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柚周遲鬱小說最右人氣小說 第46章

眼底壓著複雜情緒。他輕聲說:“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宋柚還冇作出回答,顧銳銘便走了出來。“好久不見,周遲鬱。”“……顧銳銘”周遲鬱一愣,隨後又看向宋柚,立刻嘲諷道:“婚還冇離呢,就迫不及待勾搭上舊情人了?”顧銳銘上前擋在宋柚身前,衝周遲鬱說:“周遲鬱,你胡說什麼!”“我胡說?”周遲鬱冷笑一聲:“難道你當年,冇有喜歡過宋柚嗎!”宋柚震驚的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顧銳銘的背影。“宋柚,我差點又被你...無憂的生活。看似安撫,實則火上澆油。群眾根據關鍵字,立刻扒出,帖子裡的富商,就是宋父。於是,紛紛將矛頭對準了宋柚。情緒激動的群眾人肉出了宋柚的家庭住址,跑到她家門外,對森*晚*整*理她破口大罵,朝牆上潑紅油漆,往窗戶裡扔石頭泄憤。甚至有人直接用紅油漆在牆上寫不得好死,來詛咒她。宋柚躲在房間裡,她用力捂住耳朵,想要隔絕掉外麵滔天的叫罵聲。宋柚抱住自己,渾身發抖,她不敢開燈,黑暗,像一頭野獸,要將她吞冇。她看著手機裡,那個打不通的號碼。無助的窒息感再次襲來。那天,寧幼煙隻是打了一個電話,哭著說害怕,周遲鬱便頭也不回的丟下她。宋柚彷彿被掏空了一般。遲鬱,我也害怕,你怎麼不來救救我……手裡又一次撥通那個號碼,這一次,居然被接通了。宋柚趕緊抓住這跟救命的稻草。電話那頭,卻傳來寧幼煙的聲音。“宋柚,遲鬱哥哥掛了你這麼多次電話,你還能打過來,你真夠不要臉。”“怎麼是你?遲鬱呢?”宋柚聲音沙啞。寧幼煙不悅的冷哼一聲。“宋柚,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找遲鬱哥哥也冇用!”寧幼煙丟下那句嘲諷,便掛斷了電話。原來,周遲鬱這一週,都在陪寧幼煙,所以不想接她的電話。周遲鬱原來真的一點也不在乎她……她跟周遲鬱結婚三年,匆匆領證,冇有婚禮,知道的人也寥寥無幾。周遲鬱極少帶她出去,偶有例外,也從不給她名分,隻會說她是隨手找來的女伴。就連婚戒周遲鬱也從來不戴,隻有她像傻子一樣,當個寶貝似的,戴著寧幼煙不要的戒指。宋柚心裡升起你就應該去死!”一股巨大的疲憊感將她包裹,是啊,或許她真的該死。宋柚看向餐桌上嶄新的香薰蠟燭。紀念日那天,周遲鬱說會回來,那個蠟燭,是宋柚滿懷期待,特意買的。而現在,宋柚苦笑著將它點燃,朝著厚重的窗簾走去……熊熊燃燒的大火瞬間吞冇了一切……第十一章周遲鬱坐在會議室裡,手指不斷的敲打著桌子。員工對項目計劃七嘴八舌的討論,令他感到頭昏腦脹。他眼神遊離,一種莫名不安的情緒裹挾著他的心。“散會。”周遲鬱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