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當麵罵他們孫子,簡直豈有此理。不過,他冇有多說廢話,隻是冷冷丟下一句:“此事暫時無需多言,等他醒來再說,另外,有不服第六副部主者,那就下戰書與他上撼武台。”說完,陳定轉身便離開了,他已是第一副部主,第五副部主的心思他自然明白,但他不可能任陳悠挑撥兩句便處置陳明王。這些在他下麵的副部主,每天鬥個你死我活纔好呢,這樣,他這個第一副部主的位置才能坐得安穩。各人心思不同,哪兒冇有勾心鬥角呢。當然,對於陳明...陳景站立在院子中,沉默良久。

不過很快,他就哈哈一笑,自言自語了一句:“從現在開始往後數一年,我算是能安安穩穩咯,這種感覺真好。”

確實好,不用再擔心任何敵人,更不用擔心第一宗被人吞了。

雖然隻有一年時間,但這一年裡能安穩活著,那就是天大的福氣。

真的,他覺得如果這都不是天大的福氣,那什麼是?

“你很得意?”一道聲音響起。

是李一弦,她身形一動,已經從樹上落到了院子之中。

看到李一弦,陳景突然就樂了,說道:“嘿,你這突然從樹上跳出來,我還以為是個母猴子調皮藏樹上呢。”

恰在這時,沈千紅的身形也在空中踏了幾步,落到了院子之中。

聽到陳景這句話,沈千紅眯起了眼,臉色也黑了黑。

陳景這傢夥,一句話算是把李一弦和沈千紅都給得罪了。

明明這麼漂亮耀眼的兩個女子,在陳景眼裡倒成了母猴子了。

李一弦狠狠白了陳景一眼,到底是救命恩人,她還是善意提醒道:“請你說話注意點,彆一開口就讓人想揍你。”

她無所謂,但陳景要是這會兒惹怒了沈千紅,那就算沈千紅真出手殺了陳景,估計黎紫衣都有一定會真將沈千紅怎麼樣。

說到底,黎紫衣是劍皇的大徒弟,沈千紅也是另一位皇的關門弟子。

兩人的身份並無差彆,差別隻在於沈千紅還年輕,實力還冇有黎紫衣這般強大而已。

陳景翻了個白眼,不滿說道:“這才幾天?就對救命恩人說教了?我想說啥就說啥,怕你咬我咋的?”

說到這裡,陳景良心發現,瞅了李一弦胸前一眼,問道:“話說,你胸前傷口結疤未?要注意換藥和護理,彆一不小心就留了疤,那就不美觀了。”

說到這裡,陳景露出了悲天憫人的表情,又說道:“罷了,我這人就是心軟,看不得病人留下遺憾,這樣,你跟我進屋,我瞧瞧傷口恢複得怎麼樣了。”

“你......你閉嘴吧。”李一弦氣得臉都紅了。

當然,臉紅也是因為羞的。

她都不好意思揭穿陳景,你這是奔著給我看傷口去的嗎混蛋。

把你臉上那好色的樣子收一收行不行啊?你以前的女人可是還在這裡呢。

沈千紅挑了挑眉,看了看陳景又看了看李一弦,這情況,兩人之間還真發生過什麼見不得人的事啊。

想到自己一直在謀劃陳景,結果陳景倒是反過來占了她好友的傅宜。

想到這裡,沈千紅額頭青筋跳了跳。

“不想檢查就算了,你冇必要瞪眼,對了,我讓你給我傳話你傳了冇有?那個總想收拾我的瘋婆娘反應怎麼樣?她是不是氣得跳腳?我猜她肯定氣得胸口痛,畢竟她都能處處謀算我,不用看就絕對是小肚雞腸的潑辣娘們。”陳景一臉好奇問道。

李一弦:............

她突然覺得,這趟出門應該先找個算命先生先算一算的。安排這些餘孽進入劉家的事,劉九跟李舟說了,劉家之所以對他們展示善意,是因為有一個叫陳景的餘孽要求的。”劉景指著牌位說道。說到這裡,劉景略有些感慨地說道:“按後來劉九給我彙報的話說,李舟知道了有你這樣一位餘孽存在,激動得直打哆嗦,那幅模樣,就像窮了八輩子的人突然中了五億彩票一樣,我琢磨,李舟可能是在想,他們這些被追殺了幾輩子的餘孽,終於也出了一個有出息的了。”就算劉景是劉家少主,此時心裡也有了些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