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少年,少女與森林

年腳踏雷光符篆,身若奔雷。將封存在符篆中的雷元素力全部附加到自己的身上,藉此來換取短時間內的爆發性高速。不過與之相對的,在雷光遊走過身體身體的瞬間,他身上的各個器官即便有著冰元素力的保護,也依然會受到不小的損傷。在啟動的瞬間,一抹猩紅從重雲的嘴角溢位。但隨之而來的是,那刺穿黑暗的猛烈雷光。“急如敕令!”冰寒領域瞬間展開,將沿途的一切全部冰封。白雪皚皚的地麵卷著沙塵,在重雲的身邊亮起了一道接著一道的...一望無際的曠野,鋪滿大地的草原。

少女從遙遠時代的黑暗中慢慢醒來。

捲起青草碎屑的微風,拂過她與身邊小精靈的麵龐。

輕輕的觸感,就像是母親撫慰著自己孩子的麵龐。

草地與樹冠連成了綠色的海洋,風一吹過,綠色的海浪在平原上奔流洶湧。

依傍著大山,熒跟著派蒙往她們約好的地點前進。

“眾所周知,語言與詩歌隨風飄蕩”

女孩身邊的小精靈身上一閃一閃的,派蒙閉上眼睛像是一位學者一樣為熒講述著這片土地的過去。

隻是已經半天滴水未進的兩人,已經有些餓了。

“嗯?是什麼味道?”

一陣香氣,從不遠處飄到了飛著的小饞蟲的鼻子裡。

派蒙變了臉色,把小手在胸前搓了搓。

“熒,要不然我們過去看看吧。”

金髮少女對此並無意見,反正是旅行,各處各地都是要看看的。

兩個小傢夥偷偷摸摸地尋著香味往前摸。

一步一步,越過草地,不知不覺間,二人進入了森林。

鋪天蓋地的樹枝把陽光完全遮住,隻能從散葉之間偶爾撒下些許的陽光,原本陽光明媚的天氣,此刻卻變得格外幽深,隻是那闖過層層關卡的碎陽,卻又為這片安靜的森林添上了些許祥和。

“好香的味道啊。”

進入森林,沒走幾步,比外麵更加濃烈的香味毫無遮攔地飄散開來。

沒吃飯的兩個人怎麼可能抵禦得住這種氣味,就連先去七天神像看看的約定此時都被二人拋在腦後。

熒的粉舌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角。

她的直覺告訴她,不遠了。

果然,再次踏過一篇灌木叢,香味的源頭出現在了兩人的眼中。

那是一位打扮的十分奇怪的少年,黑髮黑瞳,身上穿著的衣服跟那些路上遠遠見過的人的打扮也頗為不同,長相清秀,身高的話由於他在坐著,也無法準確的估量,但是最起碼好像要比熒自己高一些。

男孩正在火堆上烤著什麼,那正是勾引二人前來的罪魁禍首。

一邊烤著,白啟雲還一邊用手對麵前的肉扇著風。

嘴裡唸唸有詞,“果然沒有神之眼的話就隻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看起來少年對這份能夠吸引天外來客的烤肉還有著諸多不滿意的地方。

“嗯?”

在感受風的動向的時候,少年察覺到了有什麼不對,一抬頭,兩個大活人站在自己的麵前。

“嗚啊!!”

這下差點沒把白啟雲嚇昏過去。

“你們兩個,走路都沒聲音的嗎?”

少年被嚇得有些氣急敗壞,沒有管對方到底是不是美少女,一頓狂轟亂炸就懟了過去。

兩個現行犯也有些不好意思。

派蒙在天上畫了個圈然後躲到了熒的身後去了,看這意思,是要交給熒來處理。

沒有時間管夥伴那有些不仗義的行為,熒麵對著少年,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是習慣了把一切都當成是冒險,所以在探索香味源頭的時候,下意識地就壓住了自己的腳步。

派蒙就更不用說了,她那個是用飛的。

“抱歉,讓你受驚了。”

不管怎麼說,先道歉是肯定沒錯的。

少女低下了頭,那有些清甜的嗓音也隨著風飄到了少年的耳朵裡。

頓時,那被嚇到後的驚慌瞬間消散不見。

“額也不用這麼正式啦。”

對麵這麼一搞,反而弄得他好像是什麼壞人一樣。

白啟雲連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什麼大事。

隻是話音這麼一停,兩人之間就又變的尷尬了起來。

金髮的美少女!

糟了糟了,該怎麼跟女孩子交流來著?

白啟雲嚥了咽口水,發現自己在以往那短暫的人生中,跟同齡女孩的交流簡直少得可憐。

看著她那璀璨的如同寶石般美麗的瞳孔,他有些不知所措。

怎麼辦,怎麼辦?

最終,他隻能從牙縫裡憋出一句他爺爺那輩經常用的璃月問候語。

“吃吃了麼。”、

——好的,真棒!不愧是璃月的古老智慧,在這一刻把我的口吃體現的淋漓盡致。

白啟雲在空氣中嘎巴了幾下嘴,像是死去的魚一樣。

看的熒笑了出來。

“噗”

少女笑得香肩亂顫,綁成小辮子的金髮在耳邊來回晃悠。

過了一會後,熒伸出白皙的手擦了擦眼角笑出來的眼淚。

“你好,我叫熒,你呢?”

“額,我叫白啟雲,是一名見習廚師。”

白啟雲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用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來緩解尷尬。

看到二人間的氣氛十分不錯,派蒙也從熒的身後飄了出來。

白色的小精靈飛到二人中間,身後的飄帶像是翅膀一樣,忽閃忽閃的。

“你好,我叫派蒙。”

“嗚啊,風史萊姆!”

然而派蒙如此具有衝擊力的登場並沒有給白啟雲一個好的印象,反而是又把他嚇了一跳。

派蒙有些生氣地掐起了腰,小臉也鼓鼓的。

“你說誰是風史萊姆啊!”

“可你這個,會飛的,不是風史萊姆還能是什麼?”

“怎麼可能,你見過我這麼可愛的,會說話的風史萊姆嗎?”

彷彿是為了證明給白啟雲看,派蒙又特意飛了兩圈,然後對著他扮了個鬼臉。

“決定了,我要給你起個難聽的綽號,嗯就叫你‘做飯的’好了。”

起名小能手派蒙拍拍腦門就想出了一個新的外號,該說真不愧是派蒙嗎。

“做飯的聽起來好像也沒什麼。”

反正他也是個廚師,這麼叫還正好。

稍微交流了幾句,白啟雲也願意相信麵前這個會飛的小傢夥不是那些智力低下的風史萊姆了,畢竟史萊姆可不會給別人起綽號。

至於智力低不低下嘛還有待商榷。

“不過話說回來,你們兩個過來是要幹什麼的。”

聽到白啟雲的問題,二人都有些不太好意思。

“我們是跟著香味一起過來的。”

最後,還得是熒來回答。

隻不過,話語間也多有害羞之意。

“香味?”

白啟雲看了看對麵二人,又看了看地上還在烤著的烤肉。

好像是有點香味來著?

看到白啟雲愣了一下,熒和派蒙還以為對方覺得她們不懷好意,趕緊想接著解釋。

隻是,很快地,白啟雲就變得像是在家裡餐館時候的那樣。

“啊,你們是沒吃飯吧,來來來,趕緊一起吃。”

白啟雲像是招呼客人一樣招呼著二人趕緊坐下。

熒和派蒙大眼瞪小眼,互相瞅了瞅。

原本的目的竟然在這時候實現了,二人便也沒矯情,趕緊找了個地方席地而坐。

一旁的白啟雲拿出餐具,把肉分割好,遞給二人。

剛剛從烤好的肉身上割下來的厚厚的烤肉排,從切口看,那內裡粉嫩的肉質跟烤的有些焦褐色的外表皮產生了鮮明的對比,柔軟多汁的內部,被調料浸透入味的外部,一口狠狠地咬下去,汁水四溢,兩相合一。

“唔!真好吃!”

好吃到小饞鬼派蒙兩眼直放光,她端著那都快有她臉那麼大的肉排,一口一口地把它們送進了自己的四次元胃中。

吃的腮幫子上都是油。

而一邊的熒就更不用說了,那吞嚥的速度比派蒙有過之而無不及,甚至連說話的功夫都沒有。

“是嗎?這是我模仿蒙德本地口味做的,還不是很成熟,你們喜歡就好。”

對於白啟雲來說,每一份食客的肯定就是他成長道路上的一份經驗。

不斷積攢的經驗,將會變成他之後人生的重要記憶。

“做的這麼好吃還是見習廚師嗎?”

被肉塊塞滿了嘴的派蒙,依然堅持跟白啟雲閒聊著。

在她的世界裡,給她好吃的那就是好人。

“說起來,見習廚師什麼的,難不成廚師還有考試?”

一邊狼吞虎嚥後的熒此時已經解決了盤子那麼大的烤肉排,極為優雅地正用手巾擦著嘴,如果沒有看到她剛才的進食場麵,白啟雲說不定都要被騙過去了。

“啊哈哈其實並沒有那種東西啦。”

為了人身安全,白啟雲沒有對熒剛才的吃相發表任何觀點。

開玩笑,能悄無聲息地靠近他的人,那肯定也能悄無聲息地幹掉他。

即便看起來挺和善,那也不是惹她們的理由。

當然,情緒激動的時候除外。

“隻是我爺爺不認可我的話,那我就隻能是一個見習廚師。”

想起了大老遠把他從家裡踹出來的老爺子,白啟雲就一陣頭疼。

說什麼成為一名合格的廚師,明明他都已經很合格了,偶爾用自己的菜來招待往生堂的那位貴客,也沒讓人家有什麼不滿,這樣都不算合格嗎?

對於自家老爺子的話,他還是一籌莫展。

白啟雲換了下心思,看了看對麵的金髮少女。

“別說我了,你們兩個來這片低語森林幹什麼,不光光是為了我的菜吧。”

“嘿嘿我們其實是要——”

“我是來找我的哥哥的。”

熒比派蒙先一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金髮少女用金色的雙眸望向天空,卻隻能看見被樹木遮蓋住的樹冠之海。

“其實,我一直在找我的哥哥,隻不過沒有什麼頭緒,對了,你見過長得跟我差不多的人嗎?是個男生。”

“嘶男生。”

白啟雲認真地回想了下,發現並沒有那樣的記憶,隻能攤開了雙手。

“抱歉,好像沒見過。”

熒也沒有太過灰心喪氣,隻是剛才亮起的雙眼稍微變得有些黯淡了下來。

“不,沒事,本來也沒想過能這麼輕鬆找到他。”

看著少女的側臉,白啟雲陷入了沉思。

親人嗎,對我來說就像是老爺子那樣的人吧。

如果不見了的話,那確實應該竭盡全力地找回來才行。

雖然心靈上是這麼想的,但是白啟雲並沒有把這份鼓勵的話說出來,他隻是這麼靜靜地陪伴著熒,直到微風再次拂過大地。元素力,估計他的下場跟小紅也沒什麼區別,都是一招的事。小紫按耐住心中的悸動,不斷地晃動著長刀。“交易的事?你在說什麼。”他一邊用言語牽製白啟雲,一邊尋找著突圍的機會。事實證明他確實找到了。不熟悉近身戰的白啟雲自然有許多破綻,但每當他尋到了突破位置剛啟動一半的時候,白啟雲總能憑藉元素力強化的身軀先一步地擋下他的攻擊,讓他難受的很。“你大可以不說,隻不過那離開的男人可逃不走,我的同伴早就圍住了村莊的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