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韓擒虎突然走前了兩步,大聲說道:“殺陳景容易,但安撫陳家卻是最難的,因此,我支援大小姐說的,先將陳景關起來,我會親自鎮守鐵牢,若是陳景還能逃出鐵牢,我願以項上人頭負責。”此話一出,這裡突然陷入了寂靜。說話的人是紀律殿殿主韓擒虎,而且,還作出瞭如此保證,那任何人都無法無視。人家都願意以人頭擔保了,而且,如韓擒虎所說,凶手如果不交給陳家殺,陳家真肯輕易罷休?大長老與二長老忍不住回頭,看了韓擒虎一眼,目...吳授的臉色略顯陰沉,他現在的修為已是最關鍵的時刻,隻要再多修煉幾天,便能徹底鞏固修為,然後,順利突破到天人境以上。

隻是,宗門的任務既然落到了身上,那他再不情願,也不得不來。

所以,他心裡多少有些怨氣,但他同樣明白,隻要殺了陳景,回去之後他自然而然便會是宗門真傳弟子了。

從內門弟子成為真傳弟子,這絕對是一個巨大的跨越。

念及此處,吳授心中倒是舒服了不少。

下一瞬,他已在院子大門前停下,然後,一腳踢出,將院門踢得爆碎開來。

邁步踏入院子,吳授第一眼便看到了陳景,他冇見過陳景,但既然是奉命前來殺陳景,他自然早已看過陳景的照片和資料。

“第二宗吳授,你殺了我宗外門執事王召,我是為報仇而來。”見到陳景,吳授開口第一句便直接說明瞭自己的身份與來意。

陳景瞪了瞪眼,說道:“你想要殺我,那你就跟我動手啊,踢碎院門乾什麼?”

吳授:???

這般註定是要分生死的情況,你問我踢碎院門乾什麼?

“死到臨頭還介意這點細枝末節,有些可笑了。”吳授搖頭說道。

陳景翻了個白眼,這確實是細枝末節,但等會他得重新把院門修好,這不需要時間與精力嗎?

“也對,這個不值得計較。”陳景冇有再廢話。

他看著吳授,目光中有凝重。

眼前這個第二宗弟子,氣息比之前的王加強了太多,但觀其氣息,仍是天人第六境。

不過,就算這個吳授與之前被殺的王召一樣是天人第六境,憑這份強大的氣息,就足以證明吳授以之王召強了太多倍。

有時候,即使是同境界也是冇有可比性的。

“天人第六境圓滿?”陳景問了一句。

吳授目光收縮,看了陳景一眼,說道:“不止圓滿,我已踏出了半步,隨時可以超越天人境。”

這讓陳景嚥了一口口水,這個吳授的實力,與之前被他所殺的異殿那位鄭陰的實力處於同一境界了。

殺鄭陰,陳景靠的是出人意料的飛劍絕殺,現在,麵對吳授那倒是隻能奮力一戰了。

不過無妨,這些天提升的修為,讓他有了與吳授這般強者一戰的底氣,他陳大爺現在也不是吃乾飯的。

“好了,我已說過身份與殺像你的原因,就算是其他宗門,也不能說我無緣無故對同是十八宗的你動手了,你可以死了。”吳授說道。

話音一落,吳授手掌一動,其手上已多了一柄寒光閃爍的軟劍。

這劍繫於他的腰間,想要使用時,隻需一個念頭。

“玩劍的,巧了,我也是。”陳景挑了挑眉,隨後,一柄細小的飛劍環繞其身,如活物一般不停飛舞。

“大夢心經,心劍術?”吳授嗤笑了一聲,陳景修煉大夢心經之事,他已知曉。

所以,看現在陳景的飛劍,他立即就知道,這是心劍術,而非天人第六境以氣馭物的本事。有了震驚。剛剛,蒙麵女子說她差著四個境界,按字麵意思,豈不是說蒙麵女子已經是天人第四境的強者?天人第四境,這是比不久前出現的陳家那位掌權夫人孫明月還強大得多的超級強者了。念及此處,她心神再次震動,這般強者,怎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捉了她與陳景?她確信自己未曾與這般強者結仇,那麼,唯一的原因,也隻能出在陳景身上了。想到這裡,她再次看了過去,下一瞬,她忍不住瞪起了眼。蒙麵女子已經將陳景放在了柔軟的沙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