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 監獄?監獄也得查寢!

啟雲,神色一怔。“這位是巡林員們派來調查情況的教令院預備生。”萊依拉也不知道該如何跟父母解釋白啟雲的身份,但她知道她的老媽對教令院充滿了信任,用這個身份介紹準沒錯。果然不出她所料,話音剛落,她的老媽便露出了熱情的笑容。“啊,原來是拉拉的同學啊,有什麼事先到屋裡再說。”隨著萊依拉母親的腳步,二人移步到了客廳。房屋從外側看上去比較簡陋,但內部的空間無論大小還是裝飾,都跟普通人家沒什麼區別,最起碼白啟雲...“還真是那起案件。”

稍作查詢,萊歐斯利立刻確認了洛斯生前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事實上,如果洛斯再隱忍一段時間,稍微再等上個一兩個月,工資這種事還是會得到妥善的處理的。

但沒想到他竟然會為了錢鋌而走險,從而落得如今這種下場,不得不讓人感到唏噓。

不同於萊歐斯利,白啟雲對那場事故的內幕瞭解的更加清楚。

到了現在他終於可以肯定,那起事件的背後絕對少不了旋魔會的身影。

甚至說從頭到尾被捲入其中的工人們都被其利用成了棋子,瑟爾凱就是那柄砍向水神芙寧娜的長刀,直接將水神從審判席上砍到了民間,連頭都不敢冒。

但如果說,那起事件其實針對的不僅僅是芙寧娜呢?

“嗯,這或許隻是個巧合?”

萊歐斯利看了半天,也沒覺得這兩件事有什麼關聯。

當然,這並不是他的問題。

萊歐斯利掌握的情報不如白啟雲這般充分,自然在做出判斷時會有些許的偏頗。

聞言,白啟雲沉吟片刻。

“其實那起事件根據後來的調查有了新的發現。”

“哦?”

“其實有一些貪汙腐敗分子在芙寧娜大人那起審判中施加了乾擾,導致諭示裁定樞機做出了錯誤的判斷,因此也激起了民憤才使得水神大人不得不暫避鋒芒。”

此話一出,萊歐斯利臉色一變。

粗重的眉頭在他的臉上緊緊皺起,他的聲音中也夾雜了些許的急促。

“這件事涉及這麼大?”

“嗯。”

萊歐斯利也是個聰明人,他能夠察覺到可以動搖楓丹審判的勢力究竟有多麼龐大。

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感到不可思議。

“那維萊特對了,他正好不在。”

念及此處,萊歐斯利重重地嘆了口氣。

他算是明白了,那些人有恃無恐的原因就是最高審判官的缺席。

但他同時也有些迷惑,這些人怎麼就敢斷定那維萊特回來後不會清算他們?

搞出這麼大手筆,即便跑到國外去也會被通緝的。

真是搞不懂這群人是怎麼想的。

“目前水神大人也為了這件事而感到頭疼,我進到梅洛彼得堡來也是想要抓住那群人露出的把柄。”

“把柄?在梅洛彼得堡?”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這樣。”

聞言,萊歐斯利眼中掠過一抹驚奇。

身為梅洛彼得堡的最高管理者,他竟然沒有發現這樣一股勢力在他的眼皮底下搞事。

這可真是失職了。

當然,這些都是建立在眼前之人說的都是事實的前提下。

“白先生的意思是洛斯的死也是這些人的手筆?”

“未必是直接的死亡原因,但肯定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白啟雲比萊歐斯利瞭解的更多,知曉旋魔會或許有控製人們思想心神的能力。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洛斯的死亡或許還真有可能是某種意義上的‘自殺’。

但問題就在於,其死後的屍體是被人發現並做了處理的。

那麼,為其善後的成員會不會也是旋魔會的一員?

“問題就在於找不到為洛斯善後的那人。”

萊歐斯利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無論如何,看見屍體卻不想著報告,這都是很可疑的一點。

要麼對方就是促使洛斯死亡的真兇,要麼就是那背後勢力安插在梅洛彼得堡的眼線,靜靜地等待著洛斯的死亡。

“既然對方的目的是洛斯,那隻要排查在他前後入獄的犯人就好了吧,當然,如果可以的話職工與看守最好也檢查一遍。”

白啟雲也想不到什麼好辦法,隻能透過最笨的辦法排查。

不過好在這樣也能一下子就範圍縮小到幾十人之中。

“不,不必那麼麻煩。”

但這一次是白啟雲想的偏頗了,萊歐斯利稍作思忖,隨即揮了揮手,直接提出了一個新的建議。

“如果那些人真的如同你說的那般神通廣大,那想必查也查不出什麼。”

“那你的意思是”

“引他們主動現身。”

看著手邊的檔案,萊歐斯利的嘴角微微揚起一抹笑意。

見狀,白啟雲若有所思。

————

洛斯死亡的訊息很快就在梅洛彼得堡內不脛而走。

畢竟這裡是全封閉式的管理,有個人死了很容易就被人們所知曉。

當然,這其中還不乏某位管理者推波助瀾的功勞。

在他的渲染下,洛斯的死亡很快就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

“聽說了嗎,昨天在管理層那邊死了個犯人。”

“嘖,果然啊,這監獄裡也到處不安生,不會是哪個看守把人給玩死了吧。”

“誒,好像不是看守,聽說是那個愚人眾,對,就是那個愚人眾的組織。”

“愚人眾?那不是至冬國的人嗎,怎麼把手伸到楓丹來了,公爵大人不管管嗎?”

白啟雲坐在特許食堂,繼續聽著周圍的犯人們討論洛斯的案件。

沒錯,為了釣魚,萊歐斯利將愚人眾拉出來充當了魚餌。

看來林尼三人終究還是沒逃過那位公爵先生的法眼。

不過拿出來宣揚是一回事,最後是否用他們定罪又是另一碼事。

愚人眾被拿出來頂包,如果旋魔會的成員聽到這個訊息,恐怕又會有所行動。

白啟雲默默地將自己的感知力開到最大,將整個樓層都納入到他的腦海中。

發生了這麼一檔子事,現在可不是繼續偷懶的時候。

當然,稍稍侵犯一些人的隱私也是沒辦法的。

“這兩天連工廠裡的活都停了,該不會是愚人眾還有人沒有被抓出來吧。”

“很有可能,公爵大人的性子你還不知道嗎,有人在他眼皮底下搞小動作,怎麼可能會就這麼放過他們。”

沒錯,這也是萊歐斯利的計策。

藉著搜查愚人眾的名義來搜查旋魔會,既能讓對方放鬆警惕,也能名正言順地將梅洛彼得堡內好好地搜查一遍。

“聽說今天還要查寢室。”

“真是的,我們又不是學生,怎麼還有查寢室一說,這公爵大人也真是”

“噓,小聲一點。”

幾個看管從食堂外麵無表情地走過,食堂裡的聲音頓時小了幾分。家族聚會沒有別的議題,唯一需要討論的便是你的終身大事。”“嗯?母親可我沒聽說過。”聞言,琴神色一怔,粉嫩的紅唇微微張開。“是啊,就是怕你多想所以才沒跟你說的,你也老大不小了,這件事我們之前一直都沒有提過,但現在也是時候了。”芙蕾德莉卡麵色平淡,彷彿說的壓根不是自己女兒的婚事一樣。如果不是她跟琴二人的臉蛋長得頗有幾分相似,恐怕外人還以為芙蕾德莉卡是不是著急把拖油瓶甩出去的後媽呢。迎著母親的目光,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