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你要是敢動我,他不會放過你

兩個月,同房冇幾次就有了。“太好了,太好了!”盛相思高興的,在原地跺著小碎步。本來她還在為了早上的事懊悔,現在好了,不用煩惱了!她懷上了!再也不用擔心還要回去對傅寒江低聲下氣,做低伏小了!“謝謝,謝謝!”盛相思雙手合十,看著天花板,“老天爺,謝謝你。”終於,庇佑了她一次。還有,“傅寒江,也謝謝你。”君君因此得救的話,她對他的恨,可以從此一筆勾銷,再見麵,她會拿他當路人一樣,溫和的對待。…晚上的演出...容崢帶著個保鏢進來時,看到兩人抱在一起,兩人迅速轉過了身去。

對視一眼,默契的點點頭,同時往外走。

“等等!”

盛相思及時叫住了他們,推開傅寒江,擦了擦眼角。

“相思……”容崢訕笑著,迴轉過身。

盛相思輕皺著眉,“是請的看護到了麼?”

“冇……”容崢有些為難,看了眼傅寒江。

“太晚了,這是要長期陪著二爺的,家庭背景還得詳細瞭解。”

萬一被他的那些兄弟姐妹趁虛而入,就不好了。

“那……”盛相思指了指他身後的保鏢,“他是乾什麼的?”

“哦……”容崢如實道,“我是想著,要不,今晚,讓他先陪著二爺,湊合一晚上?”

“不用。”

冇等盛相思發話,傅寒江嫌棄的看了眼保鏢,腦袋直襬,“我自己睡……”

“用!”

盛相思歪著腦袋,瞪了他一眼,“怎麼不用?”

她朝保鏢點點頭,“那今晚,就拜托你了。”

“是,盛小姐。”

保鏢恭敬點頭,如今在南樓,盛小姐的話,可比九爺的話管用。

當下,保鏢跟著傅寒江進了他的房間。

傅寒江洗完澡出來,看到房間裡杵著個人影,頓時覺得,頭好像又疼了。

擦著頭髮,眉頭擰成個死結。

“九爺。”

保鏢倒是機靈的很,冇忘了自己是來乾什麼的。

見他臉色不好,以為他是不舒服,“您怎麼了?頭又疼了嗎?”

“是!”傅寒江冇好氣,能不頭疼麼?

“啊!”保鏢嚇著了,信以為真,“那怎麼辦?要通知醫生嗎?”

想想又道,“我先去通知盛小姐吧?”

說著,作勢就要出去。

“回來!”傅寒江扶額,哭笑不得。

“是!”保鏢立即站住了,“九爺,您吩咐。”

傅寒江對著他,滿肚子的煩躁,指著門口,“你出去!”

“那不行啊。”保鏢搖搖頭,果斷拒絕,“盛小姐交代了,絕對不能讓您一個人待著。”

放低了聲音,嘀咕著:“您要想趕我出去,您自己去跟盛小姐說。”

九爺自己都不敢得罪盛小姐,他就更不敢了啊!

“……”

傅寒江氣了個仰倒,扯下毛巾,指指保鏢……最後,什麼都冇說,轉了個身,往床上一倒。

“九爺?”

保鏢卻還不放心,儘職儘責的問個冇完,“您不是頭疼嗎?您乾什麼去啊?”

天!

傅寒江要被煩死了,被子一拉,“睡覺!”

愚蠢的東西!這大晚上的,躺床上還能乾什麼?

“哦……”保鏢鬆了口氣,“睡覺好,是該睡覺了……九爺,您頭不疼了?”

傅寒江:要被煩死了!!!

他怎麼不知道,他的保鏢裡,有這麼個話癆?

蓋上被子,睡覺!

可是,翻來覆去,睡不著!

黑暗中,保鏢躺在沙發上,傳出的呼嚕聲……震天響!

“!”

傅寒江掀開被子,翻身坐了起來。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受這種罪?下床,穿鞋,他是一刻也忍不下去了!

“九爺?”

沙發上,保鏢醒了。

保鏢都是有專業素養的,在哪裡都能一秒入睡,同樣,也睡的警醒,有任何情況,都能隨時醒來。

“九爺,您又不舒服了?”

“是,我不舒服!”

傅寒江泠泠而笑,“很不舒服!”

說話間,人已經走到房門口,拉開了房門。“九爺!”保鏢著急了,慌忙跟在他身後,“您要去哪兒啊?”

“彆跟著我!”傅寒江嫌棄的指指他,“離我遠點兒!”

“九爺……”保鏢很無辜,“盛小姐說了,不讓我的視線離開您。”

“嗬嗬。”

傅寒江勾勾唇,指了指隔壁,“我現在,就去找盛小姐!”

腳步一移,站在了隔壁的房門前。

深吸口氣,抬起手,握住了門把手,輕輕一擰,如他所料,門冇有鎖。

這是相思的習慣。

因為怕君君半夜醒來,又或者早起有時候會找媽媽,她通常是不鎖房門的。

這會兒,倒是方便了他。

傅寒江瞪一眼保鏢,“我跟盛小姐睡,還有問題麼?”

門一推,進去了。

房間裡,黑漆漆的一片。

傅寒江藉著手機微弱的光,摸到了床邊。

床上,盛相思已經睡著了,側著身子躺著,被子裹得嚴嚴實實的,隻露出一張素白的臉。

很安靜,很乖順。

傅寒江毛躁的心,一下子就被撫平了。

薄唇輕啟,怕吵醒她,極低的喃喃:“相思,讓我睡在這裡,好不好?”

她自然是回答不了他的。

嗬嗬。

傅寒江無聲嗤笑,“不可以,是不是?”

他今天要是敢不經過同意就躺在她身邊,那就是自尋死路。

傅寒江起身,輕手輕腳的走到了沙發邊,那睡這裡,總可以吧?

不管了,好睏啊,就這麼著吧。

在沙發上躺下,傅寒江側身,麵朝著床的方向,聽著盛相思清淺的呼吸聲,眼皮越來越重,很快,沉沉睡去。

早上七點。

盛相思準時醒來,開了壁燈,先去洗手間洗漱,然後往衣帽間走。

經過沙發時,感覺腿被什麼東西給絆了一下。

軟乎乎的?

“什麼東西?”

盛相思定睛一看,頓時頭皮一緊,瞪大了雙眼!

“啊!”

下一秒,驚撥出聲!

是雙人腿!而且,看身形,還是雙男人的腿!她的房間裡,竟然進來個男人!?

她的第一反應,就是馬上去找傅寒江!

轉身的瞬間,腰間橫過來一隻胳膊,攬住了她的腰身!

“!”

盛相思瞬間渾身僵直,腦子裡一片空白,不管不顧的朝著門口大聲喊道。

“傅寒江!傅寒江!”

嗯?

本來還睡的迷迷糊糊的傅寒江,瞬間被這兩聲喊給驚醒了。

相思在喊他?

盛相思還在喊著,聲音在顫抖。

“傅寒江!你聽見冇有啊?我房間裡有個人!你快來啊!傅寒江!”

哦。

傅寒江明白了。

相思不知道他昨晚過來了,她這是把他當成歹人了?

不過,她在遇到歹人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的,竟然是他麼?

在她心裡,其實,他是值得信任和依賴的麼?

心念一動,傅寒江圈著她腰身的胳膊,用力一收。

“啊……”盛相思重心一失,被摔倒在了沙發上。

而後,眼前一黑,雙眼被一隻手給嚴嚴實實的捂住了。

“你是誰?”

盛相思驚懼不已,渾身瑟縮著。

“你想乾什麼?是為了傅寒江來的嗎?你彆動我!我要是冇事,他還能答應你的條件,你要是敢動我……他不會放過……唔……”

傅寒江眉目輕聳,一低頭,吻住了她。?”司正澤看著白冉眼睛上的繃帶,突然握住她的手,懊悔又自責。“冉冉,是我不好,我打疼你了?我也不想的……你跟我回家,我會好好補償你的,好不好?”“不好!”白冉想也不想的搖頭,拚命掙紮著,想要推開他。“你走啊!”“我不走!”司正澤哪裡肯放手,“冉冉,我找了你好久,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不,不!”眼看著情況不好,盛相思冇有做無謂的拉扯,立即起身,去外麵叫人。“冉冉。”見白冉掙紮,司正澤索性把她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