這臭小子,能這麽痛快的下山?”

……

一列銀白色動車快速行駛在鐵軌上,穿過一片綠意盎然的平野,如同一條遊弋在靜海中的銀色鰻魚。

“火車票也漲價了。一張二等座硬座,竟然也要300塊錢!”雖然車票很貴,但是楊雲帆卻不怎麽抱怨。因為,這一次他的運氣竟然不錯。他的旁邊,竟然坐了一個個美女。

沒辦法,男人都是視覺係動物,楊雲帆也不例外。

楊雲帆趁著喝水的時候,偷偷看了一眼右邊的美女。誰讓這美女身上時不時的飄來一絲香味,讓楊雲帆心裏有點癢癢的。

那個美女看起來二十來歲,跟楊雲帆年紀差不多,估計是個女大學生。

隻見她長發微卷,臉蛋精緻,跟電視上的明星,高圓圓有點像。她身上一套淺藍色的絲質長裙,露出的手臂麵板透著陶瓷般的光澤,好似凝脂雪膏一般柔滑。一低頭,長發便如絲綢般跳動了一下,將江南女子娉娉婷婷、水靈清秀的特質表露無遺。

這樣精緻的女生,別說是在楊家村那種山溝溝裏麵,就算是放到東南沿海大城市,那也是百裏挑一的女神。

最讓楊雲帆印象最深刻的是這個美女的眼睛,朦朦朧朧,好似蒙了一層水霧、煙雨一般,極有靈氣。顧盼流轉,宛如梨花帶露,清新秀麗,又有幾分嬌弱。

“呀。”

然而這時,那美女忽然微微蹙了一下眉,將眉頭擰成了一個川字。

這一下,楊雲帆卻是忽然大驚。因為這美女原先的相貌十分好,可謂是大富大貴之相。然而這眉頭一凝,竟然讓楊雲帆看出了,她的麵相竟然有白虎出牢籠的趨勢。

這表示,她今日必有血光之災啊。

“美女,我看你今天必有血光之災,你要多多注意啊!”忍了忍,楊雲帆還是覺得要坦言相告。

誰知道這話一出,那美女的臉蛋刷的變得通紅,轉過頭來,惡狠狠瞪了楊雲帆一眼,張嘴便呸了一聲,道:“流氓!”

她的聲音很清越,有種吳儂軟語甜絲絲的味兒,即使是罵人的話,聽在耳朵裏也很舒服。

流氓?

這是啥意思啊?我哪裏流氓了?

楊雲帆簡直有些無語了。自己好心提醒她,怎麽還罵人呢?

怪不得老話說“寧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要是這小人還是個女人。那就趕緊有多遠躲多遠。

惹不起啊!

“算了!既然你將我的好心當作驢肝肺!我才懶得管這種閑事!”楊雲帆也不是什麽濫好人,說完直接睡覺。

隻是,剛閉上眼睛一會兒,忽地聽見有人淒婉地驚呼了一聲。

楊雲帆循聲看去,隻見那位美女忽然跌跌撞撞的朝衛生間跑去。而她起身的瞬間,楊雲帆好像看到了她裙子裏麵,順著她大腿內側,流出一道血液的痕跡。

這這這……

看到這幅情景,楊雲帆哪裏還不明白。

“我靠。怪不得她叫我流氓!原來,今天是她大姨媽大駕光臨了!”楊雲帆頓時大感尷尬。看來自己是坐定了這個流氓頭銜了。這路上,估計是沒機會解釋的清了。

過了大概十分鍾,那美女滿頭大汗的回到座位上。楊雲帆為了避免尷尬,幹脆閉上眼睛,假裝睡覺。

可是,他時不時的聽到一旁傳來淺唱低吟的“嗯,啊”的聲音,而且還是婉轉柔腸的用江南嗓音哼出來的。

真是聽聽都讓人浮想聯翩啊。

“啊!誰抓我!”

就在這時,忽然間,楊雲帆感覺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了。澡了。筒子樓裏麵的浴室,是一個樓層公用的。如果運氣不好,可能十幾個人擠在一起洗澡。楊雲帆一開始不知道,開啟門的時候,被裏麵的情況嚇了一跳!七八個大叔在裏麵洗澡。一絲不掛。那畫麵太美,楊雲帆簡直不敢多看。他飛快的關上門,逃了回來。等過了十幾分鍾,等那些大叔全都出來了,浴室裏麵空無一人的時候,楊雲帆才跑進去洗澡。“咣當!”把門牢牢鎖住,楊雲帆隨便淋了一下,快速的洗完了澡,就從裏麵跑了出來。開玩笑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