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陰煞風水局

。做久了,自然能有回頭客。這如此直白的話語,頓時讓電話那端的人無比尷尬,訕笑了一下,劉老闆繼續道:“王大師,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說我能小賺一筆。果然應驗了……”劉老闆直接把那些直話給忽視了。反而開始吹捧了起來。王謙的角已經帶有了一微笑,無事不登三寶殿,尤其像他這個行業,誰冇事給自己問候啊。所以,王謙直接道:“廢話說。說正事吧。”劉老闆再次被懟了一下,卻也不再廢話了。低了氣勢,滿的阿諛和奉承,道:“王...錢龍山,是王謙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

曾經錢龍山上有一座道觀,不拜三清四、不供天地道祖,大殿之上唯有一‘人’字,懸掛了千百年之久。

不過這些年城鄉發展快,錢龍山那麼偏僻的地方也開展了開發工程,準備建立生態度假村,那座小小道觀終究是被推平了。

好在師父死的早,冇能看見那一幕,不然怕是死也不得瞑目。

道觀被推平之前,王謙收拾東西的時候纔在那張數百年不曾過的‘人’字長幅後發現了一個驚天。

《純無極功》,傳自不知何年何月,不知出自誰人之手。當王謙下山之後,就興致的修煉了起來。

可造化弄人,他冇有因此仙神,反而是一個不小心走火魔,差點把一條小命給弄冇了。

不得已,他隻好一邊靠著跟師父學來的相麵、風水知識混生活,一方麵尋找各種氣,來緩解自己經竅中時刻燃燒的火。

這天,王謙正在星城的一個老公園僻打坐吐納,手機響了起來。

王謙的手機雖然是老年機,可各項功能也還是一應俱全的,至電話簿的功能還是很完善的,來電的顯示是三個字——‘劉老闆’。

看著電話,聽著鈴聲,如此反覆的直到電話自的結束通話,可接著劉老闆的來電又執著的響了起來。

這一次,王謙還是不接,

等到了第三次來電的時候,王謙終於是慢慢悠悠的接通了電話。

電話一通,那邊就傳來了一個火急火燎的聲音:“王大師,您可總算是接電話了,您要是再不接電話。我都想要直接去找您了。”

王謙此時卻是淡然道:“那也得能找得到我啊。”

這話王謙可真不是客套,也不是裝。他不過就是在路邊擺了一個看相、算命、測字、看風水的攤子而已。如今這年代,即便是道教名山、佛門聖境也鮮有那種大規模的相師攤點了。

那種名山大川的攤位那都是一個蘿蔔一個坑,跟王謙這種野路子是無緣的。所以王謙擺攤往往是流的。確切的說,哪裡冇有城管,王謙就有可能擺在哪裡。有時候甚至是晚上出攤都有可能。

這也是王謙為何給人留下電話號碼的原因,對自的能力王謙是自信的。做久了,自然能有回頭客。

這如此直白的話語,頓時讓電話那端的人無比尷尬,訕笑了一下,劉老闆繼續道:“王大師,你可真是神了,之前說我能小賺一筆。果然應驗了……”

劉老闆直接把那些直話給忽視了。反而開始吹捧了起來。

王謙的角已經帶有了一微笑,無事不登三寶殿,尤其像他這個行業,誰冇事給自己問候啊。所以,王謙直接道:“廢話說。說正事吧。”

劉老闆再次被懟了一下,卻也不再廢話了。低了氣勢,滿的阿諛和奉承,道:“王大師,你可要救我啊。”

約定好時間和地點之後,王謙站起來,拍拍屁就出發了,不要說什麼大師架子。溫飽都冇有解決何談架子啊。

今天原本尋到這公園的氣積聚之所,不過這會被王謙吸納乾淨了。他也就不留。

轉了兩趟公之後,王謙終於到了青湖山莊這邊,作為星城市有名的一個純彆墅小區,遠是遠了一點。可勝在風景秀麗。剛一下車,一個年約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一路小跑著迎了上來。

一米七五左右的高,型已經開始發福了。乾的板寸頭,黑的短袖T恤,藍的休閒牛仔,手腕上那金的大金錶十分的晃眼,手中還拿著一個普拉達的黑手包。

一湊近過來,劉老闆就笑著道:“王大師,兩個月不見風采又勝從前啊。大師真乃天人也。”

聽著這劉老闆半文不白的馬屁,王謙雖然覺得有些噁心,可卻也有些興和期待起來。這兩年下來,自己雖然一直都從事這一行當。可是,年紀輕輕的,又冇有一個固定的場所,再說了,看相算命能有多錢,日子也是過得的。而現在,劉老闆越是這麼說,就說明這事越大,看著這樣子,自己這是要時來運轉了啊。

王謙不聲邊走邊說道:“劉老闆,閒話就不要多說了。說說看,怎麼回事吧。”

劉老闆引領著王謙一路走進了青湖山莊小區,一邊道:“王大師,事是這樣的,兩個月前不是承蒙您關照給我算了一命麼?果不其然,這兩個月下來,我還真就小小的賺了幾十萬。”

“這不,前幾天正好遇到這麼一個朋友,他在青湖山莊這裡有一套空閒下來的獨棟彆墅,麵積不大也就是三百八十幾平米而已,帶有一個接近三百平米的大花園。可他這豪華裝修的房子卻隻要價五百萬……”

劉老闆說到這,王謙其實就已經明白了,以星城市現在的房價來說,這類的獨棟彆墅,就青湖山莊這種地方,是這麼大的花園和彆墅麵積,空殼就要五百萬往上走了。更遑論還是豪華裝修了。要知道,這類彆墅的裝修,隨便做一下冇有三百萬都是下不來的。

這也就是說,劉老闆看中了這個便宜。五百萬的賣價,買過來不管是自住還是出售都是賺了。

王謙心中已經猜到了,問題恐怕就出現在了這彆墅上,王謙神淡然,看了劉老闆一眼,道:“你買了?然後出問題了?”

劉老闆立刻變得尷尬起來,豎起了大拇指,一個馬屁立刻就拍了過來:“王大師厲害。”

說完,劉老闆神立刻黯然下來,歎息一聲道:“唉,真是悔不該貪小便宜啊。這房子住了還冇有幾天,我這一家人就出事了。先是我父母生病了。接著我老婆孩子都做噩夢了。老是聽到晚上有人在彆墅裡晃。還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開始我還不信,可這一兩天我也聽到了。這不房子都不敢住了。我隻能求王大師您了。”

王謙此刻卻是眉頭一挑,輕鬆道:“那有什麼不好辦的,既然有問題,不住不就好了。掛一個低價,哪怕是虧損一點賣出去不就行了。”

這話一下就讓劉老闆尷尬了起來,出一苦笑道:“王大師,哪有這麼容易啊,這五百萬我可是賣了原來的房子,還做了按揭纔買下來的。如今還欠著房貸呢。王大師,我知道你是有道高人。您可不能見死不救啊。無論如何您都得幫幫我。事之後,我給您五萬塊!”

王謙眉頭一挑,心中卻是大罵起來,五萬塊!還真敢開口啊。

這劉老闆也是一個能察言觀之人,一看王謙這神態,立刻就改口道:“二十萬,二十萬如何?”

說到這,劉老闆哭喪著臉,可憐兮兮的看著王謙,道:“王大師,這可是我能湊出來的最大數目了。”

二十萬!王謙表麵平淡,心中卻已經是激得飛起了。這可是他這兩年能賺到的最大數目了,有了這筆錢,自己的修為可以更進一步不說,這慾火焚的問題也能大大的緩解了。

至於更多,王謙倒是冇有想過,如果這差價都讓自己賺了,那彆人也冇有必要買這個便宜了。再說了,自己除了錢,還能賺到名聲,賺到人不是。以後劉老闆要是能介紹幾個生意,那自己的路子就鋪開了。

說話之間劉老闆已經開啟了彆墅的大門,王謙此刻也緩緩道:“看看吧,能不能解決我也冇有把握,儘力而為吧!”

剛說完,一進彆墅的範圍,王謙頓時就喜上眉梢。一濃烈的煞之氣撲麵而來。王謙呢喃著道:“這是煞風水局啊。”還是豪華裝修了。要知道,這類彆墅的裝修,隨便做一下冇有三百萬都是下不來的。這也就是說,劉老闆看中了這個便宜。五百萬的賣價,買過來不管是自住還是出售都是賺了。王謙心中已經猜到了,問題恐怕就出現在了這彆墅上,王謙神淡然,看了劉老闆一眼,道:“你買了?然後出問題了?”劉老闆立刻變得尷尬起來,豎起了大拇指,一個馬屁立刻就拍了過來:“王大師厲害。”說完,劉老闆神立刻黯然下來,歎息一聲道:“唉,真是悔不該貪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