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恩情?他若信了這話,便是這世間最蠢的人。殺母之仇不共戴天,他要讓晏琮用性命來償還!......錦泰十四年二月初三,距長公主至耿府赴宴卻被人下毒已經過去五日,長公主一直未曾露麵,長公主府閉門謝客,上門探望長公主的人都被攔了下來,便是太後、皇後派去的人也不例外。一時間,眾人連長公主的傷勢到底如何也不清楚。景皇派獨孤尤帶禁軍守著長公主府,彆說探子,連一隻蒼蠅也飛不進去。眼看著離瓊花宴越來越近,長公主府...“嗯。”晏姝點點頭,將已經喝空的藥碗遞給周德全,“兒臣已經查清,當時藏匿在楚家二夫人秦氏身邊的人是東楚六皇子鐘離翼,據秦氏招認,鐘離翼是為了楚傢俬兵令而來,但兒臣覺得他的目的絕對冇有如此簡單。”

晏姝神色冷淡,“鐘離翼不是傻子,他怎麼可能輕易就將潛藏洛邑的目的告訴秦氏。”

景皇瞭然的點頭,“秦氏與鐘離翼是何關係?”

晏姝早猜到景皇會問這個,但話到嘴邊臉色還是不禁帶上了幾分古怪,緩緩道:“秦氏說,鐘離翼是她的兒子。”

景皇眼中果真流露出驚訝之色。

“什麼?”

晏姝對這個結果也不太相信,但她派影衛前去東楚國查過,鐘離翼的確隻是記在一名妃子膝下,聽說他的生母隻是宮裡的一名宮女,生下他後便死了。

景皇沉思片刻,“姝兒準備如何處理秦氏?”

“殺暫時不能殺了她,若她當真是鐘離翼的母親,隨意殺了她恐怕會惹怒鐘離翼......若是鐘離翼在乎這個生母的話。”晏姝思忖著,“鐘離翼還未回東楚,兒臣懷疑他還在景國,或許可以利用秦氏將他引出來。”

景皇沉聲道:“把握不大,姝兒,你覺得鐘離翼會有多在意一個什麼也給不了他的生母?”

晏姝抬眸與景皇視線相對。

不可否認,景皇所言十分有道理。

皇室親情淡薄並非虛言。

“無事。”晏姝神色未變,“兒臣另想辦法。”

景皇欣慰的點頭,他麵上露出些疲憊之色,顯然方纔這番談話已經令他疲憊。

晏姝起身,“父皇先彆操心這些,先養好身子。”

景皇卻並未急著躺下,想起什麼,抬手招呼周德全,“你去將朕書案上的那份摺子取過來。”

周德全很快從對麵的書案上取來一份奏摺。

景皇道:“給長公主。”

晏姝接過奏摺,打開看了幾眼,眼中瞬間凝滿了寒氣,“父皇,這是......”

景皇眉頭蹙起來,“這是揚州郡守送來的摺子,近來揚州各地出現了多具死因古怪的屍體,已經引起了百姓的恐慌,揚州這位郡守有些膽小怯弱不敢行事,所以事情遲遲未能解決。”

晏姝手指摩挲著這份奏摺,與景皇的視線對上,“父皇想讓兒臣去查這件事?”

景皇溫和的笑道:“還有不久就是你母後的忌日,新郡是你母妃最喜歡的地方,朕在那兒也給你母妃立了一座衣冠塚,你替朕去看看。”

提及沈雲菱,景皇的情緒明顯低落了下來。

晏姝沉靜片刻,輕輕額首,“兒臣明白了。”

“父沈季遠、秦嶺幾個都是可用之人,父皇有事儘管吩咐他們去做。”

“兒臣門下的幕僚韓濯身手也不錯,父皇若是需要用他,隻管吩咐。”

景皇不禁笑出來,“你放心去吧,父皇雖然不年輕了,但不至於連這些爛攤子都收拾不了。”

周德全在一旁看著,臉上不禁笑出了褶子。

這普天之下,想必再也尋不到如皇上和長公主這般父女情意如此深厚的皇室親情了。膛因少年說話而微微震動著,熾熱隨之洶湧而來。晏姝抬眸,與他對視。少年瞳孔因為期待或者興奮而顫動著,晏姝突然勾唇一笑,反手握住謝斂的手,另一手探入浴桶中,掬起一捧水潑到少年臉上。尾音上揚:“清醒了嗎?”晏姝潑過去的水不多,但足以讓熱血上頭的少年清醒過來,他眼中那層渾濁褪去,逐漸意識到自己方纔說了什麼,全身都染上了潮紅。謝斂抿緊唇,默默與晏姝對視,然後揪住浴桶中的布巾,慢吞吞的沉到水裡,隻露出腦袋。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