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路這麼清晰。怎麼被打了一頓,倒像是聰明多了。黎華呼吸一滯,神有輕微的驚懼。可很快冷靜下來,趙輕丹一向是個傻子,眼下不過在虛張聲勢,不用怕。“四哥,四嫂怎得這般不要臉,證據都擺出來了還,甚至想誣陷給我,豈有此理!”趙輕丹沉聲道:“讓我看看落碧的。”慕容霽疑地盯著,地上的人臉蒼白,無論怎麼看都顯得孱弱。偏偏那雙眼湧著一倔強和狠厲,讓人不能忽視。鬼使神差地,他竟然同意了。很快落碧的被人抬了上來,趙輕丹在...“幫我,幫幫我吧。”

“你是渝北最厲害的皇後,所有人都敬你、畏懼你,他們說,你是這世上最聰明的子,可否幫我重活一世。”

“替我報仇吧,求你……”

混沌中,一個人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來。

看不清對方的臉,意識卻越來越清明。

“啊。”上的疼痛席捲而來,霍然睜開了眼睛。

這是……哪裡?還活著!

“趙輕丹,你膽敢謀害黎華公主邊的人,縱然你是王妃,本王也決不能姑息。這五十鞭子,就是給你的教訓,再有下次,殺無赦。”

趙輕丹?這是誰,是嗎?

了腦袋,一大片不屬於的記憶如同水般漫湧過來。

趙輕丹,安盛王朝的宸王妃,太傅趙同的兒。

世人眼中蠢笨,花癡,俗不可耐的人……

如今,了?

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一雙不屬於自己的手。

重生了,還活了旁人。

再看如今這境,堂堂尊貴的皇後,被人打得皮開綻。

到底是什麼樣的怨念,纔將從大老遠的敵國給召喚過來。

趙輕丹勉強抬起頭看清說話的人。

縱然見多識廣,也不得不承認,這是見過的最好看的男人。

在一玄的襯托下,男人的眉眼寂寥疏離,五驚如月華照影。

此人便是如今的丈夫,安盛王朝的宸王殿下慕容霽。

乍看人間絕,實則郎心如鐵!

五十鞭終於停了下來,趙輕丹子一鬆,整個人落在地上。

慕容霽本以為暈死了過去,卻發現正一瞬不瞬地盯著自己。

那雙原本死魚般無神的雙眸此時漆黑如墨,像是深邃的旋渦。

他不聲地皺了皺眉頭,卻聽趙輕丹殘著吐出一句話:“慕容霽,若我說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嗎?”

不同於之前愚蠢的大喊大,冷不丁地冒出這一句,慕容霽一愣。

邊上的黎華公主突然走了過來:“荒唐,誰會陷害你,分明就是你因為記恨本公主說你蠢笨,心存報複將本公主的丫鬟落碧給推到河裡害淹死了,這可是本公主的孃親眼所見,你還有何狡辯!”

趙輕丹臉上閃過一詭異的譏笑。

這種貨,也敢在麵前放肆?

淡淡質問:“孃親眼所見,為何當場不喊人來救,任由死了?”

黎華冇想到這愚蠢的人竟問出這種問題,一時語塞,但很快反應過來:“你是四王妃,如今本公主在四王府小住,孃憚於你的份纔不敢立即求救。”

“既然忌憚我的份,媽應該咬死不說纔對,怎麼落碧一死,就立馬把我給招了出來?是不是自己害死了,栽贓嫁禍給我。”

“你胡說!孃跟落碧深厚,怎麼會殺落碧。也隻有你跟本公主有仇,又仗著在四王府,纔有這膽子痛下殺手。”

黎華越發憤怒,朝著慕容霽埋怨:“四哥,我看四嫂本冇有反省,五十鞭打得還不夠!”

趙輕丹忍住後背火燒似的灼痛,眉目疏離:“公主的丫鬟都習得武藝,可我半點功夫冇有,是如何能跟抗衡的?”

“那是因為你從背後暗算!”

“賞月湖邊夜常有府護衛巡邏,被我推到水裡若是呼救定會引起護衛的注意,又為何冇有呼救呢!”

黎華咬牙切齒地辯解:“落水之人嗆到了,哪有能力呼救?”

嘲諷地挑眉,滿臉的不屑:“你是傻子嗎?若是清醒之人落水,即使被嗆個半死也一定會發出聲音求救,這是求生本能,除非那人是個啞,或者那個時候,已經冇有意識了!”

慕容霽低垂的眉眼劃過詫異,趙輕丹這個人素來隻會冇腦子地吵鬨,絕不會思路這麼清晰。

怎麼被打了一頓,倒像是聰明多了。

黎華呼吸一滯,神有輕微的驚懼。

可很快冷靜下來,趙輕丹一向是個傻子,眼下不過在虛張聲勢,不用怕。

“四哥,四嫂怎得這般不要臉,證據都擺出來了還,甚至想誣陷給我,豈有此理!”

趙輕丹沉聲道:“讓我看看落碧的。”

慕容霽疑地盯著,地上的人臉蒼白,無論怎麼看都顯得孱弱。

偏偏那雙眼湧著一倔強和狠厲,讓人不能忽視。

鬼使神差地,他竟然同意了。

很快落碧的被人抬了上來,趙輕丹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丫鬟:“紅螺,扶本宮起來。”

紅螺紅著眼睛跑了過去,小心翼翼地扶起:“王妃,您還能走嗎?”

慢慢起,明明痛骨髓,卻能走出淩人的氣勢。

來到邊上,碧落原本清秀的臉已經被泡腫了,發白,一片死。

趙輕丹拿起的手看了看,發現的十指指甲部呈現的黑紫,可指甲的頂部卻很乾淨。

勾起角,盯著黎華:“中毒了,淹死的人會先沉水底,死亡後才浮出水麵。湖底泥沙沉澱,若正常死亡,指尖應該會有淤泥。可是落碧的指尖一片淨,反而是部不對勁,說明在水下時已經冇了意識,怕是那會兒就中毒亡了。”

黎華張地狠嚥了幾口口水,不敢置信地看著趙輕丹。

怎麼可能,這人竟把事實全部說出來了,這種笨蛋是怎麼猜到的?

更恐怖的是,趙輕丹又突然道:“黎華,毒藥是芊羅散是嗎?這可是渝北王朝的毒,人人皆知你的母妃晨妃娘娘來自渝北,若是我將此事稟告父皇,你猜他會如何置?”

“你,你不要胡說八道!”黎華徹底慌了。

父皇很討厭後妃爾虞我詐,如果讓父皇知道跟母妃藏有渝北的劇毒,絕對是惹禍上。

“毒殺丫鬟,嫁禍王妃,黎華公主,你還不知錯嗎!”

趙輕丹後背一片粼粼,可卻站得筆直,慣常呆滯的臉竟顯得肅殺威嚴。

嚇得黎華跌坐在地,話都說不清了。

慕容霽本想冷眼旁觀,本冇料到趙輕丹能扭轉局麵,把黎華震懾到這個地步。

他著心中訝異,沉聲對黎華說:“之前發生的,本王念在兄妹分便既往不咎了,黎華,你是一國公主,日後切忌不可心不正。收拾行李回宮吧,不要再留本王府邸了。”

黎華哪敢再辯駁,灰溜溜地帶人走了。

路過趙輕丹邊上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恨不得要吃了。

趙輕丹一鬆,終是承不住傷痛跌了下去。

紅螺勉力扶著嚮慕容霽求饒:“王爺,求您看在娘娘是被人冤枉的份上找大夫來替醫治吧,子本就不好,本不住啊。”

慕容霽探究地看了一眼,方纔還氣勢人的人像是突然被人走了力氣,虛弱地靠在紅螺懷裡。

死了與他和乾?

這種讓人作嘔的人,他恨不得儘快消失。

但方纔的表現,怎麼像是個陌生人?

一直在邊上注意著這裡向的王府側妃沈月秋見慕容霽遲疑,便上前一步說:“王爺,好歹是王妃,還是救救吧,不然妾害怕。”

慕容霽溫地看著側妃,還是他的月秋善良,比趙輕丹高了不止多去!

他冷漠地吩咐手下:“東越,去把江慎找來替醫治。”

“是!”

沈月秋死死地盯住趙輕丹,攥了手指。

原本以為能將給打死了,可惜,就差一點了。

不過那又如何,這種模糊的樣子,隻會更人王爺生厭罷了。

王妃又如何,啊,永遠搶不過自己。

不管是小時候,還是現在……的孃親眼所見,你還有何狡辯!”趙輕丹臉上閃過一詭異的譏笑。這種貨,也敢在麵前放肆?淡淡質問:“孃親眼所見,為何當場不喊人來救,任由死了?”黎華冇想到這愚蠢的人竟問出這種問題,一時語塞,但很快反應過來:“你是四王妃,如今本公主在四王府小住,孃憚於你的份纔不敢立即求救。”“既然忌憚我的份,媽應該咬死不說纔對,怎麼落碧一死,就立馬把我給招了出來?是不是自己害死了,栽贓嫁禍給我。”“你胡說!孃跟落碧深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