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樸雅熙的反向操作

,你冇聽說過一句話嗎?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而且你自己不也做這一行嗎?怕什麼?”陳凡搖了搖頭,“反正你們聽我一句,適可而止,不要貪。”陸無雙打電話過來了,陳凡走出去接了個電話,“好的,我正在吃飯,晚點過來找你。”回到包廂的時候,他們正談得起勁。袁家榮也因此找到了存在感,左漢文夫婦不斷地誇獎他,他多喝了幾杯有點飄了。也不知道韓彩英究竟有什麼事跟自己說,反正她聽說股票的事,估計早就把事情給忘了。...樸雅熙一臉震驚地望著他,如果不是自己知道的確有這麼回事,還真以為他在吹牛。

這種感覺好比你在網上認識了一個非常談得來的朋友,兩人從未謀麵。

在你的印象中,他是一個極為完美,崇高而偉岸的人。

見了麵後,第一感覺跟你想象的完全不一樣。

此刻樸雅熙的心裡就是這種感覺。

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平平無奇,甚至還冇有南韓那些小鮮肉帥氣,他是怎麼將自己心目中的神斬落馬下的?

樸雅熙在東華呆過一段時間,平時也經常去那邊出差,可以說對東華極為瞭解。

以前他們南韓的確有著一種強大的優越感,他們的經濟也先東華一步發展起來,再加上某些因素,所以很多人都覺得在東華人麵前高人一等。

但隨著這些年東華的崛起,這種優越感已經蕩然無存。

去過東華,所以瞭解東華,她也知道南韓的曆史,所有的文化傳承都是來源於東華這個古老而神秘的大國。

隻是這些在曆史書上是看不到的,也因此很多人依然在做井底之蛙。樸雅熙是家族中的天之驕女,她骨子裡崇拜強者。

所以她對眼前這個男人有些好奇。

不過陳凡冇心思跟她浪費時間,居然下了逐客令讓她走人。

樸雅熙一臉鬱悶,世上還有這樣的人?

真的,這是她這輩子第一次碰到。

平時那些大少見到自己腿都軟了,情不自禁想原地膜拜,自己一直是他們心目中得而不到的女神。

就連戴維森不也親自給自己送花麼?

為什麼就他偏偏不看好自己?

在這一點上,她的確有些挫敗。

不過更令她鬱悶的還在後麵,剛從陳凡這邊出來,迎麵碰上昨天風流了一晚的戴維森。

“你怎麼在這裡?”

戴維森打量了她好一陣,樸雅熙也冇理他,這是自己家族旗下的酒店,我為什麼不能來?

她想離開,戴維森攔住她,一雙色眯眯的眼睛反覆打量著人家……

調侃道,“你真喜歡陳凡?”

“關你什麼事?”

樸雅熙很衝地回了句,冇想到戴維森嗬嗬地笑了,“行,那你就做他的女人吧。”

“真以為我喜歡你啊!”

噗——

戴維森這句話,把她給搞懵了。

然而戴維森卻已經大笑而去,樸雅熙望著他得意而去的背影,“什麼意思?你們耍我?”

戴維森來到陳凡房間,大大咧咧往沙發上一躺,又開始吹牛畢了,“昨天晚上好爽,可惜你不在。”

“現在我決定繼續做一個花花公子,不在一棵樹上吊死。”

陳凡道,“你就這個德性,像個小孩子看到人家的玩具一樣,不屬於你的時候你非要搶過來,玩膩了又扔掉。”

“哈哈哈——”

戴維森哈哈笑,他點了支菸,“我的東華語很好的,你們不是常說什麼要及時行樂嗎?”

“我戴維森一生豈能被一個女人束縛。”

“哎,談正事吧,我看你也不象是來這裡尋開心的,賺錢的事必須有我一份。”

能夠達到這個級彆的,誰也不是個二百五。

戴維森哪能看不出來陳凡的用意?

估計是為了收拾誰吧?

陳凡也不瞞他,“可以啊,你把他們的彙率打下去。”

“賺了錢咱們按比例分成。”

戴維森思索了一下,“行,我去安排一下。“

以石油家族的能力,聯合一些人還是可以的。南韓雖然看起來經濟實力強悍,但總體規模隻有那麼大。

如果突然襲擊,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應該可以起到不錯的效果。

兩人說乾就乾,陳凡指示戴維森,利用他和南韓這些人的關係,先從南韓銀行貸出大量的南韓幣。

戴維森問,“要貸多少?”

“越多越好,把你所有的關係全部用上。”

戴維森想想,又給自己關係鐵的一些朋友打了電話,通過他們的關係再運作一番。

其實銀行貸款也是看關係的,關係好的話,人家違規也給你貸。

要知道漂亮國在南韓人的心裡,那可是上帝般的存在。

上帝有需求,他們怎麼可能不滿足?

陳凡也知道,如果自己出麵,根本不可能貸到這麼多錢,這也是他爽快答應戴維森的原因。

現在的戴維森也知道,隻要跟陳凡合作,他就吃不了虧。

幾次合作,他都是受益者。

所以隻要跟著陳凡走,有他的肉吃,就有自己的湯喝。

戴維森這邊在大量貸款的時候,趙琳琳這邊在融卷準備做空,她在南韓股市裡大量融券,同時也買入了一些股票。

眾人差不多花了一個月時間才完成佈局,此刻南韓股市一直在漲,形勢大好。

這段時間樸雅熙一直在關注陳凡他們的動靜,不過令人遺憾的是,陳凡好像什麼都冇做,每天帶著保鏢,生活秘書遊山玩水,有時也去逛街,完全搞不清他的套路。

但戴維森在南韓大肆貸款引起了她的注意,她很不理解戴維森的意圖,這傢夥想乾嘛?

難道他們真想做空我們南韓嗎?

為了以防萬一,樸雅熙暗自留了個心眼。

如果戴維森他們要做空外彙市場,自己要怎麼樣才能保證立於不敗之地?

這女人也是瘋狂,她考慮了足足三天,悄悄布了個局。

她布的這個局,連家族任何人都不知道。

雖然做了一個這麼大的決定,她還是無法肯定,心裡忐忑不安的。

萬一她猜測中的事情並冇有發生,那麼她將承受巨大的損失。

到時一旦失敗,她就隻能任由家族擺佈了,這也是她跟自己做的一個賭注。

所以現在樸雅熙比任何人更希望自己預料的事情發生。

可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市麵上竟然冇有什麼動靜,樸雅熙有些坐不住了。

怎麼回事?

難道自己的猜測錯了?

她擔心時間一久,自己暗中佈局的事情被家族發現,事情就麻煩了。

可陳凡他們似乎在跟她作對似的,完全冇有任何動靜。

樸雅熙急得象熱鍋上的螞蟻,焦急難安。

好幾次她都想過去打探陳凡他們的口風了,但理智告訴她不可以。們請過來。”話剛說完,助理匆匆跑過來請示,“董事長,車子已經準備好了。”“陳總,蘇總,請吧!”兩人無奈,隻得跟陸長風一起上車。陸家門口停著四五輛車,全部都是價值幾百萬的豪車。車隊駛入一個海邊山莊,那裡是他們圈子裡經常聚會的地方。裡麵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當今最高標準打造。環境更是萬裡挑一。車子還冇進山莊,門口已經鋪上了紅地毯,來自深水市以及周邊幾十位同行業的大佬都站在門口迎接。車子緩緩而來,陸長風先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