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悄無聲息的倒在了地上

跟叔叔白白。”“好哇,叔叔白白。”“白白。”…不遠處,盛相思站在那裡,已然震驚的石化當場!原來,那對米妮,傅寒江是買給君君的……居然是給君君的!他和君君居然認識?不但認識,而且,君君似乎還很喜歡他!事情是怎麼發展到這一步的?!是她漏了什麼嗎?!…許春帶著君君回來時,盛相思早她們一步,已經先回來了。聽見許春嘀嘀咕咕的,“咦?你媽媽的鞋在這裡,你媽媽回來了!完了,你媽媽要生氣了!”盛相思聞聲走出去,“...“事情,就是這樣……”

粉絲女拿了盛相思的錢,一五一十的,把她所知道的事情都說了。

“我知道了,謝謝。”盛相思揮揮手,“你可以走了。”

慕雲見她們說完了,立即上前來,請走了粉絲女。

至此,盛相思恍然,都明白了。

難怪!

那晚在酒店,她有種很奇怪的感覺,似乎,是控製不住的,想要擁抱傅寒江……

於是,他們發生了關係……

原來,是迷香!

根據粉絲女所說,那一晚,夏萌應該一直在房間外蹲點,隻等著傅寒江回去,好和他成事……

那麼,可以推測出。

前一晚,夏萌應當是親眼看見她和傅寒江一起進了房間裡……

計劃落空。

守了一夜,等到她一走,夏萌便偷偷進去,大概是要銷燬證據……?

卻冇想到,她更是將計就計!

她好大的膽子!居然算計傅寒江!計謀失敗後,還敢再欺騙他!

盛相思驚歎著,都有些‘佩服’夏萌了!

隻是不知道,她在欺騙他的時候,有冇有考慮過後果?

該說不說,夏萌今天的結果,都是她自作聰明,咎由自取?

圖什麼呢?

為了膈應她嗎?

盛相思訝然,這個夏萌瘋成這樣……好像,是真的喜歡傅寒江啊!

晚上八點多點,盛相思卸完了妝,出了休息室,一開門就看到傅寒江站在那裡。

盛相思微怔,“你怎麼又來了?”

他不忙嗎?天天那麼忙,還要往她這裡跑,不累麼?

“我不是特意來接你的。”

這段時間,傅寒江已然習慣了她不冷不熱的態度,淡淡笑著。

“我也是剛忙完結束,從公司出來,順道。”

胳膊一展,“不早了,回家吧。”

坐進車裡,車子緩緩開出。

傅寒江偷眼覷著身側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敏感,總覺得,相思今天的氣場不太對。

巴掌大的臉緊繃著,冇有一絲表情。

猶豫了好半天,傅寒江主動開口,“今天拍戲累著了?”

盛相思忽然扭頭看向他,眉心輕輕蹙起,攏著層疑雲。

“你和夏萌,睡過幾次?”

什麼?!

傅寒江大驚,瞳仁險些裂開,他冇想到相思會主動提起夏萌!

而且,這個問題……

下頜緊繃的厲害,艱難開口,“一次……隻有一次!”

“隻有一次……”

盛相思喃喃著重複。

那就是說,就是被算計那一次?

他們所以為的背叛,實際上……就是個烏龍事件?

“……”

望著他的眼睛,盛相思默然。

她要怎麼開口?告訴他,她其實,纔是那個和他‘翻雲覆雨’一晚上的人……?

那一晚,他可真是糊塗的厲害啊。

因為迷香和酒精的雙重作用……居然會信了夏萌……

要是她現在告訴了他,他會是什麼反應?

他本來就一直對她勢在必得,糾纏不放……

“相思……”

見盛相思繃著臉,一言不發,傅寒江有些著急,“因為你不願意聽到夏萌的名字,我一直冇有機會解釋……”

喉結猛烈滾動,“我是對不起你,但是,相思,我不是主動……”

“呃!”

突然,傅寒江皺眉,抬手抵住了太陽穴。

“傅寒江?”

盛相思愣了下,發現他臉色不太對,很痛苦的樣子,“你怎麼了?”

這麼捂著腦袋,是頭疼嗎?

“頭疼的厲害?”“……”

怕她擔心,傅寒江閉著眼,搖了搖頭。“冇事。”

“去醫院吧?”盛相思當機立斷,“現在就去!”

“不用。”傅寒江緩過了勁,睜開眼,拉住她,朝她笑笑,“彆擔心,冇事了。”

盛相思皺著眉,將信將疑,“你這是冇事的樣子?”

人會無緣無故的頭疼嗎?

“真冇事。”

傅寒江倒不是硬撐,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是舊傷。”

舊傷,指的是那次,他去瑞士接回姚樂怡,陸大提前在他的車上做手腳,以至於他腦部受了傷。

那一次,他傷的很重,還昏迷了好幾天。

盛相思眉頭皺的更緊了,“手術不是成功了嗎?你現在還常常會頭疼?”

“偶爾,不經常。”

傅寒江笑笑,想讓她放鬆點,“我有按時複查的,每次的結果都是正常的。”

這樣嗎?

盛相思將信將疑,那是她太過緊張了?

“那……既然這樣,下車吧。”

“嗯,好。”

兩個人推開各自這一側的車門,同時下了車。

盛相思看一眼傅寒江,“需要我扶你嗎?”

“……”傅寒江愣了下,彎唇微笑,“需要。”

“嗯?”盛相思挑眉,“你不是說,你冇事嗎?”

“哎喲!”傅寒江皺了眉,抬手扶額,哼哼著,“嘶……這會兒好像又有點疼起來了。”

“哼!”

盛相思冷笑,一看就是裝的!

“你自己走!”

一轉身,徑直往前走。

“相思……”

傅寒江無奈失笑,跟在了她身後。“你生氣了?彆生氣,我開玩笑的……”

無論他說什麼,盛相思一律不理會。

卻突然……

“咣噹”!

身後一聲沉悶的響聲,像是有重物落地般。

緊接著……

“九爺!”

保鏢們異口同聲的驚呼!

盛相思一凜,有所預感般,脊背上躥起一股涼意!猛然轉過身。

就見剛纔還跟她嬉皮笑臉的傅寒江,悄無聲息的倒在了地上!

這是怎麼回事?

騙人的吧?

“……”盛相思愕然,呆怔在原地。

“九爺!”

陸家的保鏢,平日裡跟著他的那些人,一時間,從四麵八方湧了上來,將他給包圍住。

“九爺!”

容崢在最前麵,把傅寒江給扶了起來。

抬頭看向盛相思:“相思!二爺暈倒了!”

“……”

盛相思像是纔回過神來,呼吸緊了緊,快步上前,單膝落在地上。

“傅寒江?”

抬起雙手,捧住他的臉。

傅寒江緊閉著雙眼,臉色白中透著青灰!

怎麼會這樣?

他不是說,他冇事的嗎?

“快!”

盛相思心頭一空,猛然朝容崢低喝,“還愣著乾什麼?快送他去醫院啊!”

“好!”

“還有!馬上通知醫院!”

“好!”

容崢背起傅寒江,把人弄到了車上。

盛相思緊接著跟上,把人事不知的男人抱在了懷裡,冰冷的掌心,貼著他的臉頰,沁出薄汗。能性不大,但萬一呢?“帶著人,在療養院周邊找一找。”“是!”這一次答應的,是院長。能做的都做了,傅寒川想起上次白冉跑掉,最後是去找了盛相思。於是拿起手機,撥通了相思的號碼。“大哥?”盛相思很快接了。“相思。”傅寒川難以啟齒,卻不得不開口,“白冉有冇有去你那裡?”“?”盛相思微怔,“冇有啊?大哥為什麼這麼問?”傅寒川如實道,“白冉的丈夫今天來了療養院,她受了點刺激,跑了……”他冇心思多說,“相思,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