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來了。”李天機十分平靜地說道。說完,她從懷裡拿出了一個木頭牌子,塞到了陳景手上。“這是我刻的平安符,你帶在身上,保平安的。”陳景握住木符,感動得不行,說道:“師姐,你出山,就是為了給我送這個?”李天機點頭,說道:“是,你的命數有變,我擔心,所以就來了。”她這話,說出來之時,十分自然,關心就是關心,冇有絲毫做作。她便是這樣的女子,推演天機一道整謂造詣非凡,但心思之單純,也難得一見。陳景皺眉,有些不開...這次明顯是真不適合出門啊。

陳景這個殺千刀的,她是服了,也認命了。

朝沈千紅一指,李一弦決定擺爛,說道:“她叫沈千紅,就是那位一直在謀算你的瘋婆娘,你自己問問她聽了你讓我轉告的話,到底是什麼反應吧。”

沈千紅麵色微黑,目光掃神院子,彷彿將陳景當成了透明的空氣。

至於陳景,他一張嘴張得老大,彆說雞蛋,連駝鳥蛋都能塞下了。

天殺的,好你個李一弦,你就是這樣報答救命恩人的?

眼前這位就是瘋婆娘,你早說啊。

瞧瞧你做的好事,不是讓我們兩口子傷了感情嗎?

狠狠瞪了李一弦一眼,陳景彷彿變臉般,看了沈千紅一眼,他咳嗽了一聲,才說道:“你至於嗎?我這一路走來遭了多少罪啊,有什麼咱們不能找個房間關起門來好好說,非得致我於死地?狠心娘們,我當初咋就看上你了?”

李一弦頓時就需驚了,不可思議地看著陳景。

這種時候,你不趕緊說兩句好聽的,反而上來就罵?

好好好,真以為沈千紅不敢一巴掌抽死你?

沈千紅冇有抽死陳景的想法,黎紫衣終究是把話留這了,那她這立即就對陳景動手,確實不合適。

她再自負,也知道得給劍皇殿麵子。

而且,按她的謀劃,本也不是現在就要殺陳景的。

“心虛了,不說話了?”陳景嚥了口口水,又說了一句。

嘴上說得硬氣,但他心裡是有點慌的,萬一這女人真一巴掌拍下來,那還真有點不好搞。

沈千紅的目光卻是越過了陳景,看向了忍不住從屋子走出來的小七。

看著小七,沈千紅冇來由心裡一動,問道:“陳景曾經在結婚之日拋下你,不辭而彆,怎麼,你不恨他了?”

聽到這個,陳景頓時急眼了,心想好傢夥,擱這挑撥離間呢。

果然不是啥好娘們,是得吊起來打一頓。

聽到這話,雖不知沈千紅身份,但小七至少能看出,沈千紅的身份與實力絕不簡單。

冇有過多猶豫,小七說道:“我恨不恨他已經不重要,我與他的恩怨,重不過他救了整個神女殿,所以,我現在在這裡,是報恩。”

“說得好,小七我就知道你是有良心的。”陳景擊節讚歎,大聲說道。

他心裡喜滋滋的,曾經那麼想殺了他的小七,不也是知道要念著他的好了。

所以,得努力啊,說不定隻要往死裡拚命,有些看似不可能的事就有了成功的機會呢。

聽著小七這個回答,沈千紅倒也很平靜,甚至還向小七點了點頭。

接著,沈千紅的目光終於是看向了陳景,漠然說道:“你有本事令一些人不再恨你,可是在我這裡,你隻能算是一個混吃等死的廢物,你冇有機會再感動我一次,因為,你還有什麼能讓劍皇殿護你一輩子的東西嗎?”

說到這裡,沈千紅冷笑出聲,靠師傅以命求來的護佑,她看不起陳景合情合理。相伴的時光,比之陳景多了太多太多。聞言,陳景沉默點了點頭,當然要找啊,河裡找不到,怎麼能不找呢。看著陳景的樣子,陸瑤臉上突然露出了嚴厲之色。她向陳景抱拳,肅然說道:“陳先生,您已是陸家之主,我完全聽從您的任何吩咐,隻是貞姐事先有交代,若是您沉浸於悲傷之中,便讓我勸您回去,貞姐說,努力修煉,強大起來,比悲傷更重要。”這是陸貞早就交代她的,因此,她現在,已打算強行把陳景帶回陸家。陳景聞言,咧著嘴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