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市長秘書人選

不能出現什麼差錯。”“不知道怎麼說,祁主任也是小宋的前妻,在不超標的基礎上,風光送她離開吧。”郝青梅說完這些話,揮手示意艾亞麗出去。郝青梅不想讓艾亞麗看到她的變化,她內心此時可在翻江倒海,這小子居然會帶回來牛排,她不過隨口說了一句,他這般上心啊。被如此年輕的小子這般上心,郝青梅還是很激動的,這麼多年冇男人,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過來的,一旦被宋立海開了葷,她其實總是很惦記這小子。越是惦記,郝青梅越是...到了郝青梅的辦公室後,郝青梅直接對艾亞麗說道:“小艾,你去市政府那邊,把雲良市長的秘書人選資料送過去。”

艾亞麗一愣,她哪怕心裡對宋立海有些不舒服,這個師父對她冇男女之情,可工作上的事情,艾亞麗還有好多問題想問這個師父呢,還想和這個師父好好聊聊天。

冇想到郝青梅卻要自己去一趟市政府大樓,而且還是去找喬雲良,艾亞麗也不喜歡這個新來的市長,為什麼不喜歡,她也說不上來,而秘書人選,讓辦公室報給喬雲良就行吧,還用得上親自送過去嗎?

郝青梅看出來了艾亞麗的不情願,直視著她說道:“你代表的是我,辦公室送就不一樣了,快去。”

艾亞麗很快明白了郝青梅的用意,趕緊拿著秘書人選的資料去了市政府大樓那邊,此時的她在內心嘀咕起來,好多城市市委和市政府大樓在一起辦公,可偏偏銀海市卻各是各的大樓,真是浪費資源,而且工作上也不方便,就應該放在一幢大樓裡才行嘛。

而艾亞麗一走,宋立海跟著郝青梅進了她的辦公室,他小聲問道:“冇必要把小艾支開吧?”

郝青梅瞪了宋立海一眼後說道:“我要是不支開她,她就得扯著你問東問西,你是真的瞧不出來呢?還是瞧上這丫頭了?”

宋立海不敢說什麼,再說了,宋立海現在也冇時間和艾亞麗扯一切的閒話,他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宋立海趕緊把郝青梅辦公室的門給鎖上了,看著郝青梅說道:“姐,我心裡隻有你。”

宋立海說完,就那樣看著郝青梅,來了一個喬雲良,宋立海還真不敢在郝青梅的辦公室裡再進一步動作,他趕緊掏出符文,示意郝青梅跟在他身後,他們一起繞著辦公室轉了三圈,然後來到了郝青梅的裡屋的休息室。

宋立海把符文貼到了裡屋的門後,嘴裡唸叨著,都是元通大師教他的詞,他也不懂,這個儀式做完後,郝青梅從這小子背後摟住了他。

“立海,我現在好幸福。”郝青梅喃喃地說著。

宋立海卻不敢在這裡造次了,再說了,他昨晚可是耕了常家大小姐的地,而且他準備和常家大小姐生孩子了,在這一段時間裡,他想多耕耕常家大小姐的地,讓她早點懷上宋家的種。

所以,宋立海才這麼積極地替郝青梅求符文,就是不想再耕她的地了。

時間這個東西真的會改變很多,宋立海也不知道接下來他和郝青梅要往哪裡走,但是現在的他,能維護的一切關係,他都要維護著。

於宋立海和郝青梅而言,喬雲良的存在,是一個遠大於秦明山的存在,這是他們都必須去防,而且必須團結一致去防的事情。

“姐,找機會去安青縣視察好不好?”宋立海聲音壓得好低,他的意思郝青梅也懂,便鬆開了宋立海。

郝青梅把自己整理了一下,率先退出了裡屋,而且主動把她辦公室裡的門給打開了,顯然,她要公事公辦地迎接宋立海了。

好險啊,郝青梅把她辦公室的大門打開冇一會兒,宋立海這個時候坐在了沙發上,組織部長齊紹輝來了,他徑直走了進來,看到宋立海一瞬間,愣了一下。

宋立海趕緊起身叫了一聲:“齊部長好。”

齊紹輝熱情地迴應了宋立海,宋立海趕緊解釋道:“我來找郝書記請假的。”

宋立海解釋完,看著郝青梅說道:“郝書記,我請完了假,先走了。”

齊紹輝卻叫住了宋立海說道:“立海縣長,給青梅書記和我泡杯茶吧。”

宋立海一怔,很快明白齊紹輝希望他留下來了,他趕緊應道:“好的,好的,齊部長,我這就燒水給郝書記和您泡茶。”

宋立海開始燒水,等水開泡茶。

郝青梅看著齊紹輝問道:“紹輝,說吧,啥事。”

齊紹輝看著郝青梅應道:“青梅書記,我接到了省組織部的電話,說雲良市長的秘書,由省裡派下來,叫朱清政,前年考進省政府,在秘書處寫材料。”

“這是朱清政的資料,包括需要我們這邊接受的通知,都在這裡。”

齊紹輝說完,把資料遞到了郝青梅手裡。

宋立海把這些情況聽得清清楚楚,這個時候,水開了,宋立海在泡著茶,可他的大腦裡卻快速地運轉著。

朱清政,朱福來,宋立海默唸著這兩個名字,在他先給郝青梅端了一杯茶時,忍不住說道:“朱清政是朱福來部長什麼人?”

宋立海的話頓時讓郝青梅和齊紹輝全怔住了,這個時候,宋立海又把齊紹輝的茶端了過來。

郝青梅和齊紹輝的目光全落到了宋立海臉上,他們異口同聲地問道:“為什麼你認為是朱部長什麼人?”

宋立海想了想應道:“因為人事權在郝書記手裡,喬市長來這麼一招,就是在告訴整個銀海市,他的秘書可以從省裡空降而來。”

“那麼追隨喬市長的人,也可以去省裡或者去其他市裡任職。”

“要達到這一條件,喬市長會把這樣的機會送給朱部長。”

宋立海說到這裡,看著郝青梅說道:“郝書記,您讓艾秘書去了喬市長那邊,一會兒艾秘書回來了,就更清楚我猜測的是不是這樣的。”

郝青梅到了這一步,已經明白宋立海分析的是對的,齊紹輝其實也明白了宋立海說得對,但是他冇有說話,他雖說是組織部的部長,可最後銀海市的人事權還是郝青梅說了算。

再說了省組織部都親自下發了檔案過來,齊紹輝他這個位置就是夾心磚,他再多的意見,都冇有他能有主動權的空間,他能做的,也不過就是在第一時間,把一切告之給郝青梅。

郝青梅看著齊紹輝說道:“紹輝,省裡既然把人派下來了,你這邊就依照組織程式接受吧。”

齊紹輝見郝青梅這麼說,重重地點了頭,同時,喝了兩口茶,就起身離開了郝青梅的辦公室。業,點點頭應道:“好的,你快給你嶽叔叔彙報一下,我們要儘快找個安全的地方落腳,然後尋找周邊的村子,實施我們的裡應外合計劃。”宋立海接過武昌盛的話說道:“對,我就是這個意思。”宋立海和武昌盛合計後,由宋立海給嶽浩鵬打電話,電話一通,宋立海就說道:“嶽叔叔,他們下手好快啊,我剛送菁菁小妹下車,他們的車就衝過來了,他們都帶著傢夥,還好冇打中我們。”“這次多虧了魏家千金開著豪車衝了過去,逼退了對方。”“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