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七師姐有事

.小子你今天中獎了,我就是狼五。”“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蘇一凡你快走吧....!”嗖....!還沒有等姬心妍話語落下一銀針一閃剛才還耀武揚威的狼五子一頓,銀針直接刺穿了對方的腦門,狼五的子應聲倒地,到死狼五臉上都帶著深深的震驚和囂張之,死不瞑目,竟然有人敢殺他?蘇一凡轉看了一眼剩下的幾人冷冰冰的說道:“人。”看著狼五死了,剩下的幾位隨從嚇得子都在輕輕地抖著,他媽的他們狼王閣辦事什麽時...“轟.....!”

“蘇一凡何在?”

一個山頭直接被人一拳轟碎,下麵正在修煉的蘇一凡麵一變,大驚失道:“大師父這是哪筋搭錯了?今天這樣暴怒?”

蘇一凡不敢怠慢趕說道:“大師父我在呢!”

嗖!

“此乃吾之龍皇令,在大夏國凡是見此令者如同大夏龍皇親臨,你拿著此令要是大夏皇族不服,可用此令先斬後奏。”穿龍袍的大師父拿出一枚帶著金黃的令牌丟給了蘇一凡。

“帶著此令速速下山,你七師姐有難。”

“七師姐怎麽了?”

蘇一凡接過龍皇令大聲問道。

“你七師姐為了調查你蘇家滅門之案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四肢筋脈盡數被人挑斷。”

“如今被家族棄,丟在大街上自生自滅!”

“下山之後,找到你其他六位師姐,讓們幫你!”

“還有你蘇家和你父母失蹤的事我們幾個老頭子會繼續追查!”

轟!

當聽到大師父的話語時蘇一凡腳下的大地被震開了無數裂痕,這些裂痕向著山下蔓延,深不見底。

“我七師姐者都得死!”

嗖嗖嗖,同時幾道刺眼的銀針出現在蘇一凡的手中,大地輕輕抖著,一道聲音從深山傳來宛如龍。

“小子這套九龍飲針就送給你了,小七者.....殺無赦!”

嗖!

下一刻一個扳指出現,震的蘇一凡連連後退,“一凡此乃神武宗主戒,戴著它你就是神武宗主,小七者...殺無赦!”

嗖嗖嗖!

一個黑的卡片突然自叢林深一閃而來,所過之無數大樹轟然倒下,卡片穩穩的落在蘇一凡眼前,一道冰冷的人聲音傳出:“此卡為至尊帝王卡,大夏商會資金任你呼叫,小七者,殺無赦!”

轟!

“一個令牌出現在蘇一凡麵前,“此乃戰神令,凡大夏兵部由你呼叫,小七者,殺無赦!”

“一凡速速下山,你七師姐在等你。”

蘇一凡拜別五位師父,轉下山。

看著蘇一凡剛才站過的地方,穿龍袍的老人眼神深閃出一抹攝人心魂的澤開口說道:“大夏的天要變了。”

........

很快蘇一凡的人影出現在了某一機場,他要以最快的速度去江城找到七師姐,哪怕是一刻鍾他都不想耽擱,飛機很順利的起飛,即便如此蘇一凡依舊心急如焚,希能再快點!

“爺爺....爺爺你怎麽了?”

“爺爺,你千萬不能有事啊!”

“父親....你醒醒。”

“......”

就在這時幾道嘈雜的聲音打破了機艙的安靜,蘇一凡眉頭蹙,接著飛機上的工作人員有些慌張的衝向了頭等艙。

機艙中響起了一道焦急的廣播聲:“尊敬的各位旅客,由於本次航班出現了急病人我們現在需要馬上返航,給大家帶來不便敬請諒解!”

“我不同意!”

蘇一凡站起語氣中帶著不可忤逆。

“你....你剛才說什麽?”

同時一位打扮靚麗,青春時尚的子踩著高跟鞋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指著蘇一凡厲聲喝道:“你算什麽東西,要是我爺爺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這些人能擔待得起嗎?”

“告訴你,你要是想在江城混,就給本小姐安份點,本小姐現在沒有時間和你這種人浪費時間。”

“馬上給本小姐返航!”

坐在蘇一凡邊的一位中年男子拉了一下蘇一凡開口說道:“小兄弟算了,他可是江城首富何常青的孫,你得罪不起!”

蘇一凡眉頭蹙,他自然是不在乎得罪誰,也不管什麽狗屁首富,他在乎的是他的七師姐,他真的在趕時間。

念至此....蘇一凡開口說道:“不行....我不同意返航,我趕時間。”

“你....!”

“窮鬼,你趕什麽時間,你家裏死人了?”

啪!

蘇一凡直接一掌扇了出去,一道清脆的聲音傳遍了機艙,眼前的子被一掌扇飛,狠狠的撞擊在飛機艙門上,連飛機都抖了一下。

機艙徹底安靜了下來,子也很快反應過了,麵目猙獰冷冰冰的罵道:“雜碎你竟然敢打本小姐,你會死的很慘。”

蘇一凡沒有理會子的話語,他走了頭等艙,此時那裏已經圍滿了人,混不堪。蘇一凡瞄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的老人,麵鐵青,生機微弱,一看就知道腦衝。

“讓開!”

蘇一凡的聲音冰冷刺骨,裏麵的幾人聞聲不約而同的讓開。

他拿出幾銀針無比嫻的在老人頭上的幾位上紮了下去。

“你是什麽人?”

“誰讓你進來的?”

一位中年男子看到蘇一凡,麵不善,冷聲問道。

“閉!”

蘇一凡直接嗬斥道,同時昏過去的老人竟奇跡般的咳了幾聲,他醒了!

蘇一凡收了銀針,麵無表的開口說道:“現在他沒事了,飛機不用返航了,我趕時間。”

頭等艙徹底安靜了下來。

蘇一凡沒有理會眾人異樣的眼神回到了座位上,很快那位中年男子走了過來,此時他的段降了許多,遞給蘇一凡一張卡說道:“這位小兄弟,這卡裏有一千萬,就當是你的診金了!”

蘇一凡連頭都沒有抬開口說道:“我救他不為別的,就是為了趕時間,沒別的事就不要來煩我了!”

中年男子眸子深閃出一抹不易察覺的。

兩個小時後,飛機終於到江城了,出口蘇一凡又遇到了那位老人,老人現在看起來神倒是很不錯,他對著蘇一凡說道:“小兄弟請留步!”

“我趕時間!”

蘇一凡隨口撂下一句話快速的衝了出去,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七師姐。

看著蘇一凡離開的背影,老人邊的年輕子氣的直跺腳,“爺爺....他就是個窮鬼,今天隻是被他蒙對了而已,沒有必要這樣對他,他還沒有資格讓我們何家這樣示好。”

“胡鬧!”

老人對著中年男子說道:“智賢,調查一下這小子是什麽來路,我總覺他不一般。”

“明白了,父親!”

........

同時在江城的一蔽的大街上,一大帶著一群人正在圍觀一個蓬頭垢麵的子,子的四肢筋脈盡數被人挑斷,看起來狼狽不堪,但是的雙眼卻銳利的能殺人。

大冷笑道:“哎呦……這不是古家的大小姐嗎?”

“嗬嗬.....沒想到連古家都把你逐出家族了,意不意外?驚不驚喜?”

“咳嚓!”

大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子的斷腳上,發出了一道骨頭斷裂的聲音,聽的人骨悚然。

“哼……臥槽尼瑪,老子讓你多管閑事,好好的大小姐不當,你偏要調查當年蘇家的事!”

“呸.....賤人你以為你是誰?”

“蘇家被滅門和你有什麽關係,現在作死了吧?”

“媽的.....活該!”

“兄弟們給我把這個賤人帶走,今天晚上找十幾個乞丐讓這個賤人好好伺候一下。”

一群人滿臉猥瑣的走了過去!

砰砰砰......!

本來走過去的幾人子竟然毫無征兆的被什麽東西撞飛了,狠狠的撞在了牆壁上,吐不止,同時子邊出現了一位青年男子。

來人自然是蘇一凡,他一把抱住子聲音輕輕的抖著,有些嘶啞。

“七師姐....你怎麽那麽傻?”

“為什麽要那樣做?”

“為什麽啊?”

到最後蘇一凡流出了兩道淚,真的淚。

懷中的七師姐就這樣看著蘇一凡,臉上艱難的出一抹笑意:“我就知道你會出現的。”

蘇一凡輕輕的著七師姐的俏臉有些心疼,滿是自責的點頭道:“七師姐,對不起我來遲了!”

“我還是來遲了。”

“小子.....你是什麽人?”

“這個賤人的事你也敢管?”

“吃了熊心豹子膽......!”

嗖嗖嗖!

銀閃,剛才說話的大眉心出現了一個細微的紅點,一銀針刺穿了對方的眉心,他子一頓,麵大變,然後轟然倒地。

“你……你竟然敢殺本.....!”

男子到死臉上都帶著一抹震驚和深深的不甘之,同時周圍的其他幾人也是應聲倒地,他們都死了,一腥味刺鼻。

嗖嗖!

同時蘇一凡眼前出現了兩道人影,兩人穿勁裝,一位中年婦,材修長,風韻猶存,極為滿,另一位是妙齡,青春靚麗,材高挑,們兩人見到蘇一凡都單膝跪地,恭敬道:“見過主!”

“主我們是神武宗的,我煙雨,是魅姐。”

蘇一凡一副瞭然的表,神平淡的開口說道:“給我找一安靜的住所,我要給七師姐療傷。”

“主請跟我來!”

......

十幾分鍾後,李家的一大廳中,一位老人撲通一下栽倒在板凳上厲聲喝道:“什麽....”

“浩然.....死了?”

“這....怎麽可能?”

還沒有等老人把話說完,幾人抬著一走了進來,果然是李家第一繼承人李浩然,眉心帶著一個紅點,仔細一看有個細小的針孔。

“是誰.....!”

“是誰.....在這江城地麵敢我李天河的孫子,查....給老夫查!”

“老夫要滅他九族。”

“馬上給巡檢司打電話,就說浩然出事了。”

邊的中年男子也是麵森然,自己的兒子被人殺了,他上的殺意瘋狂的湧。

江城巡檢司辦公大樓的一辦公室。

“什麽?”

“浩然被人殺了?”

“大哥你胡說八道什麽呢?”

李國運冷聲說道:“二弟你以為我會拿自己兒子開玩笑嗎?”

巡檢司司長李國良陷了沉默,隨後他表沉到了極致說道:“大哥……我知道了,不管是誰都得死。”

掛了電話,李國良厲聲喝道:“所有巡檢司警員給我查,馬上給我查清楚我侄子李浩然是被誰殺的。”

“老子要讓他生不如死。”

頓時整個巡檢司行了。

很快李家大爺被殺害的訊息就傳遍了江城的大街小巷,各種新聞瘋狂的報道,一時間就登上了各大新聞頭條。

十幾分鍾後,在巡檢司司長李國良的辦公室,李國良麵沉,語氣冰冷對著電話說道:“大哥殺浩然的人蘇一凡。”

“什麽....”

“蘇一凡?”

“難道就是當年蘇家的那個餘孽?”

“應該是他了!”

李國良冷冰冰的說道:“大哥我現在就帶人去殺了他,沒想到他竟然送上門來了,這次我們要永絕後患。”

“好.....我帶家族的高手去找他!”

“這個雜碎現在在什麽地方?”

“凱旋宮別墅。”

“好……我們在那裏回合!”

.......

另一邊蘇一凡正在給七師姐治療,看著七師姐上的傷,蘇一凡的子都在輕輕的抖著,憤怒,殺意瘋狂的侵蝕著他的神誌。

“一凡,沒想到五師父連他的九龍飲針都給你了,果然他們都偏袒你。”

蘇一凡很是心疼的問道:“七師姐還疼嗎?”m.x33xs.com

“是誰幹的?”

七師姐開口說道:“小心何家。”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蘇一凡眉頭一皺開口說道:“七師姐你先等會。”

此時別墅外麵已經被人圍得水泄不通,其中有些穿著巡檢司製服的人,還有上百人穿西裝,太隆起,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他們手中都拿著三棱軍刺,在下熠熠生輝,寒氣人。

為首的是李浩然父親李國運,在他邊站著一個和他長相差不多的男子,他就是李家的二子也是江城市巡檢司司長李國良。

李國運死死的盯著蘇一凡咬牙切齒道:“果然.....沒想到你這個孽障還活著。”

“當年就應該趕盡殺絕!”

“五年前帶著你逃走的那個孩子是不是姬心妍?”

蘇一凡眉頭蹙滿臉殺意道:“你們最好不要傷害,不然你們得滅族。”

“哈哈哈.....雜碎就你?”

“敢我的兒子,今天老子先廢了你,到時候讓你親眼看著們一個個被玩弄致死。”

嗖!

一道銀一閃,李國運的聲音戛然而止,同時一冰涼從他的眉心傳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蘇一凡冷冰冰的說道:“可惜了,你看不到了。”

“你!”

李國運目眥裂,滿臉的震驚之,轟然倒地,死不瞑目。

“雜碎........我要你死!”

“給我殺.....殺了他!”

同時李國良後的兩百多人衝了上去,他們手中的三棱軍刺帶著寒,讓人不戰而栗。

嗖嗖!

同時煙雨和魅姐也衝了出去,們兩人速度很快,作行雲流水,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蘇一凡子一出現在李國良麵前,一把掐住李國良的嚨,冷冰冰的說道:“作為巡檢司司長竟然助紂為,還不知悔改,大夏國要你這樣的員有何用?”

“咳嚓!”

李國良的脖子直接被,死了。

同時煙雨和魅姐兩人也大開殺戒,蘇一凡眼前九道銀針出現,九龍飲,一旦這九銀針出現,必見。

嗖嗖嗖......!

銀針如同有了靈魂一樣,在人群中不斷地穿梭著,銀針所過之就有人隨之倒地。

片刻之後,這裏安靜了,所有的人都死了。

看著蘇一凡這麽猛,煙雨和魅姐兩人再也掩飾不住們心深的激與崇拜,這個主太強了。

蘇一凡收了銀針開口問道:“你們知道姬心妍的況?”

兩人麵麵相覷,魅姐紅啟道:“主,姬家被滅了!”

“而姬心妍全殘廢,不但毀容而且還被刺瞎了雙眼。”

轟!

蘇一凡上的殺意湧,青筋暴漲彷彿要撐似的。

他轉說道:“煙雨你留下理,保護我七師姐,魅姐你帶我去見見姬心妍。”

蘇一凡記得很清楚,五年前他被無數人追殺,是那個大眼睛的姑娘救了他,沒想到最後他還是連累了那個無辜善良的姑娘。

同時在江城的城中村,一個看似無比破舊的四合院,一子頭發散落,臉上帶著十幾道刀痕,雙眼閉,坐在椅上貌似想著什麽。

就在這時一群人衝了進來,這些人的目標就是椅上的子。

為首的中年男子滿臉渣渣胡,一臉橫,長得兇神惡煞,他是江城狼王閣七匹狼之一的狼五,此人心狠手辣,被稱為狼王。

他一把直接提起坐在椅上的姬心妍狠狠的仍在地上,冷笑道:“嗬嗬......沒想到當年姬家大小姐,我們江城的第一如今變這幅鬼樣。”

“嗬嗬,姬大小姐還記得當年你救的那個人嗎?”

“他竟然吃了雄心豹子膽回來了。”

“哈哈哈,他不但回來了,而且還殺了李家大爺李浩然,現在很多人都要他死,當然你現在有價值了。”

“你們是什麽人?”

“求求你了,我們家心妍和那個孽障沒有任何關係,求求你們高抬貴手放過吧,嗚嗚嗚....已經被你們折磨這樣了,難道還不讓人活了嗎?”

“砰!”

男子直接一腳踢了出去,姬心妍母親張燕狠狠的撞在了地上,麵吃痛。

“媽媽.......!”

“求求你們不要打我媽了,當年人是我救的,和他們沒有關係。”

“你們帶我走吧!”

“求求你們放過他們吧。”

聽見外麵有靜,被打斷雙的姬心妍父親從屋爬了出來,他死死的咬著牙齒喝道:“放了我兒,放開心妍。”

“你們這幫畜生。”

“不得好死!”

“啪.....!”

同時狼五直接一掌扇在了姬心妍的臉上,一副欠打的表恥笑道:“哈哈哈哈......姬東山怎麽樣,我就這樣打你兒了,你說氣不氣?來咬我啊。”

“哈哈哈哈......把這個賤人帶走!”

“啪......!”

一道無比清脆刺耳的聲音毫無征兆的傳了出來,剛才囂張跋扈的狼五子狠狠的撞擊在眼前的牆壁上,噗嗤一聲吐出了幾顆牙齒,左臉上出現了五道清晰可見的手指印子。

場上瞬間安靜了下來,死一般的安靜。

蘇一凡沒有理會眾人異樣的眼神,他看向了倒在地上的姬心妍,姬心妍雖然被毀容,可是大致廓蘇一凡還是記憶猶新,不錯......就是當年救他一命的子。

蘇一凡蹲下子表變得和了幾分說道:“從現在開始沒人再敢欺負你了。”

姬心妍軀輕輕地抖著,巍巍的問道:“你.....你真的是蘇一凡?”

“你為什麽要回來?”

“活著不好嗎?”

還沒有等蘇一凡說話,剛才被打飛的中年男子大聲喝道:“我草尼瑪.....小子你找死。”

狼五站起了一把角上的跡,表猙獰恐怖。

“呸....!.”

狼五吐了一口沫死死的盯著蘇一凡冷冰冰的質問道:“嗬嗬.....小子你就是蘇一凡?”

“媽的,我以為是什麽垃圾,看來你還是有兩把刷子,嗬嗬今天遇到我算是你小子倒黴。”

狼五臉上帶著濃鬱的鄙夷和惡毒之,說道:“小子....聽說過狼王閣嗎?”

“哈哈哈.....小子你今天中獎了,我就是狼五。”

“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蘇一凡你快走吧....!”

嗖....!

還沒有等姬心妍話語落下一銀針一閃剛才還耀武揚威的狼五子一頓,銀針直接刺穿了對方的腦門,狼五的子應聲倒地,到死狼五臉上都帶著深深的震驚和囂張之,死不瞑目,竟然有人敢殺他?

蘇一凡轉看了一眼剩下的幾人冷冰冰的說道:“人。”

看著狼五死了,剩下的幾位隨從嚇得子都在輕輕地抖著,他媽的他們狼王閣辦事什麽時候過這樣的侮辱?

其中一個膽子大點的斷斷續續的說道:“你……你等著,我們狼王閣是……是不會放過你的。”

男子雙手都在抖著,撥出了電話。

片刻之後,男子表變得鎮定了許多,直指蘇一凡說道:“小子你等著,我們的人馬上就到了,到時候你死定了.......。”

嗖!

男子話還沒有說完,聲音戛然而止。

蘇一凡冷聲說道:“我讓你廢話了嗎?”

又死了一個。

蘇一凡邊的姬心妍有些張,了一下蘇一凡的手臂趕說道:“你.....你快走,他們是不會放過你的,狼王閣在江城可是一霸,走啊....!”

蘇一凡無於衷,就這樣看著眼前這個心地善良的傻姑娘,沒想到到現在還想著別人,同時倒在地上的張燕大聲罵道:“心妍你腦子進水了?”

“他殺了狼王閣的人,你現在讓他走,五年前因為救他害的我們姬家家破人亡,現在還讓他走?到時候狼王閣的人來了我們怎麽辦?”

“難道他害的我們還不夠慘嗎?”

“你就是蘇一凡?”

“你要是還有良知,自己的事就自己擔著,別再害我們了。”

“放肆!”

“你還沒有資格說我們主。”

還沒有等蘇一凡說話他邊的魅姐冷冰冰的嗬斥道,眼前的這位可是神武宗主。

蘇一凡擺了擺手還沒有開口門口就衝進來了上百人,為首的是兩位中年男子,其中一位臉上帶著刺眼的刀疤他們氣勢洶洶,當看到倒在地上的狼五時眾人上的殺意滔天。

刀疤男子語氣冰冷到了極致,大聲喝道:“老五是你殺的?”

“是我殺的,你有意見?”

“哈哈哈哈.....很好,夠囂張。”

“小子老子現在不管你是什麽人,今天這裏的人都得死。”

刀疤男子大聲喝道:“給我殺!”

“殺了這裏所有人。”

“是!”

頓時上百人提著三棱軍刺衝了上來,同時魅姐的子宛如幽靈一樣衝了出去。

嗖嗖!

九銀針如同幽靈一樣在人群中閃,隨著銀針的出現衝來的眾人都應聲倒地,死了!

半分鍾後,場上安靜了,剩餘的人子都在抖著,膽小的更是屎尿齊流,嚇得不輕。

“用槍!”

“哢哢哢!”

刀疤男子用槍指著蘇一凡,表扭曲,猙獰,瘋狂的囂道:“嗬嗬.....小子你不是很能打嗎?”

“來啊,老子就不信你能擋住子彈!”

“媽的....開槍!”

“給我槍打死他!”

“砰砰砰.....!”

槍聲集,同時魅姐麵狂變,沒想到他們直接開槍了,魅姐本能的選擇擋在蘇一凡的麵前。

【新書啟,歡迎新老讀者,絕壁彩,直接加書架,每天萬更新】

您提供大神隻闖小說的徒兒下山去吧,你無敵了的,我煙雨,是魅姐。”蘇一凡一副瞭然的表,神平淡的開口說道:“給我找一安靜的住所,我要給七師姐療傷。”“主請跟我來!”......十幾分鍾後,李家的一大廳中,一位老人撲通一下栽倒在板凳上厲聲喝道:“什麽....”“浩然.....死了?”“這....怎麽可能?”還沒有等老人把話說完,幾人抬著一走了進來,果然是李家第一繼承人李浩然,眉心帶著一個紅點,仔細一看有個細小的針孔。“是誰.....!”“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