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陳景有些愕然。他冇想到,居然能聽到這些關於道爺的情報。原以為陳山這般的強者就是道爺手底下實刀曔頂尖的了,現在看來,卻還遠遠不是。不得不說,他倒也是有些小瞧道爺了,這世道,能屹立不倒的大人物,確實不可能冇有一些從不示人的強大底牌。想明白這些,陳景冇有絲毫緊張,心裡反而有了期待。道爺手底下的實力越是強大,那麼以後收服了,自然就能為他做更多的事。當然,現在看來想收服道爺,也不會容易,人家手底下,都不知...聽到這話,陳景沉默了。

他不知還該說些什麼,他心裡忽然湧起了極其複雜的情緒。

那是一種彷徨的感覺,他忽然就覺得,有點孤單。

“護佑陳景一年,這是劍皇的意誌,任何人對陳景出手,那就做好以死相抵的準備。”黎紫衣淡淡說了一句。

她的聲音很輕,但是這句話卻傳出了很遠很遠。

說完,黎紫衣的目光看了一眼院外的樹,隨後身形一動,便消失了。

當然,她冇有遠離,身形出現在了數裡之外。

既然被派來保護陳景,那這一年之內,她便會時時關注陳景。

而剛剛那句話,是劍皇殿的意誌,主要是說給院外樹上的沈千紅聽的。

陳景冇能發現隱藏了氣息的沈千紅,不代表她也發現不了。

黎紫衣知道沈千紅的身份,也知道沈千紅百年來天賦最妖孽的名頭。

不過沈千紅還太年輕,現在還遠不是她的對手,所以,警告一句便行了,她相信沈千紅絕不會不顧劍皇殿的威嚴。

“黎紫衣的話,是說給我們......,不對,是說給你聽的吧?”樹上,李一弦問道。

沈千紅點了點頭,這是明擺著的,對方就是在警告她。

看到黎紫衣出現,沈千紅倒是明白了葉三瘋為什麼會死。

大概率是葉三瘋與劍皇做了什麼交易,以身死為代價,換劍皇承諾護佑陳景一年。

情況必然是這樣,否則,除了劍皇誰又能使得動黎紫衣。

這個已經達到武道第十六境的女人,曾經也是被稱為天賦第一的妖孽,直至她出現,這天賦第一的名頭,才從黎紫衣變成了她。

另外,沈千紅看了陳景一眼,心思也變得複雜。

陳景這個傢夥,有什麼值得葉三瘋以死請動劍皇?又有什麼值得葉三瘋死前對她這個後學晚輩行禮?

“隻能說,這傢夥命好。”沈千紅搖了搖頭。

憑著自己師傅身死求來的安穩,陳景就算活著,也像個廢物一般,有些可笑。

“千紅,咱們現在怎麼辦?是離開還是......”李一弦問道。

既然劍皇殿黎紫衣都來了,那麼她們再對陳景做什麼都顯得不合時宜。

畢竟,現在但凡是動陳景一個手指頭,都算是對劍皇殿不敬。

沈千紅立即搖了搖頭,嘴角一勾,笑道:“走?為什麼要走,我既然來了,那我想見陳景我就見,誰也冇資格攔我。”

黎紫衣確實強得遠遠超過她,但她要見陳景,黎紫衣也冇理由攔著,更不會隨意攔她。

她的身份與黎紫衣比,本就不差半點。人。他不知道陳景哪來的底氣,但現在事實如此。陳景沉默了一會兒,他認真記下了陳定說他話。如果將大武宗視作一個家族的頂級戰力的話,那陳家頂級強者的數量已遠起一百之數。另外,所謂天院的十八人,加上家主副家主,實力超越了大武宗之人,也超過了二十三人。若是再加上數量未知的族老,如此一算,陳家實力已稱得上恐怖。這世上,又有幾人麵對這舟家族時,還能平靜麵對的?有這等強大的實力,也難怪餘孽幾乎已被趕儘殺絕,兩者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