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青陽家的後手

件,極為的苛刻,一個不小心,便會枯死。而擁有神秘紫土的他,卻是完全不必擔心這些。“這一次,算是撿到寶了!”楚狂生欣喜無比,隨後他辨認了一下方向,對著城外走去。現在的他,需要尋找一處僻靜的地方。將幾株幼生靈藥放進古樹空間,以及藉助地心靈芝,煉製出幾顆雛丹,幫助自己突破至靈紋境九階。就在他離開後沒多久,一老一小,從啟靈藥坊中走出。“少爺,地心靈芝在那小子的手中,要不要現在搶來?”青衣老者,諂媚的笑道。...當價格被抬到五千萬之高時,那種火爆的氣氛也是有著減弱的跡象。畢竟這種價格,對於那些頂尖勢力而言,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五千三百萬!”不過這時,一道淡淡的男子之音響起,令得現場有些沉寂的氣氛,再度火爆了許多。“那是誰?”一道道目光看向聲音的來源處,當即麵露疑惑之色。因為他們發現,那座傳來聲音的貴賓閣,沒有人知曉其來曆。楚狂生目光一閃,他心中雖然隱隱有種熟悉的感覺,但卻辨認不出這道聲音的來曆。畢竟他和那位離火宗的秦師兄,並無半分的交集。青陽天麵色陰沉,他盯著那座陌生的貴賓閣,眉宇間一片疑惑。這又是何方神聖,居然敢和他們三大勢力爭奪武學之魂?“公子,他們似乎是離火宗的人。”黑衣老者低聲道。“離火宗?”青陽天麵露疑惑,問道。黑衣老者沉吟片刻,說道:“離火宗來源於烈火域,屬於十地的範疇。”“十地的人?”青陽天怔了一下,隨即滿臉的冷色。十地雖然強大,但這些家夥來到他們遺棄之地,就變成了無根之草,竟然妄圖爭搶武學之魂,真是不自量力。“五千五百萬!”他冷冷的開口道。此話一出,離火宗的方向頓時安靜了一下,繼而再度有著聲音傳出:“五千七百萬!”“五千八百萬!”青陽天冷笑道。“六千萬!”他的這句話還未完全落下,一道淡漠的聲音再次響起,卻不是離火宗的人。“小混蛋,又是你!”青陽天看向楚狂生所在的方向,冷聲道。聞言,楚狂生淡淡一笑,他掃了一眼青陽天,淡淡的道:“青陽公子繼續抬價便是,在這裏發火可沒用。”青陽天神情暴怒,一副要吃人的陰冷模樣。“這家夥又出來搗亂!”離火宗內,火靈兒撇了撇嘴,說道。秦師兄沉默片刻,搖了搖頭道:“這家夥應該想要爭一下武學之魂,不過卻是準備不足。”火靈兒笑道:“這家夥初來天狐城,如何能知道武學之魂的訊息。而且他就是個孤家寡人,也沒有充足的資本來爭奪。”秦師兄沒有答話,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澤。拍賣會的爭奪,不過是剛剛開始而已!……“六千三百萬!”青陽天狠狠的瞪了楚狂生一眼,開口道。聽到這句話,楚狂生手掌忍不住緊握了一下,他現在所有的資產加起來,也不過六千一百萬,根本無法繼續競拍下去。“不過這……武學之魂!”他盯著那條散發著古老氣息的神秘之物,眼中一片精芒,這東西對於任何一名周天境強者而言,都具備致命般的吸引力。而他……同樣不能例外!見到沉默下去的楚狂生,青陽天滿臉的嘲弄。這家夥想和他爭奪武學之魂,簡直是癡心妄想。“六千五百萬!”淡淡的聲音響起,令得青陽天臉色又一次陰沉下來。“六千七百萬!”他冷冷的開口道。“六千九百萬!”這一次開口的,乃是蠻牛山的人。顯然,對於這道武學之魂,他們同樣勢在必得。“七千萬!”血殺閣的人自然不會落於人後,立刻出聲道。“七千一百萬!”“七千三百萬!”“七千五百萬!”……隨著隻有著幾個頂尖勢力在爭奪武學之魂,但那種提價的速度卻是直線飆升,令得現場之人瞠目結舌。“都快到八千萬了!”一些人呆滯的道。這般價格,已是足以買下一座大型城池了。“八千一百萬!”血殺閣的人拍案而起,陰冷的目光環視全場,寒聲道:“今日,這武學之魂誰也別想從我血殺閣的手中搶走。”“嘿嘿!話說的太滿,可不太好!”蠻牛山的人咧嘴一笑,道,“八千兩百萬!”“八千三百萬!”離火宗的人,淡淡的道。“八千四百萬!”青陽天陰沉著臉道。隨著價格攀升到了八千萬的層次,那種提升速度也是放緩了許多,不似先前一般,幾百萬的加價。顯然,這般價格已是要觸及到各大勢力的底線了。“八千五百萬!”蠻牛山的人,臉色不太好看的道。聞言,青陽天陰沉的目光中劃過一抹詭異的光芒,他突然起身,掃向眾人道:“各位的底線,應該都在九千萬左右吧?”此話一出,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沉寂下來,蠻牛山和血殺閣的人目光閃爍,顯然是預設了青陽天的猜測。“這家夥要幹什麽?”火靈兒皺眉道。“不清楚!”秦師兄搖頭道,他的心中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貴賓閣內,楚狂生神色變幻了一下,看青陽天的架勢,似乎還隱藏著後手?“嗬嗬!”而在他這個念頭浮現時,青陽天忽然咧嘴一笑,神情間滿是得意之色。“這武學之魂,各位怕是無緣得到了!”淡漠的聲音傳開,令得無數人臉色變幻起來。“一億空間石!”還未等在場眾人反應過來,青陽天忽然開口,將價格直接提升到了一億。嘩!整個天際瞬間掀起了一片忽然之音,無數人目瞪口呆的盯著青陽天,一臉的愕然之色。這家夥,居然將價格提到了一億!呆愣了片刻,血殺閣的人出言冷笑道:“青陽公子,在這裏可不容許虛張聲勢!”虛張聲勢?青陽天一臉的嘲弄,他目光掃向玉琳琅,淡笑道:“玉姑娘,先前你們拍賣場與我青陽家商議的事情,我代表父親同意了。而價格,便定在兩千萬空間石!”玉琳琅微微一笑,道:“那空間傳送陣三分之一的分成,我西城拍賣場便笑納了!”傳送陣的分成?青陽天瘋了嗎?居然將這都是轉讓了出去。現場安靜了一瞬,無數人當場呆滯下來。這空間傳送陣乃是青陽家耗費無數心血建造而成,可以說青陽家的大部分收入,都是來自於傳送陣。而現在,青陽天居然代表青陽家,將傳送陣三分之一的分成以兩千萬給出售了。這也太瘋狂了!雙目一眯,抬頭看向大殿的出口處。在那裏,有著一道年輕身影正緩步走來。“你就是讓整個冰靈門都栽了的楚狂生?”他淡淡一笑,眼中掠過一抹刀鋒般的淩厲。楚狂生微微點頭,臉上表情並無半分波動。對於今日之事,其實他早有預料。無論他闖山成功一事,究竟有著多麽的驚豔。但歸根到底,這種新生將老牌勢力強行驅趕的舉動,總歸會惹得一些老生的不滿,繼而如現在這般……上門找茬。“看來外界的傳言並不可信,你並非狂妄無知,還是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