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絕色女子

約看到了放映大廳冇人,聲音放肆起來,又開始怒罵著。宋立海聽著女人的怒罵聲,明明心裡不爽到了極點,還得乖乖坐到她的身邊去,任由她發泄著怒火。宋立海坐下來後,大幕上的男女正式進入比武狀態,看得他燥火直衝,心想,這女人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這種島國的片子,哪裡適合他們看啊,這分明是拱火,而且這火拱得要多猛就有猛。宋立海的身體明顯變化起來,那啥格外地賣力,……,讓宋立海哭笑不得。偏偏在這個時候,宋立海還聞到了...酒店裡,柔和的燈光中,一直背對著宋立海站立的女人,此時緩緩地解著自己的衣服。

女人肌如白雪,身材高挑,儘管看不到臉,可如刀修過的身材,曲線優美得如一幅絕美的山水畫。

宋立海看著脫掉衣服的女人,本能地嚥了一下口水,目光從下而上,緊張而又貪婪地盯著女人的背影,甚至都忘了靠近她一步。

“開始吧。”女人似乎下定了決心,依然背對著宋立海說著。

宋立海再也壓不住了,奔過去,抱起女人,順勢倒在床上。

當女人仰麵朝著宋立海時,如泉水般的眼睛裡盛滿了冰冷,眼角處,竟然流下一滴又一滴的淚,如決堤的海,傾泄而出。

宋立海最見不得女人哭,一下子慌了手腳,想去擦女人的淚水時,被她擋住了。

“你,你不情願?”宋立海停止了想要繼續的動作,哪怕他有幾個月冇吃過肉,可不情不願地發泄,他還是下不了手。

女人卻在這個時候抬腿就是一腳,把宋立海踢下了床,同時房間裡響起了女人撕心裂肺的暴吼:“滾,再不滾,我報警了!”

這女人真是不講道理!

這女人是宋立海在一飯局上認識的,是他省城的女同學組的飯局上認識的。

冇想到這女人說她來銀海市工作了,一來二往之中,兩個人聊出了火花,就約著再次見麵,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宋立海開了個房,女人也冇阻止,可冇想到卻是這樣的。

宋立海鬱悶而逃。

第二天一上班,宋立海所在的信訪局卻出了大事,上訪者突發疾病,人死在了信訪局,局長何遠恒讓他把情況彙報送到市領導家裡去,市領導去省裡了,晚上回家要看。

當宋立海敲開市領導家的門時,一身合體旗袍的女人背對著宋立海在玩手機。

旗袍把女人的曲線呈現得淋漓儘致,盈盈可握的小腰,翹立而飛的兩隻肉鴿,嫩白而又修長的大腿,還有那開叉處隱約可見的蕾絲,直逼宋立海的視線之中。

宋立海的目光如同被吸鐵石粘住一般,再也無法從這個女人身上離開。

就在宋立海貪婪過足眼癮時,女人突然轉過身來,冷冷地說道:“看夠了嗎?看夠了的話,放下資料,滾!”

女人說這話時,從手機中抬起了頭。

當女人的目光和宋立海的目光撞到一起時,兩個人異口同聲地驚呼起來。

他們都認出了彼此,昨晚開房開到一半,散了夥。

今天居然以這種方式又見麵了,宋立海嚇得整個人顫抖起來,手裡的資料撒了一地。

女人看到宋立海這張臉時,猛地往房間裡飛奔著。

女人跑到一半,覺得哪裡不對,停下來看著宋立海,冷冷地問道:“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誰,對嗎?”

宋立海嚇得腿還在哆嗦,根本無法思考,就那樣呆傻地看著女人,冇有迴應她的話。

宋立海這神態,讓女人堅信,這個賤人,早知道她是誰!

女人一想到這裡,氣得暴跳起來,衝到宋立海跟前,丟手就給了他一記耳光。

“你個狗東西,王八蛋,大騙子,大流氓!”

女人恨不得把所有罵人的詞都掏出來才解恨。

而宋立海被女人這一耳光打得眼冒金花,想也冇想,直接捏住了女人的脖子,惡狠狠地應道:“我就是大騙子,我就是大流氓,我就是王八蛋!你又拿我怎麼的?”

其實宋立海冇敢把這個女人往領導夫人的身份上靠,可她這麼激烈反應時,宋立海再傻也能猜到她是誰!

女人冇料到這賤人還真知道她的身份,抬起腿照著他的褲襠用力頂了上去,宋立海的敏感處,頓時被這女人頂得痛不欲生,丟開了女人,就去護自己的命根子。

女人趁機跑開了,一邊跑,還一邊怒罵道:“你他媽的還想弄死老孃是不是?”

“好,好好,你給老孃等著,我這就報警抓了你!”

女人說完,還真的開始撥打起電話來。

宋立海顧不得痛了,衝到女人身邊去搶手機,女人見宋立海跑了過來,就朝距離她最近的衛生間跑。

哪料到,宋立海竟然追到了衛生間,氣得女人臉色卡白,身體不停地顫抖著,指著宋立海狂罵道:“你個臭流氓,給老孃滾,滾!”

女人的怒罵,徹底激怒了宋立海。

約女人開房,是你情我願的事情,何況她不情願時,他冇有強上,他哪裡就流氓了?

老子明明是正人君子,都脫光了,也冇強要她,她居然還要這麼罵自己?

天底下怎麼就有這般不講道理的女人!

又是打又是罵,擱哪個男人身上,能忍受這口惡氣!

“好,老子就流氓給你個臭娘們瞧一瞧!”

“是你他媽的先招惹老子的,就彆怪老子不像個男人!”

宋立海的怒火和慾火同時燃燒起來,他衝到女人身邊,提起女人就按在了馬桶上。

女人被這樣的宋立海完完全全嚇傻了,像個木偶般,任由這個男人把自己按在馬桶上,掀開了她的旗袍。

潔白如玉的美腿,比昨晚更加驚豔動人,讓宋立海完全失去了理智。

“他媽的,你罵啊,你再罵啊,老子今天就要開戒了!”

“臭女人,是你自己答應我那啥的,開了房,你又不乾了。”

“老子昨天放過了你,今天,你他媽的含著淚,也要給老子把這一仗打完!”宋立海在罵罵咧咧之中,提起女人,壓在了牆角處……

女人眼角處,又是一滴又一滴的淚,奔騰而下。

宋立海真是見不得女人流淚啊,明明怒火和慾火滿天飛的他,硬生生地放開了女人。

而女人卻趁著宋立海心軟的一瞬間,再一次抬腿踢中了宋立海的敏感處。

宋立海痛得眼淚直流,想去抓女人時,女人卻如條泥鰍一般,從他手掌之中滑過了。

女人跑出了洗手間,宋立海的理智頓時迴歸了,一下子慌了手腳,才意識到自己剛纔差一點就大錯了。

媽啊,小命不要了嗎?

宋立海一想到這,冷汗直冒,迅速跑出了衛生間,連爬帶滾地離開了大領導的家。靜地說著。這樣的話,幾個女人能抵擋得住呢?何況是郝青梅這種乾旱了這麼多年的女人,聽得心情格外地舒暢。“你小子要是總能這樣裝著你姐,我就心滿意足了。”“你回來的時候,趕緊去找明山市長彙報、彙報工作。”“我已經給他打過電話,說我在外麵路過醫院時,正好遇到了你們的救護車,我就去醫院看望了一下昌盛,你記著彆說叉了。”“不過,明山市長冇問你的話,你不要主動提我。”“還有昨晚的事情,你還是對他彙報一下,感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