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 凝聚丹爐

轉眼一看,左玉霞幸福的淚水奔湧而出,她看到丈夫周國政用他那瘦的隻剩骨頭的手緊緊的攥住自己的手。她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慢慢的躺下,淚水止不住的順著眼角流到枕頭上。這一刻她幸福的要死,身子不由的顫動起來。丈夫、昏迷了二十多年的丈夫終於有了知覺,兒子真的把丈夫救過來了,丈夫醒了。一家三口終於能團聚了。睡夢中的周國政也許感覺到握在大手中的纖纖手有點顫動,想睜開眼睛,卻有睜不開,慢慢的轉頭,結結巴巴的道...楊承誌在吃過不知道算是午飯還是晚飯之後,就帶著二青、青離開了靈彤娛樂公司,那裏的一切都被他擺平。

在楊承誌宣佈獎勵公司員工一枚丹藥之後,那些跟著喬治的藝人都接到一個訊息,華夏政府徹查奧斯娛樂公司,隻要那個公司稍有違規華夏政府立即將整個公司查封同時驅逐公司的領導。

身為藝人的他們當然知道娛樂公司的黑暗,潛規則、權錢交易等等很多種都是政府條例所不允許的。

隨著一條條資訊到來,這些人再也呆不住,他們害怕要是華夏政府知道他們在華夏的話,會不會帶他們前去調查,因為他們中很多人的名字都掛在奧斯娛樂公司華夏分部。

一直在娛樂公司門外的那些媒體記者在這下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那些國際的大腕明星從娛樂公司出來的時候都是低頭喪氣,根本和來時趾高氣揚不相稱。

於是乎一條條關於這些娛樂明星的照片通過網際網路傳到了世界各地,讓世界各地所有的媒體都在猜想這些人在那個娛樂公司到底發生了什麽,為什麽那麽多明星大腕都是一個樣子。

卻不知正是因為這些媒體記者的這些照片讓世界上很多公司都記住了靈彤娛樂公司,這也算是給娛樂公司做了一個免費的宣傳。

在下午娛樂公司開業儀式上,範若彤和藍靈兩位後級人物一出現立即引爆在外麵等候的媒體記者。

他們現在才知道這家娛樂公司是誰出資創辦的,怪不得那些明星大腕會折戟而回,在華夏這個地方人們對於明星的喜愛還是偏向黃種人。

隨後一批批歐美的影視明星登台,更讓人看到了靈彤娛樂公司的決心,能和這些曾經是國際一線明星簽訂合同,一下就能看出這家公司強大的後盾,要是沒有強大的後盾怎麽能和這些藝人簽約,這可不是鬧著玩。

所以在娛樂公司開業之後,華夏很多的娛樂公司都從各種渠道給靈通娛樂公司傳遞一個友好的資訊,那就是日後加強合作。

這一來,在短時間之內靈彤娛樂公司在華夏的娛樂圈名聲一下提升到一個高度,前來找公司合作的商業個人不知其數,這為華夏娛樂公司的發展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

離開娛樂公司,楊承誌並沒有馬上會楊家溝,而是去了一趟三醫院,給病人複查了一下,順便又留下不少丹藥和藥草。

等他回到楊家溝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王海燕、範若彤、藍靈都沒有回來,她們打回電話晚上要和公司的員工聯係感情。

吃過晚飯,楊承誌先去給十二診治了一次,而後回到臥室,鎖好房門進了藍色空間,他想把這兩發生的事情和義父索倫一下。

當索倫聽楊承誌起這神農玲瓏塔還存在塔座三族,索倫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一絲茫然,在他們那個世界他聽過神農以及神農玲瓏塔的傳。

但是神農玲瓏塔還有塔座三族他可是從啦沒有聽過,不過他倒是知道當年的神農孤身一人進駐到他們的世界,在短短幾百年的時間就成為一方的霸主,但是可沒有聽過神農是憑借什麽才能成為一方霸主。

現在看來神農當年正是憑借塔座三族纔能有了那種成就,隻不過這三個種族相當神秘,絕大多數人不知道他們是從何而來,他們以為這是神農收複的那個種族,所以在古籍中才沒有記載。

當楊承誌提及地心火蓮的時候,索倫可就不能淡定,特別囑托楊承誌認主的時候千萬把那些奇獸都帶上,到時候那些奇獸血脈或許能提升到一個可怕的程度。

不過在道地心火蓮果實的時候,索倫麵色古怪一直沒有出什麽,不過楊承誌纔想到這地心火蓮的果實或許對索倫有著大的用處,要不然索倫不會是這種表情,他心裏暗暗記住了這件事情,期望火蓮果實成熟一定要給索倫留上一枚。

而後楊承誌又和索倫了一下自己丹田和織海的變化,這讓索倫也不出這其中發生了什麽,楊承誌這樣的情況他還是第一次聽,他的那個世界和現在這個世界修修煉方式基本一致。

空間存在幾十萬年的時間可是沒有聽過那個修煉者丹田織海中能存有蓮花,而且在通明層次內力、神織都能重新被液化。

不過從楊承誌的話語中,索倫能知道楊承誌發生這樣的變化對身體沒有什麽害處,反倒是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最起碼這丹田織海的要比一般的修煉者大的太多。

楊承誌在藍色空間中又和桃花聯係了一會感情,這才和索倫告別離開了藍色空間。

在楊承誌離開藍色空間後,索倫怔怔的盤坐在神秘掛件上,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隔了許久索倫才喃喃道:“難道這真的是意,幾十萬年都沒有出現過的地心火蓮卻在這個世界出現,難道那個曆史還要重演一次”。

而後索倫長歎一聲,麵色複雜的盤坐在神秘掛件上開始吸收藍色空間中遊離出來的靈氣,既然知道千年之後地心火蓮完全成熟的時候曆史或許要重演一次,現在的他也隻能是提升自己實力,爭取在那個時候能夠幫上楊承誌一把。

楊承誌回到紫色空間之後,開始在空間大肆收取一下普通的藥草,他想趁著沒事的時候學習一下靈修煉丹的方法,順便把火龍經研究一下。

之所以要拿那些普通藥材練手,主要是普通藥草生長週期快,紫色空間中普通藥材的數量也多,即使浪費了也不心疼。

收集了幾大捆藥草,在湖泊邊把藥草清理幹淨,而後就在湖泊邊把索倫送給他的那部靈修煉丹的心得放在腿上開始仔細琢磨。

看著煉丹心得上對於靈修初期煉丹的心得,楊承誌一直在模擬怎麽動用靈力,因為靈修煉丹不像武修煉丹,武修煉丹需要煉丹爐。

但是靈修煉丹是用靈力凝聚一個煉丹爐,要是凝聚不成煉丹爐的話,煉製丹藥不就成為空想了。

兩個多時後,楊承誌輕輕的把這部古籍合上放在一邊,而後心神沉靜下去,雙手做出一個太集中的抱月式。

這也是他根據古籍中所的修煉者必須找到一個靈力能相互交融的方法,而太極中的抱月式正好符合這一點。

太極中抱月式雙手做出的是一個圓形的手式,圓形任何地方都著力,正好鞥呢讓體內的靈力相互交融。

在雙手做出這個抱月式的動作之後,楊承誌開始調動全身的靈力,霎時間楊承誌雙手前方能量波動一下變得劇烈起來。

楊承誌不為所動,專心感覺著身上靈力在雙手間迴圈,在靈力運轉達到平衡的時候,楊承誌雙手外翻手中的靈力快速凝聚。

短時間之內就形成了一個圖案,這個圖案模糊一片,基本上看不出是什麽東西,同時在圖案還沒有完全形成的時候,楊承誌手掌微微顫動了一下,這一團靈力形成的圖案一下消散在空氣中。

在靈氣完全消散在空間之後,楊承誌懊惱的拍了一下自己的手掌,恨自己為什麽手掌要顫抖這一下。

煉丹對於楊承誌來並不陌生,他一直就用武修煉製丹藥,煉製丹藥最忌心浮氣躁走神,這樣的人根本不能成為煉丹師。

剛才的時候他一直心翼翼,可是就在靈力剛剛開始凝聚的時候,因為靈力運轉不熟,一條經脈中靈力不繼才導致功敗垂成。

懊惱之後,楊承誌靜靜的想了一下方纔出現問題的原因,繼續凝聚靈力開始讓靈力繼續形成煉丹爐。

可是依舊失敗,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倒是激起了楊承誌爭強好勝的性格,楊承誌不信邪的繼續凝聚煉丹爐。

還別一次次的失敗,讓楊承誌從失敗中總結了不少的經驗,而每一次失敗的時候都比上次要強上那麽一點。

就這樣差不多過了一個多時,楊承誌終於凝聚成一個煉丹爐,雖是煉丹爐但是這個煉丹爐還真是有點慘不忍睹,這個煉丹爐也隻是在楊承誌的身前存在了不到一分鍾的時間。

但就是這樣也讓楊承誌欣喜若狂,在煉丹爐消散的下一刻,楊承誌就在空間中狂笑了半,似乎他已經煉製出丹藥一樣。

欣喜之後的楊承誌,吃了一枚回源丹恢複了一下,繼續盤坐在哪裏凝聚煉丹爐,隨著時間的推移,煉丹爐存在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兩個多時後,楊承誌身前的煉丹爐已經能在他身前存在十多分鍾。

但是楊承誌依舊不滿足,他知道煉製丹藥根本不可能在十多分鍾就能煉製成功,等級越是高階的丹藥,需要煉製的時間越長,就這十分鍾的時間也隻能煉製一些殘次品丹藥。

其實煉製丹藥和煉製裝備都是枯燥的一種職業,為什麽修煉界中煉丹師甚至煉器師存在那麽少,而等級高深的煉丹宗師煉器宗師更少,這主要是絕大多數人都挨不住這種枯燥的煉製過程。著自己長大的長輩,二來覺得單靠自己根本不能建造這樣一個理想化的鄉村。正是有了他的這種想法,這才帶動了整個楊家溝的村民,甚至就連周邊鄉村的村民也都調動起來。周邊鄉村的村民知道楊承誌雖出手大方為人和善,但是他卻不喜歡那種坐吃山空的人,更厭惡那種欺壓鄉鄰的惡霸。正是因為如此,楊家溝周邊鄉村中那些以往好吃懶做。整日不學好的村民都收斂不少,甚至於不少人重新拿起了快要鏽掉的農具。他呢都希望有朝一日,楊承誌能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