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軟玉在懷

輕輕的應了一聲,然後又低頭去看雜誌去了。這下,盛風華整個人都不好了。她剛剛趕他回去,雖有生氣的成份,可也是因為心疼他。不他出任務剛回來,壓根就沒怎麽休息,隻他明還要工作,她就不忍讓他一直這麽熬著。鐵打的身體,也經不住這樣個熬法。當然了,如果他困了,也可以如下午一樣在椅子上將就著睡。可那樣會很不舒服,她不忍心。於是,盛風華再次開口了,道:“你回去吧,我不用人陪。”“沒事。”司戰北頭也沒抬,隨口回了一...司戰北看著盛風華進了房間,身子往後一躺,靠在沙發上,看著那扇沒有關上的房門,目光閃了閃。

以前,盛風華一進房間不僅會關上門,還會防賊似的拴上門。

可今,她卻連門都沒有關,看來她之前的要好好過日子的話,是真的。想著這些,司戰北的內心忍不住的就生出了一股子期待。

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結束和尚的生活,每溫香軟玉在懷了?

想到那滋味,司戰北忍不住的傻笑了起來。

房間裏,盛風華根本不知道司戰北心中所想,她倒在床上後,就閉上了眼睛。她身體本來比較虛弱,今從醫院回來,先是找李春梅要賬,後又去買菜,還經曆了被劫持成為人質的事情,回家後又是做飯,真的是有些累了。

所以,躺在床上沒多大一會兒的功夫,她就睡著了。

而坐在客廳裏,要看書的司戰北,卻是連書都沒有拿,目光一直盯著盛風華的房間,直到她那均勻的呼吸聲傳進了耳中,知道她睡著了,這才站起身來,然後輕手輕腳的往房間走去。

司戰北站在床前,靜靜的看著盛風華那安靜的睡顏,目光中滿了溫柔之色。而盛風華卻仍舊睡得香甜,也不知道因為她對司戰北太過放心了,還是怎麽的,竟然沒有醒來。

司戰北站著看了盛風華一會,看著她睡得如此之香,忍不住的犯起困來。他的房間在隔壁,如果是之前他肯定會直接回自己的房間去睡覺。

可今,不知道怎麽回事,他看了看盛風華身下的大床,半移不動腳步。

猶豫了很久,司戰北還是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心又心的在盛風華的旁邊躺了下來。

一開始,他擔心盛風華會醒來,盡量的不靠近她。可等了好一會兒,盛風華仍舊睡得很香,膽子不由大了起來,一點一點挪向她的身旁。

而就在兩人的身子要貼在一起時,盛風華翻了一個身,整個人都趴在了司戰北的身上。

如此一來,司戰北整個人都僵住了,手腳都不知道如何放好。

可睡著了的盛風華卻是什麽都不知道,她隻知道自己抱住了一件軟軟溫溫的東西,很舒服,舒服得讓她都不忍放手。

這下可苦了司戰北,原本的睏意一下子被驚沒了不,他還不敢動,生怕一動盛風華就醒來。

當然,他並不是怕盛風華醒來會生自己的氣,而是怕打擾盛風華睡覺。因為他看得出來,她真的很累。

司戰北的身子僵硬了好一會兒,才試著放鬆了下來,然後低頭看著那趴在自己身上的妻子,忍著內心的蠢蠢欲動,默默唸著軍規軍紀。

隻是,以前很管用的東西,在此刻卻沒有什麽用處。不管他念多少遍,身體還是有了反應,變得燥熱了起來。

他試了試把盛風華從自己的身上移開,可盛風華卻抱得很緊,不用力根本就弄不動她。

弄了一會,司戰北不僅沒有把盛風華從身上移開,反而出了一身的汗。

司戰北有些挫敗的低下了頭,看著她仍舊一無所覺的妻子,心中的鬱悶可想而知。

溫香軟玉在懷,卻是能看不能吃,可真是煎熬啊!悅。雖然是偷偷摸摸的,但總算是被他親到了。一想到這個,他就美得直樂。當所,當盛風華洗梳出來後,看到司戰北一個人傻樂的時候,有些摸不著頭腦。她在想,他這是怎麽了?怎麽像是高興傻了一樣。這是發生了什麽她不知道的事情嗎?不過,雖然有些好奇,盛風華倒也沒有追問,而是道:“既然起來了,就去洗梳吧。一會醫生來了,我們就出院。”“好!”司戰北應了一聲,接過盛風華手裏的毛巾,直接去洗梳去了。直到手中的毛巾沒了,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