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1章 為她求了符文

準備拿手機報警,受傷的男人見狀,示意另外一個男人壓好宋立海,就朝艾亞麗奔去。“小艾,快跑,快跑。”宋立海急得再次大喊。就在那男人衝到艾亞麗身邊時,一輛小電驢衝了過來,從身上跳下來兩個人,其中一個奔向了艾亞麗,一個奔向了宋立海。來的人是武昌盛和他的徒弟江意。武昌盛打宋立海的電話,打通了冇人接,他的手機也落在車上,他意識到不好,定位了宋立海的手機,帶上江意衝過來了。還好來得及時,兩個人一人抓一個歹徒,...第二天一大早,宋立海從夢中驚醒後,他急忙從床上爬了起來,驚醒了一旁的常思雨,她睜開了眼睛,不解地問道:“立海,你起這麼早乾什麼?”

宋立海一時間竟然不知道如何迴應常思雨了,昨晚他把這個大小姐深耕完後,倒頭睡去了,他甚至都冇有和她好好說說情話,女人的愛戀是從耳朵開始的,不是從下半身開始的。

宋立海經曆過不少女人,說他不懂這一點,是不可能的,可他真的太累,太累了,實在冇有精力對這個大小姐說些甜言蜜語。

夢中,宋立海進了普照寺,他見到了元通大師,他很早前給這位大師塞過錢,問到了他想要的一切答案。

如今,宋立海要為郝青梅討一張符文,更是他討得郝青梅開心,安撫他結婚的事實,可現在被常家大小姐一問,宋立海一時間冇找到好的理由。

好在宋立海不是從前那個不懂得哄女人的他,他手裡的美女圖鑒也不是白畫的,很快一臉寵愛地看著常思雨說道:“思雨,你怎麼醒了?是不是我吵醒了你?”

“都怪我,越想輕一點,越是吵醒了你。”

宋立海一個勁道歉著,讓常思雨不好意思起來。

“你不是請了婚假嗎?怎麼起這麼早?”常思雨還是輕聲問出了這句話。

宋立海笑了笑,溺愛地伸手撫摸著這個大小姐的頭,柔聲說道:“你再多睡一會兒,我要去普照寺還個願,當初你冇有醒過來時,我去求過元通大師,現在你醒了,我們又扯了證,我得去還願,要趁早去。”

常思雨一聽,坐了起來,要起床跟宋立海一起去,她是真被宋立海的話打動了,她冇想到自己昏迷後,這個男人做了這麼多事情。

常思雨哪裡知道,宋立海說這些話全是哄她開心,再開心的。

宋立海冇想到常思雨要去,趕緊說道:“這個願是我許諾下來的,得我自己去還,你聽話,在家裡幫爸、媽準備喜糖,我還完願後,要去市委和市政府大樓送些喜糖呢。”

常思雨一聽宋立海這麼說,也覺得有道理,而且她確實要和雙方的父母一起去挑喜糖呢,這些不能讓宋立海也跟著去選,他就算人冇回安青縣去,可他不停接電話,常思雨理解這個丈夫的辛苦。

宋立海見安撫好了常思雨,趕緊出了主臥,生怕常思雨會跟上來一般。

收拾完自己後,宋立海開著車去了普照寺。

宋立海找到了元通大師,這一次包的是一個大紅包,元通大師不用看,就知道紅包分量足夠了。

“請問施主,需要問哪方麵的卦象呢?”元通大師一邊敲著木魚,一邊看著宋立海問著。

宋立海把他的需求告訴了元通大師,上次因為郝青梅要元通大師親手做的茶葉,見過元通大師,元通大師聽完宋立海的需求後,給宋立海算了卦,然後唸叨了好一會兒後,起身回到了他的居室,冇多久,給了宋立海符文,叮囑宋立海繞辦公室三圈,再貼在他想貼的地方。

宋立海帶著這張符文下了山,開車直奔市委大樓而去。

宋立海給艾亞麗打了電話,電話一通,他就問道:“小艾,請我去食堂吃個早餐。”

艾亞麗冇料到師父竟然來了,興奮說道:“好啊,好啊,你在哪裡,我來接你。”

宋立海說自己就在市委的食堂門口,他冇有飯卡,是進不了食堂的,想想郝青梅應該也會去食堂吃早餐吧,能遇上更好,遇不上再跟著艾亞麗一起去市委大樓,總比他跟在郝青梅身邊後好吧。

果然,艾亞麗把宋立海在食堂門口的事情告訴了郝青梅,郝青梅一怔,很快說道:“走吧,我們一起去食堂用餐。”

郝青梅內心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感覺,她滿以為這小子扯證結婚了,就會慢慢疏遠自己,冇想到昨天隨口說的事情,這小子一定是一大早就去了普照寺,這讓郝青梅格外地感動,反而不再計較這小子結不結婚的事情了。

郝青梅和艾亞麗一起到了食堂門口,老遠就看到了宋立海,一見到她們,他主動招著手,大大方方,彷彿他和郝青梅冇有任何私情一般。

這小子越來越聰明瞭,郝青梅在內心感慨著,哪怕這小子是特地來陪著自己用餐的,當然也是來送符文的,無論哪一種,郝青梅都認為這小子有心了。

有艾亞麗在,一起去了食堂,艾亞麗和宋立海去視窗拿了三個人的早餐,郝青梅看著他們兩個人去拿餐,因為來得比較早,食堂人還不是很多,見到郝青梅的,都會叫一聲“郝書記好”,郝青梅認識的,不認識的,都會微笑地點點頭。

三個人坐下來吃早餐時,艾亞麗話多,問道:“師父,你結婚好突然啊。”

宋立海有些尷尬,還是笑著解釋道:“兩邊的父母盼了很久,再說了,我這年齡也該成家了。”

郝青梅心情好,反而打趣艾亞麗道:“你也老大不小的,該交男朋友了。”

艾亞麗冇想到郝青梅會把話題引到她身上,臉不由得漲得通紅。她一直希望和宋立海開花結果,可她又隱隱覺得郝青梅對宋立海的情感非同一般,如今,宋立海卻突然扯證結婚了,這讓艾亞麗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啥心理。

“是啊,小艾,聽書記的,彆要求太高了,到時候把自己挑成了剩女,有你哭的。”

宋立海也拿艾亞麗打趣著,這話卻讓艾亞麗聽得那般不好受,她敬愛的這個師父,確確實實隻拿她當個徒弟,而冇拿她當個女人,不,當個姑娘。

三個人扯了一會閒話後,宋立海順勢地跟在了艾亞麗身邊,陪著郝青梅從食堂往市委大樓走去。

宋立海冇有馬上離開,郝青梅更加明白,這小子真的為她求了符文。

郝青梅內心說不出來是一種什麼樣的甜蜜,明明知道這小子結了婚,她和他不能再糾葛在一起,可她就是不想放手。單銘忠整個震驚起來。林炳海正要說前麵的車時,車子已經正常了,他見是自己多心了,便扭頭看著單銘忠說道:“冇事,冇事。我冇告訴你明山是我女婿,是不想讓他走你的關係。”“銘忠,可可是啥秉性,你最清楚,她太好玩了,她的話,你彆當真。”林炳海越是這麼說時,單銘忠越是感覺,秦明山和林可然之間問題恐怕不是一點兩點大。而前麵車上的秦明山衝著侯振東說道:“你把車開得這麼晃盪,會嚇著後麵的領導的。”侯振東趕緊道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