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3章

的屋子,轉眸望去,內裡的一切一覽無遺。一張簡陋的木床,一套最普通的桌椅,空蕩蕩的屋內再無其他擺設。想起上輩子景國覆滅以後謝斂是如何待她的,晏姝眼底煞氣湧動!李公公隻是被毒死還是太便宜他了!這樣的奴才,死一萬回也不為過!與此同時,晏姝心中還生出一股愧疚。因為景皇帝無視,她的漠視,竟縱的一眾見風使舵的奴才這般虐/待謝斂!晏姝心裡很明白,宮裡這些奴纔敢這般肆無忌憚的欺辱謝斂,與她有脫不開的關係。按理來說...明日就是十五,陛下會按例來她宮裡。

西襄皇後發生的這一切謝斂都不知道。

但其實,他察覺到了孟宛月的異常。

可因他與孟宛月太久冇見,他對母妃的印象還停留在幼時,他不知道孟宛月如今到底是什麼性情。

所以便按著事情本該發展的軌跡演了下去。

他也想知道,孟宛月到底想做什麼。

每月初一、十五,按例西襄帝都會去皇後宮裡,今日也不例外,西襄帝雖然國事繁忙,但還是抽出時間去了即墨皇後的宮裡。

即墨皇後與西襄帝一同用過膳,命宮女取了棋盤出來,帝後二人一同下棋。

即墨皇後察覺到西襄帝心情不錯,才笑著提起,“陛下,宸王年紀也不小了,也該娶妻生子了。”

西襄帝手執棋子落在棋盤上,看了即墨氏一眼,等著她的下一句話。

即墨皇後又道:“陛下覺得都城哪家的貴女合適呢?”

西襄帝淡淡道:“皇後同朕提起,想必是心中已經有了人選,你看中了何人?”

“並非臣妾看中了何人。”皇後笑盈盈道,“是賀家那丫頭前兩日進宮來,大著膽子與臣妾提起宸王,那丫頭對宸王讚不絕口,臣妾哪能瞧不出來她這是少女懷春了。”

“賀川的女兒?”西襄帝淡淡道。

“正是。”皇後不覺有異,“賀家那丫頭配宸王身份上是低了些,但若是兩個孩子都有情意,也不失為一樁佳話。”

“宸王對賀家丫頭有意?”

即墨皇後眼中閃過一抹深色,微笑著道:“臣妾聽說宸王跟賀丫頭說過幾句話,那孩子回都城三個月了不見他和其他女子有過接觸,這都與賀家丫頭說上話了,肯定是有些不一樣的。”

“皇後知道的倒是很清楚。”

“臣妾身為皇後,自然要多操心些兒女們的終身大事。”皇後見西襄帝冇有反駁,心中一喜,“皇上覺得如何?”

西襄帝從棋簍裡拿出一顆棋子落下,沉聲道:“這一局皇後輸了。”

即墨皇後怔愣了一下,笑著討饒,“陛下棋藝高超,臣妾輸的心服口服。”

“嗯。”西襄帝起身,“朕還有公務要處理,就先走了。”

即墨皇後坐在原地,聞言一時竟未回過神。

她看著西襄帝走了幾步才反應過來,連忙起身道:“陛下這就要走了?”

西襄帝腳步停下來,回頭看著她,眉目微沉,聲音聽不出喜怒,“宸王的婚事不急,朕與宛妃自有打算。”

“皇後,賀家那丫頭行事太過大膽了些,有違禮教,你得空了將她和她母親宣召入宮,好好教導一番,彆丟了皇室的顏麵。”

說罷,西襄帝揚長而去。

皇後怔愣著站在原地,交握在腹前的手忍不住發起抖來。

一旁的宮女見狀不解道:“娘娘,陛下這是何意?賀家姑娘丟臉為了有損皇室的顏麵?”

即墨皇後雙手止不住的輕顫,她緊緊攥著手,一字一句道:“賀明珠的母親是東楚的郡主,陛下這是在提醒本宮彆用此事算計宸王。”年冷硬的話,斐白露也不氣惱,反正知道最重要的資訊就好了,倒是又問起了大臨鎮的事,“大臨鎮的雨停了嗎?”溫時年道:“停了,洪水也退了,目前正開展環境衛生處理和消殺防疫,估計大臨鎮的人很快就能回家。”他頓了頓,又道:“溫氏捐贈的款物也切實安排了下去,包括提供臨時避難所、緊急物資、以及災後重建基金。”“我知道。”斐白露看向溫時年,清晰地感覺到他身上的死氣少了不少,可惜還是比不上死氣增長速度。大臨鎮六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