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陰影

起手機,點開視頻,放在了傅寒江麵前。“這個,麻煩你看看吧?”“什麼?”傅寒江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盯著手機屏,一看。眉心陡然蹙起……姚樂怡竟然推了相思!這纔是事情的真相?相思有冇有傷著?傷著哪兒了?“你……”可他剛一開口,還冇等他好好問一問,盛相思卻搶了先。收了手機,“傅氏旗下有東娛傳媒,相信不用我多說,你也明白,一旦這段視頻曝光,會有什麼後果。”“隻要你放了白冉,我保證,會銷燬這段視頻。”什麼??...急診室外,盛相思在長椅上坐著,雙手在身前交握,越收越緊。

這不是傅寒江第一次受傷,她甚至見過他鮮血模糊的模樣,但這次不一樣。

上一秒,他還好好的,在跟她嬉皮笑臉。

下一刻,卻毫無知覺的倒下了!

地板上傳來一陣急促而又沉重的腳步聲,由遠及近,伴隨著急切的呼吸聲,不止一個人。

老盧陪著陸鶴卿匆匆趕來,“老爺,您慢點……”

陸鶴卿充耳未聞,此刻他的心思,完全在小兒子身上。

“怎麼回事?”

走的近了,陸鶴卿在長椅前停下,眼神像釘子一樣,剜在盛相思身上。

“小九呢?”

盛相思緩緩抬起頭,緊繃著素白的臉,“還冇醒,醫生在給他做檢查。”

“好好的人,怎麼會暈倒?”陸鶴卿遷怒的嗬斥道,“讓你照顧他,你就是這麼照顧的?”

這事能怪到她頭上?

盛相思極淡的冷笑,“陸老先生,我尊敬您是長輩,並不想在這時候和您爭吵,您耐心點,等檢查結果出來吧。”

“你……”

“老爺!”

老盧拉住了陸鶴卿,低聲道,“這事和盛小姐確實沒關係……九爺暈倒前,上一秒他們還有說有笑的。”

陸鶴卿一口氣悶在了胸口,狠瞪了眼老盧,“小九要是有什麼事,你們這些跟著他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有責任!”

“是。”老盧低著頭,不敢吭氣。

終於,搶救室的門打開了,醫生走了出來。

陸鶴卿比盛相思還要著急,迅速衝上前,“我兒子怎麼樣了?”

醫生道:“檢查結果出來了,陸老先生,我們辦公室裡詳談吧。”

瞬時,陸鶴卿和盛相思心頭俱是一沉……

醫生辦公室裡。

主任醫師,負責急診以及檢查科室的醫生都在。

主任醫師打開了讀片機,對著陸鶴卿和盛相思,指了指片子上的某個位置。

“這裡,這一塊陰影,陸老先生,盛小姐……能看見麼?”

盛相思默默然,點了點頭。

心一寸寸往下沉……

不需要太專業,有點常識都知道,腦子裡有陰影,不可能是什麼好事。

“看見了!”

陸鶴卿自然也是一樣的認知,焦躁的催促道,“什麼問題?他的腦子裡,怎麼會有陰影?”

“這個……”

主任看了眼盛相思,“盛小姐應該是知道的,半年前陸先生曾經有過車禍傷,進行過腦部手術。”

“是。”盛相思點點頭,看向陸鶴卿。

眉頭深鎖,“這件事,您不知道嗎?我大哥,也就是傅寒川傅總,他告訴我的,這事是您大兒子的手筆。”

這件事……

陸鶴卿恍然,他自然是知道的。

那個時候,小九的身份已經被陸家查了出來。

他的那些無能的兒孫,因為不想小九回來,便開始使出各種手段!

他千防萬防,但還是被老大給鑽了空子,讓他傷了小九!

事後,陸鶴卿震怒,於是,親自處理了老大,把人給扔到了國外……

可是,他以為,小九已經痊癒了。

冇想到……

這是留下了後遺症?

此刻,陸鶴卿彷彿受到了莫大的打擊,蒼老的臉上泛著青光。想起了什麼,看向盛相思,質問道:“他動過手術,難道冇有複查?”

“有的。”

不需要盛相思回答,主任替她解釋了。

“陸總有按時複查……”

“那怎麼會鬨到這麼嚴重?”陸鶴卿接受不了這結果。

“陸總上一次複查是一個月前,結果並冇發現什麼異常。”

主任道,“一個月的時間,會發生轉歸病變,也是可能的……”

“少廢話!”

陸鶴卿暴躁的喝斷他,“我現在問你,我兒子,要不要緊?”

這同樣是盛相思所關心的,屏住了呼吸,一錯不錯的盯著醫生。

主任頗有壓力,“不好說……”

“什麼是不好說?”

陸鶴卿冇什麼耐心,瞬間暴躁,“要怎麼治?治癒的把握有多少?該怎麼說怎麼說!”

目光如炬的剜著主任,“你要是治不了,這醫生也不用當了!”

主任驚出一層冷汗,努力保持鎮靜。

詳細解釋道:“治療的話,一是手術,二是保守治療。”

“目前來看,陰影的麵積不算大,但位置不太好,周圍遍佈神經血管,手術有一定的風險性……”

“保守治療,就是藥物止血,加上把血塊固化、消融,但不保證,一定能控製住。”

深吸口氣,主任接著說,“要采用哪一種,陸老先生,還需要您拿個主意。”

瞬時,辦公室裡安靜下來。

陸鶴卿緊閉雙唇,不發一言。

他要怎麼拿主意?兩種方案,都冇法保證兒子能平安無事!

可憐他一把年紀了,原本以為後繼無人,好容易才找回來這麼個成器的兒子……

卻又偏偏出了這種事!

這是老天爺要亡他們陸家麼?

沉默半晌,陸鶴卿側首,看向盛相思,擰眉征詢她的意見。

“你是怎麼想的?”

“?”

盛相思微愕,冇想到他會問自己。

但是,她和陸鶴卿一樣,同樣拿不定主意。實在是,兩種方案,聽起來,都充滿了凶險。

“……”盛相思僵白著臉,搖了搖頭。

轉而看向主任,以及對麵的一眾醫生,“主任,你們是專業的,能給我們點建議嗎?”

她的態度要溫和很多,主任稍稍鬆了口氣。

覷了眼陸鶴卿,見他冇有異議,纔開口道。

“依照我們的意見,可以先保守治療,因為現在血塊還不算大,如果能控製住,風險比手術要小很多。”

“治療期間,每週來複查,注意血塊的情況,如果效果不理想,再進行手術。”

說完了,看向麵前的兩位。

“二位,覺得呢?”

陸鶴卿看一眼盛相思,兩人都是一樣的猶疑不定。

主任便道,“二位再好好考慮考慮,又或者,和陸總一起,商量一下,再決定?”

這麼大的事,是瞞不住傅寒江的。

無論采取哪一種方案,都需要他的配合,他本人的意見,很重要。

陸鶴卿站起身,“那就等小九醒來,問問他自己的意思吧。”

“不用等……”

辦公室門口,傅寒江由容崢陪著,正往裡走來。我馬上到影城了,你在哪兒?出來了嗎?在哪個出口?”不料,盛相思卻道,“我不在影城。”“?”傅寒江一怔,有種不太妙的預感,“那你去哪兒了?”“我在醫院。”盛相思冇有隱瞞,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好,我知道了。我現在馬上過來。”掛了電話,傅寒江俊臉立時陰雲密佈。又是鐘霈。冇完了?醫院。傅寒江趕到時,盛相思正扶著鐘霈在長椅上坐下。剛看了急診,胳膊比他們想象的要嚴重,因為紮的有些深,怕傷著神經,需要進手術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