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氣,重新活了過來。有百姓看見了晏姝一行人,顯然他們已經知道了什麼,看見晏姝便激動的跪了下來,高聲呼道:“多謝長公主殿下救命之恩!”“長公主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有一名百姓跪下,隨之便有十名、二十名、三十名......甚至後來連將士們也跪了下來,高呼長公主千歲。這一刻,百姓們深深體會到,朝廷是在庇護著他們這些人的。長公主親自帶兵來救他們了。麵對這些熱情的百姓,晏姝眉眼間的冷意都融化了大半,溫和的對著...“殿下,讓他跪下把地上灑的膳食舔乾淨如何?”

“在地上舔食那不是狗嗎?”

“一個卑賤的質子,就是咱們跟前的一隻狗啊!”

耳邊傳來一陣嘈雜的鬨笑聲,像是有幾千隻蒼蠅在耳邊嗡嗡作響。

晏姝身子猛然一震,攏緊眉心煩躁的怒喝一聲:

“閉嘴!”

說話的同時,她倏地睜開眼,眼底還殘存一絲煞氣。

周遭的人驟然安靜了一瞬。

坐在晏姝對麵的一位白衣錦袍男子詫異的看了眼晏姝,眼底閃過驚訝和嫌惡,很快被他掩藏起來。

嗓音溫潤的開口詢問:“殿下,可是這些奴才吵著你了?”

晏姝瞳孔微微一縮,目光落在白衣錦袍男子身上。

鬱子安?!

他為何還活著?!

那日洛邑城破,西襄國新帝親自率兵攻進了景國皇宮時,剛做了一天宰相的鬱子安為了苟活給她下藥,企圖將她獻給敵國皇帝以示投降誠意。

在藥效發作前,她拚儘全身氣力,用那把藏起來預備自裁的匕首,親手殺了鬱子安。

晏姝眼底冷意凝結,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周遭環境。

這是哪?這是在做什麼?

她記得她是死了......

晏姝下意識地撫上胸口,手下,有力跳動的心臟讓她意識到了什麼。

她這是......重生了?

“還愣著做什麼,趕緊讓謝質子把地上的膳食舔乾淨滾遠點,彆讓他跪在這臟長公主殿下的眼。”

見晏姝臉色陰沉,鬱子安隻以為她是嫌謝斂這個身份卑賤的質子太過礙眼。

晏姝目光微轉,目光落到不遠處一道被幾個太監壓在地上跪著的少年身上。

晏姝瞳孔幾不可察的一縮。

這是......謝斂?

少年一襲黑衣,衣裳的料子連宮裡尋常宮人的衣料都比不上,但這般普通的布料穿在他身上,卻還是難掩少年身上渾然的貴氣。

他跪在地上,垂著頭,姿態恭謹,哪怕看不出他的神情,晏姝也能察覺到少年身上那股難以馴服的桀驁氣息。

她想起來了,這是十六歲的謝斂。

謝斂原本是西襄國的七皇子,八歲那年被送來景國為質。

他在景國為質十年,被伺候的宮女太監苛責虐/待吃的是殘羹冷炙、穿的是粗布麻衣,過的連普通宮人都不如。

十三歲那年遵皇命入國子監上學,不知為何得罪了鬱子安,過的更是連狗都不如。

仗著長公主的喜歡,鬱子安冇少狐假虎威作踐謝斂。

晏姝因著喜歡鬱子安,想哄他開心,便放任鬱子安折辱謝斂。

鬱子安一開始還顧忌著謝斂是西襄國皇子稍微收斂著些,得了晏姝的默許之後越發的變本加厲。

對謝斂動輒打罵、侮辱,像今日這般自導自演,逼著謝斂舔地上故意打翻的膳食不是頭一回了。

晏姝不發一言的睨向鬱子安,看他的眼神宛若在看一個死人。

她上輩子真是蠢啊,費儘所有心思,卻養了一群白眼狼。

晏姝唇角揚起一抹冷笑,聲音冷然:“跪下。”

誰跪?

鬱子安下意識地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謝斂,謝斂不早就跪著了嗎?

哪怕是被太監壓著肩膀跪在地上,少年的背脊也挺的筆直,削薄的身軀如同寒冬凜日裡的雪鬆,傲然挺立。

鬱子安眼底深藏了一抹嫌惡與嫉妒,其中還夾雜著幾分微妙。

謝斂註定被人取代!被人拋棄!一顆棄子而已,怎麼還能活的這般傲然!

他就應該奴顏屈膝的活,匍匐在他們這些貴人腳下求饒,苦苦哀求他們給他一條活路。

鬱子安自覺明白了晏姝的意思,嗬斥宮人:“你們這些不長眼的奴才還愣著做什麼,冇聽見長公主殿下的話嗎?”

“謝質子跪的還不夠讓長公主殿下滿意,讓他邊跪邊磕頭!”

“鬱子安,本宮說的是你。”

什麼?!冇等齊王給她掀蓋頭,自己出現在門口。齊王妃去扶齊王,齊王卻一臉嫌惡的甩開了她的手。齊王妃愣神之後便開始笑,笑容古怪的說:“王爺這是後悔了?後悔親手將心上人送給皇上了?”孟宛月聽到此話,如遭雷劈。更令她崩潰的是,齊王冇有反駁。是他為了保住王位將她送給了西襄帝。因為齊王看出西襄帝對她有意,所以故意創造了她和西襄帝的偶遇,甚至在她佩戴的荷包上動了手腳,放大了西襄帝對她的邪念。孟宛月冇想到她逃出皇宮換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