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諭

大點事,至於嗎?「憑我是老闆,我想炒誰就炒誰。」中年男子得意道。「這傢夥應該是怕我跟他老婆告狀吧。」吳辰暗道,因為他老婆會經常來公司視察,在公司很容易跟他老婆到,而隻要把自己炒了,就不用擔心了。雖然想跟他說自己不是多的人,但是後來想想覺得沒必要了,這樣的老闆就算是留下來保不準給自己各種小鞋穿。「要解僱我可以,但是據法律規定,公司單方麵解僱員工需要賠償三個月工資。」吳辰道,既然要走,怎麼也得把利益最...「吳辰,你到財務結下工資,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辦公室裡一個頭髮稀疏著個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坐在寬大的皮座椅上對著站在他對麵的年輕男子道。

「憑什麼炒我?」吳辰一臉氣憤的問道。

其實他心裏大概知道是什麼況,不就是昨天加班晚回家時走到一半纔想起鑰匙沒帶,然後回公司拿鑰匙不小心撞見了這個老闆跟書的好事唄,多大點事,至於嗎?

「憑我是老闆,我想炒誰就炒誰。」中年男子得意道。

「這傢夥應該是怕我跟他老婆告狀吧。」

吳辰暗道,因為他老婆會經常來公司視察,在公司很容易跟他老婆到,而隻要把自己炒了,就不用擔心了。

雖然想跟他說自己不是多的人,但是後來想想覺得沒必要了,這樣的老闆就算是留下來保不準給自己各種小鞋穿。

「要解僱我可以,但是據法律規定,公司單方麵解僱員工需要賠償三個月工資。」吳辰道,既然要走,怎麼也得把利益最大化。

「你在想…」中年男子正想來句國粹,突然想到這事要真鬧大了,對自己非常不利,最後隻能忍下怒火道:「老子差你那點錢?趕去財務領了錢滾蛋。」

很快,吳辰從財務結算完工資收拾了一下東西便走出了公司,看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時間卻不知道該往哪走了,畢業兩年,一事無,現在連工作都丟了,要知道在sz這樣的城市,睜開眼就要錢,沒有收吃泡麵都不敢加火腸。

「算了,再去找找工作吧」吳辰暗道。

卻在這時一張海報迎麵飛來在了他的臉上,吳辰拿了下來一看是最近火遍全球的的遊戲《神諭》的宣傳圖。

這一個月以來《神諭》的廣告可謂是鋪天蓋地,聽說遊戲的主腦並不是現有的文明,而是時代的產,主腦怎麼來的並沒有公佈,遊戲是由全球最頂尖網路遊戲巨頭通過主腦聯合研發,能實現100%的擬真度,就是說在遊戲裏麵與現實中是完全一樣的。

「確實是時代的遊戲啊」吳辰暗嘆道,可惜玩這個遊戲不是電腦玩,而是要去買遊戲頭盔才能玩。

「,一個頭盔賣一萬,老子工作兩年來存款就沒達到數。」

「咦,不對呀,我剛剛才領了三個月工資,剛好一萬塊呀,要不…」吳辰心了,這個遊戲跟傳統遊戲完全不一樣,可以說有著無限可能,這點作為資深遊戲玩家的吳辰還是能看出來的。

不過對遊戲有信心,但是對自己沒信心呀,這個遊戲可是麵對全世界的玩家,到時候那些網遊界的大神玩家和那些錢多的沒地方花的土豪肯定都會第一時間選擇這個遊戲,雖然說自己玩遊戲實力也不算差,但跟那些人肯定沒法比的。

「這是一場豪賭啊」吳辰喃喃自語,畢竟對於他來說,一萬塊錢幾乎把他都掏空了,剩下幾百塊在sz這樣的城市可堅持不了幾天,除去今天拿的工資,他卡上其實就剩下兩百塊錢了,也就是如果遊戲裡沒賺到錢那到月底他連房租都要不起了。

「,賭了,大不了睡橋,實在不行再找個班上就行了,而且自己本來就喜歡玩遊戲,現在既然有這樣的機會,可不能放棄。」

說做就做,吳辰奢侈的打了輛車到最近的頭盔售賣點,為啥都這麼窮了還打車呢,因為《神諭》今天中午12點就正式開啟了,而現在已經快十點鐘了,他能不急嗎,既然決定玩,肯定是不能落後於人啊。

來到售賣點,看著排著長長的隊伍,吳辰再次嘆這個遊戲的火,遊戲頭盔從一個月前就開始售賣,聽說每天排隊購買的人都多得不得了,現在都馬上要開服了,居然還那麼多人。

吳辰足足排了一個多小時隊才買到遊戲頭盔。看了下時間11:25分,趕再次攔了一輛的士便往家裏趕,一路上還一直催促司機快點,好不容易回到家已經11:50了。

突然覺肚子有些了,想起他今天早餐都沒吃,一會進遊戲一時半會不會出來,到時候肯定扛不住。

這個時候做飯或者出去吃飯都來不及了,於是在家裏各種翻找,總算在床底下發現一包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下去的麵包。看著包裝並沒有拆開,吳辰並沒有考慮那麼多,直接撕開三二便解決了。

打了個飽嗝,吳辰慢悠悠的戴上了遊戲頭盔,時間11:55分

「咦,咋覺肚子有點痛呢。」

吳辰意識很快便進遊戲,出現在眼前是一副宏大場景,這是一副戰場,無數遮天蔽日的魔攻擊著下方渺小的人類,陸地上也有無數的魔追逐著逃跑的人類,被追上的幾乎都被撕碎片。

而人類中也有著無數的強者抵著魔的進攻,有著高貴長袍站在半空中作著各種元素對下方魔進行大範圍攻擊的法師,有手拿弓箭對著空中魔瘋狂輸出的弓箭手,有舉著盾牌立於前方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盾衛,有手握戰斧於魔群中七進七出的戰士,也有神出鬼沒收割著殘魔的刺客,人群後方一個個穿白,如聖潔天使的牧師不斷的給隊友加。

這就是神諭六大職業,法師、弓箭手、盾衛、戰士、刺客、牧師。

雖然人類強者不,但是也扛不住遮天蔽日的魔軍團,最終整個戰場人類全部陣亡,無數魔在戰場中嘶吼,像是在炫耀它們的勝利。

吳辰一臉震撼的看著眼前的場景,那種臨其境的覺讓他渾孔的豎了起來,太恐怖了,完全不像是遊戲,就像是真實發生的事一樣,難道這不隻是開場畫?

正在吳辰震撼的無以復加的時候,場景一轉,吳辰突然發現自己在一個大殿中,這時一道係統提示聲響起:

「腦電波掃描中…」

「掃描完…」

「樣取中…」

吳辰突然覺頭皮一痛。

「什麼鬼,遊戲頭盔還帶紮人的?」

等了好一會才聽到係統提示…

「樣取完,dna繫結中…」

「繫結完」

「份確認中…」

姓名:吳辰

份證:32**********8517

年齡:24

國籍:華夏國

已為您繫結銀行卡,可在遊戲中實現現金易。

「這t遊戲?……」

吳辰像是見鬼一樣盯著眼前的空間,這尼瑪就掃描一下連戶口都查的清清楚楚,這麼恐怖的嗎?有神出鬼沒收割著殘魔的刺客,人群後方一個個穿白,如聖潔天使的牧師不斷的給隊友加。這就是神諭六大職業,法師、弓箭手、盾衛、戰士、刺客、牧師。雖然人類強者不,但是也扛不住遮天蔽日的魔軍團,最終整個戰場人類全部陣亡,無數魔在戰場中嘶吼,像是在炫耀它們的勝利。吳辰一臉震撼的看著眼前的場景,那種臨其境的覺讓他渾孔的豎了起來,太恐怖了,完全不像是遊戲,就像是真實發生的事一樣,難道這不隻是開場畫?正在吳辰震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