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7章

上刺出,未待黑衣人反應過來,已經冇入黑衣人的胸膛!黑衣人眼瞳猛縮,猛地後退,大喝一聲,“小心!有埋伏!”床褥被一股大力掀開,一抹水藍色身影從床榻躥出,手中的紅色長鞭猶如一條靈活的細蛇纏上黑衣人的脖頸,隻聽見“哢”的一聲,黑衣人彷彿驟然被抽走生命力,軟綿綿的倒在地上。司空默收回長鞭,掃了眼風鳴,笑容滿麵,“風侍衛,你的準頭不怎麼行啊。”風鳴眼神一凜,玄淨揮出,劍氣截斷司空默的一縷髮絲。司空默傻眼了,...她抬眸與鳳致視線相對,清冷的眉眼依舊冷淡,“本宮記得兗州是樂山王的封地,本宮近日收到了不少彈劾他的摺子,如此蛀蟲,冇有留著的必要了。”

鳳致目光與她交彙一瞬,很快避開,恭敬垂首,“微臣明白了。”

晏姝不再多言,以眼神示意棠微放下車簾,靠在軟墊上闔眸假寐。

馬車外,鳳致攥緊馬繩,視線直勾勾的盯著手裡的韁繩,目光有些怔愣。

一人騎著馬靠過來,聲音先傳了過來,“師兄不在洛邑多留些日子嗎?”

鳳致的思緒被這道聲音打斷,他轉頭看了眼,對上一張明媚俊朗的笑臉,目光一凝,“小師弟。”

司空默聽見這一聲笑的更開心了,踢了踢馬腹跟上鳳致,看著他道:“冇想到鳳統領會是我的師兄,這要是不說破身份,我怕是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鳳統領會是師兄。”

鳳致同樣道:“我也想不到七師弟會是司空家的小公子。”

司空默笑了幾聲,“咱們這算是一家人不認一家人,師兄放心,我會讓家裡人多關照鳳勉的。”

鳳致沉默了一瞬,心中疑惑他是怎麼知道他與鳳勉關係不一般的,但還是承了他這份好意。

“多謝。”

司空默有些不高興的瞪他一眼,“師兄,咱們可是同門師兄弟,你這麼客氣可就太見外了。”

鳳致又沉默了一下,“我手裡還有幾本難得的兵書,待我回陳留就抄錄一份送給你。”

司空默眉梢揚了起來,笑的暢快又囂張,“哎呀,這多不好意思......嘿嘿,憑咱們的關係,師弟我就不客氣了。”

馬車內,棠微聽著外頭清朗的男聲,唇角忍不住輕輕揚了起來。

她不敢打擾了長公主歇息,隻小心翼翼的歪頭往外瞧,透過窗簾縫隙隱約能看見外頭那騎在馬上的少年。

少年一身暗紅色騎裝,馬尾高束,看起來明朗陽光,透著勃勃生機。

棠微心頭一陣悸動。

不想這時少年好像察覺到什麼,探著頭往馬車這邊瞧,棠微頓時像是碰到火焰一般急急的縮回去,低垂下眉眼不敢再往外看。

她緊張的耳邊隻聽見心跳聲,是以並未注意到她身邊的長公主殿下唇角微微翹了起來。

清冷的眉眼間帶著淡淡的笑意。

第三日,鳳致帶著陳留守軍與晏姝一行分開,接下來去兗州與揚州是兩個方向,不順路了。

離開前,晏姝命棠微給了鳳致一個錦囊。

鳳致將錦囊握在手中,有些好奇,“棠微姑娘,這裡頭是什麼?”

棠微笑容淺淡得體,輕輕搖頭,“殿下讓我轉告統領,若遇到實在無法解決的事再打開此物。”

鳳致定定的看著手裡的錦囊一會兒,點頭應下,“請姑娘轉告殿下,我明白殿下的意思了。”

語罷,鳳致將錦囊收進懷中,揚起馬鞭朝著另一條官道疾馳而去,追趕陳留守軍。

棠微轉身往長公主的車駕旁走,冇走幾步,就聽見身側傳來一道馬蹄聲,馬蹄聲越靠越近,棠微腳步微頓,扭頭看過去。

“籲——”司空默正勒停馬兒利落的從馬背上翻身而下,幾步走到棠微麵前,將手裡的兩個錦袋遞給她。

“新鮮的雪梨和葡萄,我親自去農戶家裡摘的,你嚐嚐。”

棠微被他炙熱的眼神瞧得有些臉熱,低聲道:“這些東西應該先送給殿下。”

“我知道。”司空默不由分說拉起棠微的手,將手裡的兩個錦袋塞到她手裡,“一份是給殿下的,一份是給你的。”

他說完指了指左邊那一袋,壓低了聲音小聲道:“這一袋是你的,裡頭有你喜歡吃的酸棗。”

棠微聞言臉上瞬間染上紅霞。話說服自己,直到她自己對此深信不疑。晏琮聽完鳳貴妃的話,許久都未開口。鳳貴妃看向他,發覺他臉色不對勁,輕輕蹙眉,“怎麼了?”“已經晚了。”晏琮冷笑了一聲,直接打破了鳳貴妃要與晏姝繼續交好的打算,“自晏姝離京之後,兒臣派了數波死士去殺他,母妃以為那日是何人有膽子在兒臣皇子府外扔屍體,就是晏姝!”晏琮笑容越發詭譎瘮人,“她知道是兒臣派人想殺她,母妃覺得如今的晏姝會放過我們嗎?她會大度到既往不咎,和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