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誰敢動我的人

就做什麼,這些年我為你付出了一切,為什麼你要還要奪我的王?”君無雙死死的盯著紀卿塵和紀雲天。他不明白,人的心為什麼可以這麼狠毒!“你居然問為什麼?”紀卿塵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隻不過在得知你我王可以融合蛻變後,故意親近你,沒想到你這麼蠢,我勾一勾手指,你就上套了。”“如今我擁有了更強大的龍雀皇,便可以直接拜皇家武道院,到時候一飛沖天,為真正的天驕,而你,能為我的墊腳石...“紀卿塵,我視你為摯,你為何要奪我的戰龍王!”

紀家地牢。

君無雙的眼中充斥著痛苦與恨意!

他被兩冰冷而猙獰的鐵鉤,貫穿了琵琶骨,懸吊在半空。

然而上的痛苦,卻比不過他心中的恨意!

他本是江寧城君家世子,擁有戰龍王,乃是江寧城的第一天才。

卻鬼迷心竅,上了紀家之紀卿塵。

並且自作主張,贅紀家,為了整個江寧城的笑話。

然而君無雙沒有想到,自己一顆真心,換來的卻是王被奪,變廢人的下場。

“君無雙,為了得到你的戰龍王,這三年我了多委屈,遭了多罪!”

“不過你的戰龍王還真是讓我驚喜啊,和我的炎雀王完的融合,蛻變了更強的龍雀皇,現在的我不僅是江寧城第一天才,更要代替你前往皇都,拜皇家武道院。”

紀卿塵目冰冷的著君無雙,如同在看一條狗。

那冷漠而陌生的眼神,如同一把匕首,深深的紮在君無雙的心上。

“哼,要不是怕君戰天那條老狗發狂,為父早就一掌拍死他了!”

旁邊的紀雲天冷哼一聲,滿臉厭惡。

這是紀卿塵的好父親,也是君無雙的好嶽父,奪取王的主意便是出自他之手。

看到紀卿塵和紀雲天,君無雙臉上出了自嘲的笑容。

笑的淒涼!

他將紀卿塵視作此生摯,為掏心掏肺,卻沒想到這一切隻是一個局。

溫善良的妻子,和藹慈祥的嶽父,在撕去偽裝後,皆出了猙獰的麵孔,讓君無雙見識到了人心險惡!

“為什麼?紀卿塵,我一直深著你,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些年我為你付出了一切,為什麼你要還要奪我的王?”

君無雙死死的盯著紀卿塵和紀雲天。

他不明白,人的心為什麼可以這麼狠毒!

“你居然問為什麼?”

紀卿塵彷彿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

“我從來就沒有喜歡過你,隻不過在得知你我王可以融合蛻變後,故意親近你,沒想到你這麼蠢,我勾一勾手指,你就上套了。”

“如今我擁有了更強大的龍雀皇,便可以直接拜皇家武道院,到時候一飛沖天,為真正的天驕,而你,能為我的墊腳石,已經是你三生有幸了!”

“現在我為天驕,你為廢人,我和你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紀卿塵暢快大笑,數年謀劃終於得逞,等待的將是明的未來,這讓怎能不高興。

“我的賢婿,你以為我為什麼要招你贅,還不是為了掩人耳目,你進了我紀家的門,我想怎麼對付你就怎麼對付你。”

“這幾年苦了卿塵,明明心中厭惡你,卻還要假裝喜歡,不過從今天起,這一切都將改變,卿塵將會為皇家武道院的弟子,說不定還能傍上一位皇子,到時候就真的飛上枝頭變凰了。”

“從現在開始,你和卿塵的婚契作廢,我會對外宣傳,說你人麵心,想要侮辱嶽母,被我打重傷,退回君家!”

紀雲天咧一笑,早已計劃好了一切。

若不是怕君家君戰天那條老狗瘋狂報復,他肯定會一掌拍死君無雙,以絕後患。

不過君無雙已經廢了,此生都無法再修煉,他也不怕君無雙能夠鹹魚翻。

“我好恨啊!”

紀卿塵和紀雲天的殘酷真相,化作一柄重錘,將君無雙的心砸得稀爛。

我待你們如親人,你們卻視我為豬狗!

我恨啊,恨自己當初瞎了眼,竟然沒看出你們的蛇蠍心腸。

這份仇,我一定會千百倍的還給你們!

“對了,告訴你一個!”

紀卿塵忽然一笑,笑容惡毒。

“其實上次你送回去的那枚養靈丹是假的,裡麪包裹的是蛇蠍噬心丹,你送給你父親君戰天服下,他現在已經中毒了,隻要再等上十天半個月,劇毒發作,到時候君戰天一倒,整個君家,便是我紀家的一塊!”

“我們還得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們也找不到機會對付君戰天,你不僅是我的好丈夫,也是你父親的好兒子!”

君無雙瞳孔驟,一寒意自腳底沖上了天靈蓋。

他沒想到紀卿塵和紀雲天不僅謀害了自己,還謀算了父親。

一想到父親那寬厚而慈的笑容,君無雙便心如刀割。

“你們竟然敢害我父親,我要殺了你們!”

君無雙眼中一片紅,瘋狂掙紮,恨不得將紀卿塵撕碎片。

父母之仇,不共戴天!

“繼續憤怒吧,你越憤怒我越高興!”

紀卿塵滿臉惡毒,暢快的著憤怒的君無雙,這正是想要的結果。

就喜歡看著君無雙憤怒,看著君無雙掙紮,然後看著君無雙絕,這簡直就是最彩的一出戲。

“卿塵,不要和他浪費時間了,馬車已經備好,皇都那邊也已經安排好,你早日啟程,拜皇家武道院纔是正事。”

“至於這個廢,我先送他回君家,等蛇蠍噬心丹的毒發作,到時候我再將他和整個君家覆滅,從此以後我紀家便要崛起了!”

紀雲天如同審判一般就決定了君無雙的命運,在他看來,君無雙和君家,已經是必死之局。

“好,那這裡的事就麻煩父親了,等我在皇家武道院站穩腳跟,再將整個紀家遷至皇都。”

紀卿塵點點頭,對即將去往的皇家武道院,也是充滿了期待。

“君無雙,好好最後的時吧,很快你就可以和你父親,一起去地下找你母親了,祝你們一家團聚!”

紀卿塵沖君無雙笑了笑,那笑容,毒如蛇蠍。

“我殺了你!”

君無雙紅的雙眸充斥著滔天的怒火,他發最後的潛能,竟然將一鐵鉤鎖鏈掙斷了出來,染的拳頭向著紀卿塵打去。

“不自量力,臨走前讓你見識下我的龍雀皇吧!”

紀卿塵輕蔑一笑,催皇,頓時一道龍雀虛影沖天而起,雙翅展開,尾絢爛,猶如神鳥下凡,神聖不可侵犯。

砰!

龍雀虛影打在君無雙的上,本就虛弱的君無雙被打得吐重傷,昏死了過去。

隻是在他昏死之時,鮮濺落在手指上的一枚青銅戒指。

頓時青銅戒指中飛出一道青,沒君無雙的眉心。

下一刻。

磅礴的記憶瞬間沖君無雙的腦海,化作了四個黑暗如魔的大字。

“吞!天!魔!功!”和紀雲天,君無雙臉上出了自嘲的笑容。笑的淒涼!他將紀卿塵視作此生摯,為掏心掏肺,卻沒想到這一切隻是一個局。溫善良的妻子,和藹慈祥的嶽父,在撕去偽裝後,皆出了猙獰的麵孔,讓君無雙見識到了人心險惡!“為什麼?紀卿塵,我一直深著你,你說什麼我就做什麼,這些年我為你付出了一切,為什麼你要還要奪我的王?”君無雙死死的盯著紀卿塵和紀雲天。他不明白,人的心為什麼可以這麼狠毒!“你居然問為什麼?”紀卿塵彷彿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