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5章 掠奪

念,都值得讓人敬佩。這傢夥好像天生就有一股努力奮發的勁,一直那麼積極向上,永不鬆懈!看著廣場上激情迴盪的聲音,她們這些女孩子也被感染了。男人似乎生來就應該奔赴戰場,用自己雄壯的肩膀,擔負起這一切。那麼,我們這些女人是不是也應該更努力,讓他們冇有後顧之憂呢?陳凡跟大家一起喝酒,一起聊天說話,談心。關心著每一個兄弟的情況,為他們排憂解難。陳凡給唐武製定了一個製度,但凡是來這裡探親的家屬,都可以獲得雙倍...家族一致決定,全力以赴護盤。

畢竟樸家也是南韓幾大頂級團閥之一,豈能讓人家看笑話?

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一個錯誤的決定,會讓整個家族來買單。

此刻跟他們一樣的還有其他幾大財閥,他們堅信自己的實力可以抵擋住對手的進攻。

跟其他地方不同的是,整個南韓的經濟幾乎都由他們把控,從某種意義上來講,做空南韓也等於做空了他們。

因此他們的核心利益是一致的,因此幾大家族聯合起來開了個會。

不惜一切力量,強勢反攻,打爆空頭。

但他們發現一個問題,銀行大量的南韓幣被外資借走,當初放貸的時候還是他們中間一些人幫的忙,有人甚至不惜搞違規操作。

當初他們這麼做的時候,肯定冇想到會有今天吧?

人家拿了你的錢來砸你的場子。

手裡的外彙不夠怎麼辦?記住網址

出售黃金。

拿黃金換外彙,這些財閥手裡都有大量黃金,而且目前黃金價格高漲,正是出手的時候。

於是他們用大量的黃金換取外彙。

要知道他們這種行為,在陳凡麵前完全是透明的存在。

因為任何一種操作,都有可能引發市場的變化。

他們拋售黃金換取外彙,黃金的價格就下跌,這是市場的基本規律。

看到黃金價格即將回落,陳凡當然能夠預料到他們接下來的舉動。

“寧總,提前把國際黃金價格打下來

經過上一輪的波動,非凡集團在市場中反覆操作,現在他們手裡的黃金也多得數不過來。再加上五大金礦都已經累積了大量黃金。

因此不待南韓這些財閥家族出手,寧雪城率先一步在國際市場拋售黃金。

等這些財閥家族準備出手之際,看了一眼國際黃金價格,臥槽!

尼瑪的,黃金價格大跌。

他們這群人麵麵相覷,這還怎麼玩?

低價賤賣嗎?

要知道他們可是靠著黃金來換取外彙的,價格越低,他們能夠換取的外彙自然也更少。

於是他們猶豫了。

而趙琳琳趁著這個機會,大肆做空他們股市和外彙,戴維森也在層層加碼。

碰上這種情況,最讓他們絕望的是那些前一天搶進去抄底的機靈鬼,昨天還在慶幸自己撿到了最便宜的籌碼,結果今天開盤繼續暴跌。

他們也套進去了,還有一些補倉的,原本虧得不是很多,現在越補越虧。

外彙市場大幅下挫,股市跌跌不休……

整個金融市場一片混亂,那些大財閥們咬咬牙,不得不低價拋售手裡的黃金來換取外彙。

這個時候,世界上最神奇的一幕出現了。

大批大批的東華大媽們紛紛湧向南韓,他們的旅遊業居然逆市上揚,每天來往南韓的東華大媽們不知有多少。

這些人湧入南韓的金銀首飾店,將店裡的黃金搶售一空。

這一幕太神奇了,南韓的財閥們曾經一度還在擔心拋出去這麼多黃金冇人接手,結果東華大媽一來,直接秒空。

“平倉!反手做多,然後再做空

陳凡下達命令,讓戴維森等人迅速切換。

因為他們將黃金出售後,手裡又有了大量外彙,肯定會護盤。

事實上,陳凡看到的行情也是如此。

接下來至少有兩天反彈行情,藉著這機會將他們再次收割。

但股市裡按兵不動,因為這種反彈是有限的,空間不會太大。

而且這麼操作也不劃算,可以允許他們有些許反彈,釋放一下壓力再來第二波。

在這些財閥勢力的聯手護盤下,彙率一點點被他們拉回,但離之前的正常兌換彙率依然有很大的差距。

戴維森一直望著盤麵,他這一次也覺到了不少。

隻是他無法把控這個尺度,心裡很茫然。

他這種狀態跟大多數股民差不多,股民也不知道低點在哪,高點又在哪?

稍有不慎就陷入進去。

這波外彙反彈,也僅僅上漲了七百個點。

接下來又是一波又一波,轟轟烈烈的打壓。

無數的空單席捲而來,勢頭比之前更大,更猛。

很多外彙炒家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那種窒息和絕望,用東華的一首歌詞來形容。

我逃也不能逃,愛也不能愛……

再這樣下去,南韓幣要崩盤了,變成一張廢紙。

這會直接導致整個金融係統崩潰。

南韓管理層和幾大財閥緊急召開會議,連夜商量對策。

萬不得已,隻能脫鉤。

否則會引起國內的物價上漲,通貨膨脹,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普通老百姓手裡肯定都是使用本國貨幣,但本國貨幣已經不值錢了,人家拿一塊錢國際幣,就能換取你無數的南韓幣,然後買走你價值原本超過一塊錢的東西。

這就是一種掠奪!

這場會議整整持續了兩天兩夜,依然冇有取得有效的成果。

此刻有人發現一個問題,“不好,他們在收購我們的資產

聽到這個訊息,幾大財閥家族根本坐不住了。

直到現在他們才猛然醒悟,原來人家是衝著這個來的。

將整個金融係統打崩潰,然後趁機收購他們的廉價資產。

然後這些企業就變成了外資企業。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而此刻的樸雅熙卻很興奮,她砸進去的空單,已經實現了大量盈利。

由於槓桿玩得大,至少五十倍盈利到手。

這女人也是機靈,天賦不錯,也不管接來的行情怎麼樣,直接平倉走人。

目前,她手裡的資金已經達到了整個家族巔峰時期的三分之一左右。

這也意味著,就算是整個家族崩了,她還能為家族儲存三分之一的實力。

而此刻其他家族估計都已經頭破血流,慘不忍睹。

所以在這場大戰中,她也是贏家。

當然,這種事情她不能去說,否則會遭到其他家族群起而攻之。

雖然說她這種操作很自私,卻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手段。

這筆錢樸雅熙暫時也不想公佈,她需要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再跟家族攤牌。

也可以說,這是她的保命符。

用這筆錢換取自己的絕對自由和權力。

此刻趙琳琳望著盤麵上的戰果,很有成就地點了點頭。就憑你們也想殺我?”“現在我要把你們三個一寸寸撕碎!”大姐三人爬起來彼此交換了一個眼神,突然嬌喝一聲,三人齊齊撲向對方。老二主攻上盤,老三主攻下盤,大姐手中寒光一閃,直取對方心窩。砰砰砰!麵對三人的圍攻,巴森居然毫不在意,接連幾下同時擊退老二老三。刷——脖子外一道寒光一閃,他本能地避閃過去,反手擊向大姐持刀的手腕。大姐也很靈活,身影一矮,手腕翻飛,一刀紮向對方的心窩。對方身子一躬,想避開要害。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