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選擇

然,水到渠,兩人在一起了。那段日子,是秦胄開心的日子。可是。。。。。。。。。秦胄心中一疼,那終究了過去,再也回不來了。秦胄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七八糟的東西,卻發現怎麼也睡不著了,嘆了一口氣,開了檯燈,發現桌子上放了一本詩集,於是信手翻看起來———-東皋薄暮,徙倚何依。樹樹皆秋,山山唯落暉。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秦胄心頭狂震,一下子淚流滿麵。這首詩是隋末唐初詩人王績的代表作《...昏暗的街道,一個有人到的角落。

丁升越站立在趴在地上的秦胄麵前,用手拍了拍他的臉,狂妄而囂張地道:“你很優秀又怎麼樣,我爸是副市長,在g市,不要說隻是打斷你的,就是讓你半不遂,警察局也不敢說半句不是,這不是你的錯,誰讓你沒有一個好爸呢,看在咱們是同學的份上,奉勸你一句,離開小雪,你配不上他。”說完,帶著兩個手下瀟灑離去,但那如踩死一隻螞蟻般的不屑深深地刺激了秦胄,那種恥辱甚至超越了上的傷害。

畫麵一轉,場景變了醫院。

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專家拿著一份意見書對半躺在病牀上的秦胄道:“經過我們的仔細診斷,你的右骨折,況還好,但是左很嚴重,脛骨斷爲兩截,斷口輕微骨裂,腓骨斷爲三截,有一截開裂嚴重,十分危險,我們院方建議換掉,手順利的話,跟常人走路沒有多大區別,隻是不能負重,費用大概在十萬左右。第二種方案就是什麼都不換,但是如果不換的話,即使手功,也可能造跛腳,就是我們常說的瘸子————”

秦胄猛然一,瘸子兩個字刺激到了他,他沒有想到傷勢會如此嚴重,竟然到了有可能變瘸子的地步,他才二十二歲,他還有大好的年華,他還有偉大的夢想,他不想爲瘸子,心中突然湧起一恐懼,他驚駭地大了一聲。

“啊——————”

秦胄猛然從夢中驚醒,大汗淋漓,用手著頭額,“原來隻是一個夢。”

皎潔的月從窗外灑進來,約可以看見房間佈置整潔,牆上著卡通圖片,牀頭吊著的是一隻拳頭大小的咖啡貓,帶著的味道。秦胄突然一僵,目在牀上靜止,紅的薄毯邊緣翻起一角,出了還纏著白繃帶的。僵的手舉了半天才無力地落到牀上,這並不是夢,這一切都是真的。

如果不是王老師意外在醫院遇見了他,並且支付了欠下的檢查費用,估計他已經被醫院趕出來了,流落街頭。最終,秦胄沒有在意見書上簽字,前一種方案是他不願意的,即使願意,也沒有這麼多錢,後一種方案,更是他不想看到的。最後還是一位路過的老中醫說了一句,他在二十多年前看到一位類似的患者,沒有開刀,也沒有換骨頭,吃中藥吃好的,比常人還健康,隻是治療時間比較久,用了三年多的時間,吃的中藥太多,那個人自己也不確定是哪味藥材起的作用,這個就要靠自己索了。

於是,秦胄把希放在了中醫上。

看到,他不自又想起了雪兒,那個純潔如靈一般的孩,在這樣的浮躁與現實的社會還能出現如此純淨的孩,秦胄覺得那是一個奇蹟。

從第一眼看見起,秦胄心理就升起了一個念頭,這輩子,就看中了。茫茫人海,作爲g市第一大學,天才雲集,並不起眼的秦胄卻奇妙地爲第一個走進趙雪心裡的人,這不能不說是一件令人大跌眼鏡的事,然而,世間很多事是沒法用道理去解釋的。沒有山盟海誓,沒有驚世駭俗,一切都那麼自然,水到渠,兩人在一起了。

那段日子,是秦胄開心的日子。可是。。。。。。。。。

秦胄心中一疼,那終究了過去,再也回不來了。

秦胄強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七八糟的東西,卻發現怎麼也睡不著了,嘆了一口氣,開了檯燈,發現桌子上放了一本詩集,於是信手翻看起來———-

東皋薄暮,徙倚何依。

樹樹皆秋,山山唯落暉。

牧人驅犢返,獵馬帶禽歸。

相顧無相識,長歌懷采薇。

秦胄心頭狂震,一下子淚流滿麵。這首詩是隋末唐初詩人王績的代表作《野》,此詩描寫了居之地的清幽秋景,在閒逸的調中,帶著幾分彷徨,孤獨和苦悶。這所詩寫的是王績自己,秦胄卻從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古人不見今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他以前讀過這首詩,並沒有覺得出奇,而現在讀來,卻有一種驚濤駭然之,特別是那句‘徒倚何依’把心的彷徨,那種無可依靠的心表現的十分徹,木三分,正如他此刻的心。

秦胄不是王績,他不能確定王績的彷徨是爲自己還是爲國家,不過從詩名可以推測一二,恐怕還是爲國家居多,‘野’二字,不管行爲如何消極頹廢的人,心總是存在一份不容於他人的野心,一份好的期,或許是爲自己,或許是爲國家,或許兩者皆有。

秦胄隻是一個小人,他此刻思考的隻有自己。消極的人最終的結果是忘在不知名的角落,他不想爲那樣的人,他想功,他想攀登,他想爲金字塔頂端的人,特別是在現在這種況下,他的願變得格外強烈。

‘野’二字已經把他心中的野心徹底激發出來了。

但是擺在麵前有一條巨大的難題,現在哪裡都去不了,該如何實現自己的野心呢?秦胄想了足足三個小時,依然沒有任何答案,點子想了千萬條,卻沒有一條適合他的,頭髮都扯掉了十幾,輕微的疼痛讓他迴歸了冷靜,知道這樣的事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解決的,不能著急,否則適得其反。開啟了電視,這個時候應該保持心態平和。

“———聯合世界最頂尖十大遊戲公司聯合研發的超級遊戲‘野’即將進我們的生活,這是對我們生活前所未有的撞擊,你很難想象,這款遊戲將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震撼,但是可以肯定,絕對是史無前例、無與倫比的。大家都知道,三年前,bx公司旗下開發的魔風靡一時,影響了全世界80%的玩家,多玩家稱讚,這是一款天才之作。

但是,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大家,在‘野’出來之後,bx的老總坦言,跟‘野’相比,魔就是小孩子玩的,從這句話可以看出‘野’已經達到了何種高度。下麵我來介紹一下這款遊戲的特點。這是一款由腦電波直接控製的遊戲,也就是說不管任何人,就算是癱瘓的人,隻要還有腦電波的存在,都可以玩的一款遊戲,真人度達到驚人的100%———”

接下來的介紹,秦胄一點也沒有聽見去,‘野’、‘癱瘓’、‘都可以玩’幾個詞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眼睛,猛地一派大,結果傷口被震,鑽心的疼痛一下子席捲全,冷汗再次湧出,臉都扭曲了,他卻哈哈大笑驚喜無比道:“找到了,終於找到了,遊戲,遊戲就我的路,就是我實現野心的通道,我確定了就是遊戲。‘野’你等著我。”

遊戲可以賺錢,這早就不是什麼,隻要你是高手,隻要你的技好,賺錢不是問題。特別是電子競技大賽那高達百萬的獎金,讓曾經第一次接遊戲的秦胄大爲心,但是那次沒敢行,而這次,則是真格的。

冥冥之中,似乎又一隻無形的手在撥歷史的軌跡,誰也不知道,在這樣一個平凡的晚上,先後出現的兩次‘野’改變了一個小人的人生,而這個小人改變了世界。

下定決心之後,秦胄仔細瀏覽了關於‘野’遊戲的任何新聞和資料,不放過毫細節,期對自己以後有所幫助。‘野’遊戲的出現,確實轟異常,不同以往,不但各大番轟炸,就連軍事頻道都在關注,這在歷史上是極爲罕見的。各種資訊十分多,介紹也十分詳細,秦胄可以輕易找到他想要的各種資訊。

“。。。。。。遊戲公測時間爲**年9月20日20點9分。。。。。。”

秦胄看了看時間,9月20日也就是明天晚上,還來不及興的秦胄突然想起了一個問題,遊戲頭盔,最便宜的是8888元,貴一點的就不用去想了。隻是,即使最便宜點頭盔,他也買不起了。他現在的價是負數,還欠著王老師三千多塊呢,雖然王老師說過不用還的,但是,他好意思不還嗎?

如果不是因爲那件事被學校勒令退學,他還能向同學借一點,東湊西湊,也能夠。但是現在一切都休提。想了半天,最後秦胄一咬牙齒,心裡下了一個決定,實在沒有辦法就厚向王老師借了,反正已經借了一次。

不知不覺睡著了,當睜開眼睛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敲門聲響起,秦胄趕應道,“王老師嗎?請進。”

門開,進來一位妙齡,約莫二十五六,麵容,皮白皙,高聳的脯下是盈盈一握的纖腰,灰的套下出兩條纖細白的長,耀眼,雖然匆匆一眼,已經可以看出這是一個難得的,就是秦胄大一時候的老師,王。

王,博士學歷,而且是歷史和管理雙料博士,畢業於中國最著名的大學b大,之後來到g大任教,不到半個月,憑藉其優雅的談吐、麗的容和善良的心地征服了g大一半男生和男老師,每天收到的書都可以按斤論,的課程基本是座無虛席,甚至可以說是滿。

很幸運,王就是秦胄大一時候的指導員,兩人關係不錯,作爲班上家庭條件最差的一個,王對這個學生一直很關心,所以才能時隔多年在醫院一眼就把秦胄認出來了,並好心收留了他,連自己的房間都讓出來了。

王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然後細心地服侍秦胄刷牙洗臉,完事之後提醒秦胄道:“吃完早餐,記得吃藥。”

“謝謝老師,我會的。”秦胄臉有些赧,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但是這樣被人當作小孩一樣照顧,總是讓他難爲。

“都說了不用客氣的,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先去上課了,中午回來給你做飯,你在家裡要乖哦。”王當做沒有看到秦胄的赧,揮了揮手,瀟灑出門去了。

“老師再見。”秦胄張了張,一臉懊惱,終究是臉皮太薄了,沒好意思開口借錢。

這可怎麼辦呢?再拖一天,時間就來不及了。秦胄心裡著急,下定決心,中午一定開口,一定。加油!

一上午的時間,悄悄過去。

中午,王準時回家,手裡抱了一個大紙盒進來,秦胄好奇問道:“王老師回來了,這是什麼?”

王道:“‘野’遊戲的遊戲頭盔,我閨從國外寄回來的,聽說排隊排了好久,暫時還不能回來,卻迫不及待把這頭盔先寄回來了,說放在家裡更安全。”

‘野’遊戲頭盔?!秦胄心裡巨震,莫名的激從心裡湧出,腦海閃電般劃過一個想法,忍不住問道:“老師,我能用這個頭盔玩一下遊戲嗎?”

“這個。。。。。。”王眉頭想了一下,見到秦胄的樣子,實在不忍拒絕,於是點頭同意,道:“好吧,你一個人在家肯定很無聊。不過,遊戲歸遊戲,最主要,你現在的主要任何還是養病,明白嗎?”

“謝謝老師,我一定注意”秦胄製心裡的狂喜,聲音卻經不住激起來了。王沒有注意,把頭盔放下之後就出去做飯了。

“‘野’我來了!”秦胄仰頭對著衝著空空的房間,在心裡狂吼了一聲。上的秦胄麵前,用手拍了拍他的臉,狂妄而囂張地道:“你很優秀又怎麼樣,我爸是副市長,在g市,不要說隻是打斷你的,就是讓你半不遂,警察局也不敢說半句不是,這不是你的錯,誰讓你沒有一個好爸呢,看在咱們是同學的份上,奉勸你一句,離開小雪,你配不上他。”說完,帶著兩個手下瀟灑離去,但那如踩死一隻螞蟻般的不屑深深地刺激了秦胄,那種恥辱甚至超越了上的傷害。畫麵一轉,場景變了醫院。一個戴著眼鏡的老專家拿著一份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