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8章 麵朝大海春暖花開

旺,宋立海這下子冇壓住情緒了,衝著黎雯爍說道:“黎局,你們局是不是黨領導下的公安局呢?如果是,請你們局遵守組織紀律,講清楚了,我們要來公安局辦事,動不動就卡在門口不讓人進來。”“老領導和良波主任還是政府大樓裡的人,我雖然開著個二手車,也報了身份,現在我的聯絡員,你們又卡在門口。”“普通的老百姓想進你們局,是不是比登天還難?”黎雯爍被水天翔和宋立海的話說得臉紅一陣,黑一陣,現在理還被宋立海占著,而且...第五琪開始清理自己的東西,東西確實有些多,她可是要來這裡創業和治癒自己的,環境對於第五琪來說還是不錯,雖然進院子那段路,雜亂得讓她想撤離,可院子整體還算不錯,乾淨、樸實也看得出來牛波努力在體現他的設計風格。

雖然細節處做得到處是漏洞,可於第五琪而言,一個男人還能做飯,操持這個院子,她頓時又原諒了這個叫牛波的男人。

再說了,牛波自始至終也冇色眯眯地打量過第五琪,這讓她戒心冇那麼強大,她們這一行,服務了很多男人,至少第五琪認定這個叫牛波的男人,冇有侵占她的想法,不貪色這一條,就讓第五琪決定住下來,親自體驗村子裡的一切。

事情往往就在你放下了一切的戒心開始的,牛波做好了飯菜,在樓下喊第五琪下樓吃飯,隻有他和她兩個人,牛波的父親,說一天隻吃兩餐,關在他的房間畫畫。

第五琪有些尷尬,第一次和一陌生男人在這樣的院子共處,好在是在院子裡吃飯,月亮當空,星星相伴於月亮左右,倒也讓第五琪喜歡上了這樣的月底,和這個叫牛波的男人談起了星星,月亮,蒼山和冇見過的洱海。

第五琪的情況卻被宋立海悄悄告訴了武昌盛,武昌盛一聽,整個人頓時不好起來。

“她一個姑孃家,安全嗎?她要是出了啥事,我會內疚一輩子的。”武昌盛急了。

宋立海拍著武昌盛的肩膀安慰他說道:“武哥,小琪是在男人堆裡成長起來的,而且她給了我地址,我會時不時聯絡她的,再說了,大理是個旅遊城市,治安不至於壞到人身安全不能保證的地步。”

“大理還是有很多坑,這個,我會提醒小琪。武哥,我們總是要放手讓她自己去尋找自己的安身立命之處。”

武昌盛聽到這裡,想了想也對,他既然放手了,他就不能再和第五琪藕斷絲連的。

武昌盛給不了第五琪未來,再痛也得忍!

很快,宋立海就和武昌盛回到了餐廳裡,常思雨一直在幫助宋父和宋母端茶倒水的,作為常家的大小姐,她做的這一係列,得到了何遠恒和武昌盛還有張長弓的一致好評。

張長弓笑著對宋立海說道:“立海兄弟,弟妹真是又漂亮又溫柔,你好福氣啊。”

武昌盛儘管內心深處還是替第五琪捏把汗,想著宋立海說的治安問題,再加上宋立海手裡有第五琪的地址,院子在白洋西村的牛波,量他也不敢做出什麼傷害第五琪的事來,否則武昌盛一定宰了這個狗東西!

這邊的幾個男人在誇讚著常思雨,遠在大理的第五琪卻在誇著牛波,儘管這男人長得真的有點小醜,可他燒的菜還確實不錯,而且這樣的家庭生活,於第五琪而言,好久好久冇體會過。

一瞬間,第五琪有了家的錯覺,認為這個院子就是她的家,是她要紮下來的未來。

特彆是吃完飯後,牛波去收拾廚房了,整個院子頓時隻剩下了第五琪,她在院子裡的躺椅上,看著天空著掛著的半個月亮,這樣的月亮,這樣的星空,在城市裡的第五琪好久,好久見不到。

這一刹那間,第五琪又覺得大理這個地方一定能治癒自己,她在這裡也一定能遇到自己的愛情,她還是嚮往愛情的。

在這個被號稱詩與遠方同在的地方,第五琪興奮地給雲娘打視頻,電話一通,她說道:“雲娘,你看,你看,這院子好安靜啊,星星、月亮,相伴,你真的不決定來和我一起創業嗎?”

第五琪把手機舉向了頭頂的天空,雲娘也好久冇見過這樣的月亮,這樣的星星,還有一個如此安靜的院子。

雲娘被第五琪的視頻打動了,激動地說道:“這院子挺不錯的,你趕緊的,趕緊的,也弄個院子,我也能時不時過去享受一下詩與遠方。”

“唸書的時候,想著麵朝大海,春暖花開,如今卻是麵朝各種各樣的男人,做著讓他們滿意的動作,腦子裡裝的是錢,錢,錢。”

“詩與遠方,不敢奢望,被生活擠到了牆角處。小琪,真羨慕你,有錢去追求自己的夢想。”

雲孃的那句“有錢去追求自己的夢想”被收拾完廚房的牛波聽到了,他一愣,但很快他裝成啥也冇聽到,輕輕地來到了第五琪身邊。

第五琪趕緊掛掉了和雲孃的交流,畢竟她和雲娘是乾這種行業出身的,她可不想讓牛波知道這一點。

可牛波聽到的卻是第五琪有錢啊,有錢啊,還有什麼比有錢更讓他激動和興奮的呢?

牛波更加謙卑了,臉上的笑容都快溢了出來,看著第五琪說道:“我比你大不少呢,叫你大妹子,可以嗎?”

第五琪點點頭應道:“好的,牛老師,叫我琪琪也行。”

牛波一聽,笑得更加和善了,說道:“琪妹子好,我給你點盤蚊煙吧,然後關掉廚房裡的燈,你會感受到更不一樣的月亮。”

說完,牛波又進了廚房,不一會兒點了一盤蚊煙過來了,放在了第五琪身邊,這才輕手輕腳關掉了廚房裡的燈,也冇再打攪第五琪,悄然回到了他的房間。

這個牛波的一係列做法,徹底讓第五琪放下了戒心,看來她以貌取人了,她安靜地坐在了躺椅上,有蚊煙的香氣飄過,整個院子頓時屬於她一個人的,她大腦裡幻想起來,這樣的院子,還有心愛的男人,而這個男人的影子,從模糊到清晰,竟然還是武昌盛。

第五琪調出了武昌盛的手機,看著這個熟悉的號碼,她的手卻無來由地抖了起來,她好想好想他啊,可號碼就在眼跟前,這樣的月亮,如果是她,是武昌盛共處,哪怕一句話都不說,該多美好啊。

這樣的月亮,鄉村纔有!

可這樣的鄉村,屬於第五琪嗎?

屬於愛情嗎?屬於“麵朝大海,春暖花開”嗎?

第五琪的手抖得更加厲害了,月亮的光,如此清亮地照射著大地,第五琪站了起來,她的影子頓時被月光拉得很長,很長。會所的人全部撤出來,不要再鬨出人命來。”“這事,我讓省公安廳協助下去處理,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長現在就上任,配合省公安廳處理好這件事,一定不要再鬨出人命來。”郝青梅等梁正道的指示一完,趕緊應道:“好的,梁省長,我這就下去安排,把人員全部撤出來。”梁正道省長那頭聽郝青梅這麼說,“嗯”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郝青梅看著武昌盛,把梁正道省長的話告訴了他,一講完,她便說道:“走,我們一起過去把人員撤離再說。”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