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並不是意外

有注意到,有人在他的身邊動了手腳。“可惜那個時候已經晚了……那指揮使魚肉百姓,甚至草菅人命,大理寺那邊早就已經登記入冊,就等著判他的罪了,這東西忽然交了上去,上麵還有我的印章……”他便是渾身是嘴,那也解釋不清楚呐!蘇漓也明白了過來,她麵上劃過了一抹冷意,對方還真的是好手段,竟然能夠做得這麽神不知鬼不覺的!也難怪蘇泰會遭殃了。“鐵證如山,更有禦史彈劾我,說我私底下必定收了那指揮使的好處,才會如此!此...那婦人瞧見謝宇賢這樣,又是感激又是害怕。

謝宇賢卻柔聲安慰她道:“不過是小傷罷了,說來都是因為我,才害得寶兒受了驚嚇,來人——”

他話音一落,便有一個小廝低頭走到了他的身邊。

“大人。”

“拿十兩銀子給這位大娘,讓大娘帶孩子去看看,可有受到驚嚇。”謝宇賢輕聲吩咐了一句,回過頭來,忙安撫了那婦人一下,柔聲道:

“若是孩子有什麽事情的話,大娘隻管去謝府找我,我還有要事在身,就先走了。”說罷,對著婦人柔聲一笑,被身後的護衛扶著,翻身上了馬。

隻是他麵上強忍著的痛苦之色,還有那冒著冷汗的額頭,都被身邊的人看得是明明白白的。

他一走,那婦人就對著他離開的方向,抱著孩子跪了下去,眼睛裏還帶著淚水:

“小婦人謝過謝大人,謝大人真乃是個仁善之人呐……”伴隨著她的聲音,周圍便響起了一陣對謝宇賢的誇讚之聲。

蘇漓遠遠地坐在了馬車之上,將這一切都收入了眼中。

她沉吟了片刻,忽地對外頭趕車的暗八說道:

“跟上去。”

“是。”外頭的暗八忙應承了下來。

“小姐,謝大人受傷了,你這是要去給他送藥嗎?”旁邊的白芹掃了一眼蘇漓的麵色,輕聲問道。

蘇漓眯了眯眼睛,卻沒有回答她的話,反而勾了勾唇,輕聲道:

“跟上那個婦人!”

此言一出,這車上的另外兩個人,包括趕車的暗八,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他們都沒有想到,蘇漓竟是準備跟上這個婦人,而不是謝宇賢,一時間都有些摸不清楚蘇漓的想法,隻是在她身邊這麽長時間了,當然知道她不是無的放矢的人。

便也沒有多問,暗八隻等著這邊的人群稍稍散了一些,便駕了馬車,悄無聲息地跟在了那個被謝宇賢救下的婦人和小孩身後。

走著走著,暗八忍不住皺下了眉頭,這個婦人從那邊離開之後,便準備從小巷當中離開。

麵上的淚水一瞬間消失,走兩步,便要回頭看一下。

這下不用蘇漓說,暗八都知道這個婦人有異了。

好在他觀察了一下這個婦人,呼吸沉重,步伐也算不上輕快,並不是一個會功夫的,他便趕著車,遠遠地跟在了這婦人的身後。

一直走到了一個死衚衕中,暗八這才悄悄地將馬車停在了轉角處。

蘇漓已經做到了馬車窗邊,輕輕地將車簾掀了起來,往外頭眺望著。

“這位爺,事情辦妥了。”那婦人對著眼前忽然出現的人,盈盈一拜,輕聲說道。

“嗯,你做得很好,主子很滿意,這是賞你的。”那小廝從懷裏摸出了一錠金子,扔到了那小婦人的懷裏。

那小婦人滿臉的喜色,忙不迭道:“爺放心,小婦人回去之後,一定會到處跟人說,謝大人乃是天底下難得一見的大善人,讓大人放心。”

“如此甚好。”那小廝點了點頭,麵上正有些不耐,心頭卻忽然生出了一股不安感,抬眼猛地看了一下四周,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

怎麽感覺剛才一直有人在看他?勢。“咳咳!”蘇漓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這氣氛實在是太詭異了,她覺得她有必要說些什麽,至少別讓秦夜寒用這種可怕的眼神盯著他纔是。“皇上今兒興致挺高啊……還去了軟香苑當中,買了個紅羅。”然而這一開口,蘇漓就想要咬掉自己的舌頭。她其實是無話找話,秦夜寒的態度已經很明確了,他壓根就沒有把那個紅羅放在了眼裏,最後把紅羅賞賜給秦慕冰的時候,明顯連紅羅的名字都是不知道。或者說壓根就沒在意過的。讓她這麽一說,隻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