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刺殺

過來,自己怕不是穿了,而眼前的中年夫婦正是這原的父母。木蕭默作勢捂著頭,“頭痛,記不大清楚了……”見作,中年婦人臉上浮起心疼之,“晗兒乖,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了。”頓了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那些糟心事兒忘了也好。”兩人安了兒一陣兒,見兒目疲,讓大夫給看過,確定除了失去記憶以外,已無大礙,立即帶人離開,叮囑好好休息。等人走了個乾淨,木蕭默也基本消化了自己穿越了的這件事。上天垂憐,竟是又給了一次生命,...寧侯府,晗院。

初雪後,庭院中臘梅初綻,瑟瑟寒風中送來一縷幽香。

隻是此番景無人欣賞,整個晗院死寂一片,仆人們俯首帖耳。

這晗院的主子,侯府的五小姐,已經昏迷了半月,藥石無醫,眼見就要不行了。

這會兒誰也不敢造次,否則要真了主子們的黴頭,怕不是會被拉出去杖斃。

木蕭默眼神木然的看著床帳,明明已經死了,在去祭拜爺爺的路上出了車禍,一命嗚呼,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小姐,你可算醒了!”

掀簾進來的驚喜的跑過來,發現人真得醒了,立即驚出聲。

“快快快,去找二老爺跟二夫人來,五小姐醒了!”

這一聲,彷彿是春天的驚雷,炸開在晗院所有人的耳朵裡,整個晗院都活了起來。

冇過多久,一群仆人簇擁著一對中年夫婦進了房間。

打扮貴氣的中年婦人一見到,就撲了上來,“晗兒,我苦命的晗兒,你可總算是醒了,可擔心死娘了……”

木蕭默一臉呆怔:“我是……我是你們的兒?”

氣勢人的中年男人麵一變:“晗兒,你這是不記得了?”

為現代人,木蕭默也冇看穿越一類的影視作品,這一連串的事下來,也明白過來,自己怕不是穿了,而眼前的中年夫婦正是這原的父母。

木蕭默作勢捂著頭,“頭痛,記不大清楚了……”

見作,中年婦人臉上浮起心疼之,“晗兒乖,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了。”

頓了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那些糟心事兒忘了也好。”

兩人安了兒一陣兒,見兒目疲,讓大夫給看過,確定除了失去記憶以外,已無大礙,立即帶人離開,叮囑好好休息。

等人走了個乾淨,木蕭默也基本消化了自己穿越了的這件事。

上天垂憐,竟是又給了一次生命,這次父母雙全,看上去還對疼有加……

著心口,喃喃道:“我會好好活下去,為你,也為我自己,你放心去吧!”

話音剛落,木蕭默覺頭腦一清,原本沉重的子也輕盈了不,這讓不由出個笑來,想來原主已經投胎去了。

心頭一鬆,睏意也席捲而來,很快,木蕭默就睡了過去。

不知道,已無大礙的訊息此時已經傳遍了整個侯府,有人歡喜,更有人恨得牙。

睡得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一聲輕響。

“醜八怪,就你這副鬼樣子,也敢肖想世子!”

猛地睜開眼,就見一個黑人正站在床頭。

那人眉目間全是狠辣,見醒來更是氣道:“長得這麼醜,還是去早點去地府投胎吧!”

說完,手起刀落,刀尖閃著寒,朝著刺了過來……晗兒乖,記不起來就記不起來了。”頓了頓,又像是想到了什麼,“那些糟心事兒忘了也好。”兩人安了兒一陣兒,見兒目疲,讓大夫給看過,確定除了失去記憶以外,已無大礙,立即帶人離開,叮囑好好休息。等人走了個乾淨,木蕭默也基本消化了自己穿越了的這件事。上天垂憐,竟是又給了一次生命,這次父母雙全,看上去還對疼有加……著心口,喃喃道:“我會好好活下去,為你,也為我自己,你放心去吧!”話音剛落,木蕭默覺頭腦一清,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