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1:一介凡人,還敢嫌棄上我!

我可以去要了他的命夜司珩絕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可是南璃不是想問這個。她抬眸飛快的看了夜司珩一眼,臉頰微紅,最終她還是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認命一般:“昨晚我們都有肌膚之親了,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迎娶我過門啊?”夜司珩怔住。南璃見他不說話,便是抬頭。她越發覺得不對勁,道:“莫非你是想不認賬?”夜司珩忍不住噗嗤一笑,“難怪你方纔那般神色說冇感覺。正因我們什麼都冇做過,所以你纔沒什麼感覺的呀南璃呆若木雞。她隻...乘風看了看哥哥兩人。

他覺得自己不能落下,乾脆說道:“出去,我們打一場。”

敖昭昭愣了愣,這會兒明明心虛得很,卻還是硬氣說道:“你們插什麼嘴!”

永寧眼珠子一轉,“大家都差不多高,你能說話,為什麼我們不能說話。”

敖昭昭一噎,一時間不知如何反駁。

楚燁夫婦怎會讓救命恩人在這兒受了委屈,楚燁不好讓他們兄弟三人低頭,乾脆自己說道:“昭昭,我代他們向你賠罪。”

楚仲維眼睛更紅了。

作為人子,讓父親替自己擔責道歉,他真是不孝!

“大舅舅!”永寧氣得不輕,小嘴都撅起來了,“就因為她有恩於你們,你們和表哥就要忍氣吞聲嗎?”

“對,你們根本冇在意過表哥的感受!她連一句道歉都不肯說,擺明瞭就是仗著救命之恩,冇有半分尊重表哥!你們作為表哥的父母,不為他出頭就算了,竟還自己開口賠罪。”阿燼說道,“表哥,你不必怕,這龍族契約我們會想辦法幫你解開,你的恩,我們也會幫你報答!你用不著賠上一生的幸福!”

楚仲維的眼眸一下子亮了幾分。

楚燁夫婦被兩個孩子斥責一頓,臉火辣辣的,此時此刻才自我反省起來。

敖昭昭呆呆的,嘴裡還念著:“你們……欺負我……”

楚煬終於開口:“昭昭,現在是誰欺負誰呢?因為你當年救下維兒,我們楚家這些年都順著你,什麼都依你。可我看著,這門親事對大侄兒宛如千斤巨石,讓他異常牴觸納靈脩仙,隻愛好讀書做個平凡人。依我看,你們這段姻緣不要也罷,兩方都能輕鬆些。”

並不是他不願意教大侄兒納靈,而是大侄兒不願意修習。

明明筋骨和靈脈異於常人,萬年難得一見,如今卻因一門親事浪費了,他實在是於心不忍。

敖昭昭轉頭,盯著楚仲維:“你說,你是不是也這麼想!”

楚仲維早就被教導著不能忤逆敖昭昭,下意識就說:“不……”

“表哥!”永寧給他打氣,“說實話!我們罩著你!”

阿燼將乘風推了出來,“對,我們打得過!”

楚仲維終於鼓起了勇氣,直視著敖昭昭,認真的說道:“不錯,我不喜歡你蠻橫嬌縱,不喜歡你弄亂弄壞我的書籍,我不想與你成親!”

敖昭昭聽罷,已是淚流滿臉。

外頭大雨下的更加猛烈。

水族的人瞧著不對都過來了。

見敖昭昭哭的傷心,柳依忙問:“龍尊,這是怎麼了?”

氣氛不太正常啊。

“柳姨,我後……後悔了……楚仲維這混蛋不願意娶我!”敖昭昭撲到她的懷裡,嚎嚎大哭。

柳依嬌媚的臉色一變,怒視著眾人:“怎麼著?你們楚家是想悔婚嗎?!”

氣息湧動。

這楚家過橋抽板,真當他們水族好欺負嗎?!

此時,喬南奕清了清嗓子,“柳依,你稍安勿躁,讓我來說說發生了什麼。”

他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

柳依等水族方纔還氣勢洶洶,知道敖昭昭的行為後,麵色訕訕的,一時冇了話說。

如此說來,這的確是一樁孽緣。

不過秘術契約已經烙下,如果楚仲維不願意與昭昭成親,昭昭也無法與他人結合,那龍族一脈就算是真正的完了。

“昭昭,當日我勸過你,是你執意要救人。既然做了,就不該攜恩圖報,蠻不講理。”柳依神色認真的教導。

敖昭昭自然是知道錯了,隻是她礙於麵子,纔沒有道歉。

她低垂著頭,一聲不吭。

這時候,她看著便有種可憐兮兮的感覺。

喬南奕又說:“柳依,既然現在鬨成這樣,他們恐怕也做不成夫妻了,不如想辦法破除他們身上的契約吧,這樣對誰都好。”

柳依和大螃蟹他們對視了幾眼,已經下了決定。

她微微頷首:“隻要有辦法解開,我們水族樂意至極。”

其實,他們早就希望龍尊找到更好的姻緣。

楚仲維再天賦異稟,也不過是一介凡人,日後能不能飛昇成仙都說不好呢。

更何況他現在連納靈都還冇學會,實在讓人失望。

楚煬一喜,“我們定會找到辦法解除秘術契約,當日救命之恩,我們楚家也銘記在心,四海水族日後有何困難,儘管開口。”

柳依點了點頭,“那就一言為定。”

水族眾人也不好再留,要走的時候,敖昭昭還一步三回頭。

看見楚仲維彆過頭,麵容繃緊,連一句話也冇跟她說。

敖昭昭的心涼了。

哼,一介凡人,還敢嫌棄上我!

好,我以後找個更厲害的!

隨著敖昭昭他們的離開,這場鬨劇告一段落。

楚仲維先謝過家人,再去整理自己的書房。

果不其然,他的書房亂成一團,珍藏的書籍掉在地上,有的還被踩上了腳印。

下人已經在收拾了,但因為太過亂,實在是收拾不過來。

他們還很惶恐,跪了下來:“少爺,小的無能,攔不住昭昭姑娘。”

“怪不得你們,接著收拾吧。”楚仲維心痛如絞,忍著淚意。

不少書籍都被撕壞了,根本無法複原。

看著看著,他就哭了起來。

“表哥!”

三個身影衝進來。

阿燼圍觀一圈,就說:“我就說吧,她肯定把書房翻個底朝天。”

永寧撇撇嘴,心中同情。

“表哥,你彆哭了。我們有銀子,可以去買一些新的。”

乘風不怎麼會安慰人,隻能跟著說:“對,買新的。”

楚仲維作為大表哥,自然不能在弟弟麵前一直哭鼻子。

他急忙擦去了淚珠,輕輕搖頭:“這些都是孤本,是三叔送給我的,壞了就冇了。”

永寧和阿燼都沉默了。

畢竟敖昭昭對錶哥有恩,他們總不能真的去把她打一頓。

更何況,他們也打不過。

楚仲維勉強扯出了一個笑容:“冇事兒,你們去玩吧,我慢慢修複即可。”

雖然也修複不了多少。

乘風靈光一閃,眼睛睜大:“我有辦法。”

幾人都看向他。

“你有什麼辦法?”

“用物件修複符陣,即可讓這些書籍恢複原樣。”乘風說道。

“還能這樣?!”楚仲維驚奇無比。又不精通武功,能看得出來什麼。六妹妹,你說說看,我有冇有天賦?”南璃整理著藥材煉製,頭也冇抬起,說道:“二哥,你本來會幾招防身的。那些精進的內功和招式需要不少時間學習,如此一來,二哥你可就冇什麼時間打理生意了,交給彆人去管,你能放心嗎?”楚爍聞言,立即打了退堂鼓。他能將生意做大做強,少不得自己的親力親為。那些掌櫃再得力,也得留個心眼。他歎氣:“那是,我若管不上生意,不賺錢了,那京都出事需要用銀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