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 天大的笑話?

公還沒有回來,楊承誌把散落在地上的紙屑收拾幹淨,提著揹包出了門房。可到了院子也沒有看到師公張進飛的身影,這老爺子又到什麽地方去了,總不能到山上給自己弄吃的。就在他想這些問題的時候,耳中出來張進飛蒼老的聲音,“家夥沿著廠房的道路到後麵的山林。”聽到張進飛的傳音,楊承誌什麽都不去想,沿著通向廠房最裏麵的磚石鋪就現在縫隙中長滿雜草的道路朝後麵走去。幾分鍾後,楊承誌來到一堵快要坍塌的院牆下,,抬頭看了一眼...湯姆森聽完這些,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掃視了一下餐廳前麵坐著的那些他邀請過來的藝人,沉聲道:“你們是不是也他喬治一樣,你們別忘了當初我給你們的幫助”。

在場的藝人聽湯姆森這樣一,有不少頭一下低下去,湯姆森的實話,他們出道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湯姆森捧紅的,現在湯姆森邀請他們過來,但最終都沒給湯姆森麵子,他們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喬治哈哈一笑,“湯姆森,你還以為你是當初那個大老闆,現在你什麽都不是,信不信我一句話,這些人馬上就會乖乖的離開”。

湯姆森聽後臉色微微一變,“喬治,你是奧斯派來的”。

喬治給了湯姆森一個算你識眼色的眼神,而後笑著道:“老闆就知道你想東山再起,特意找了不少和你熟識的藝人,花費不少錢才服了他們,為了你這事情老闆花費了三千萬美金,你還想東山再起做夢去吧,窮鬼”。

完這話,喬治轉臉對範若彤、藍靈道:“不知所謂,你們以為靠上這個窮鬼就能將娛樂公司辦起來,要是我老闆不同意的話,任何人都不行”。

喬治有轉頭看看餐廳中的藝人,拍了拍手道:“好戲演完了,大家按照合同讓靈彤娛樂公司支付出場費,咱們走”。

聽喬治完這話,在場的絕大部分人都起身,有的人朝湯姆森鞠了一躬表示歉意,而後都湧到台子前和範若彤討要出場費。

五十多張餐桌上隻剩下了後麵範若彤簽下的還沒有出道的藝人,前麵的餐桌上枝葉隻剩下了四五十個藝人,不用問這些藝人都是湯姆森的死忠。

被圍在台上的範若彤、藍靈不由的看向台下的楊承誌,見楊承誌對著她們點頭,兩人一下有了底氣,抬手找過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對中年人了幾句話。

中年人臉色難看的點點頭,拿過麥克風大聲道:“範董事長了,既然大家沒有合作的可能,簽了出場合同的藝人等下跟我去辦理手續”。

中年男子走的時候,在他身後至少跟了一百多位經紀人,顯然他們都按照喬治所得去支付出場費,餐廳中頓時顯得空蕩起來。

圍在台前的喬治大笑了幾聲,拍了拍手,指了指餐桌,“大家先吃飯,吃完飯咱們就回歐洲,放心回時候的機票我都給大家定好了”。

那些跟著喬治的藝人頓時大笑起來,他們中原本對湯姆森有所愧疚的人聽到喬治的這句話那種愧疚也隨著笑聲消散。

在那些藝人都坐下之後,喬治哈哈一笑,囂張的看了看湯姆森身邊的那些藝人,“不是我你們,一個落魄的老闆,你們還跟著他,要是你們願意的話可以隨時找我”。

湯姆森一臉黯淡,一句話也不出來,自己承諾楊承誌的事情變成了這樣,還真無法麵對楊承誌。

想到楊承誌的時候,猛然想起楊承誌就在現場,怎麽一直沒有動靜,想到這湯姆森不由的看向楊承誌所在的方向。

正好看到楊承誌拿著半個蘋果朝台子上走來,一邊走一邊大聲道:“開飯了,範老闆現在都兩點了,吃完飯咱們自己開業,這不是還有不少藝人,有他們足夠”。

見楊承誌這樣,範若彤朝一個方向擺擺手,片刻的工夫餐廳中就多了一輛輛散發著香氣的餐車。

楊承誌走到湯姆森的身邊,拍了拍湯姆森的肩頭,嗬嗬一笑,“湯姆森不要灰心,這不是還有這麽多的藝人,有他們足夠了,咱們一步也吃不成,慢慢來,你問問他們願不願意和靈彤娛樂公司簽約”。

聽楊承誌這樣湯姆森麵色複雜的點點頭,而後轉身和那些藝人開始交談,把楊承誌的想法傳遞給他們。

在楊承誌和湯姆森話的時候,喬治以及那些藝人也從他們隨身攜帶的翻譯哪裏知道了楊承誌的意思。

喬治以及那些藝人都不由的疑惑起來,他們都想不出這個穿著普通的青年是誰,他們能從湯姆森的表情中看出湯姆森對楊承誌相當尊重,可他們從昨過來就沒見到楊承誌,這明楊承誌也不是公司的古董。

在他們想楊承誌身份的時候,楊承誌已經走上舞台,對著範若彤、藍靈、王海燕低聲了一聲,“對不起”。

三女聽楊承誌這句話,沮喪的心情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欣喜,她們都知道隻要這個男人在,還沒有什麽事情能難得住他。

站在舞台上,楊承誌清了下嗓子,而後指著喬治和一幹藝人道:“我以前聽過藝人都是朝三暮四的牆頭草,我一直不相信,今我才真正見識到了,你們都和靈彤娛樂公司簽過出場合同,但是卻隻拿出場費不出力,你們就不怕同行恥笑”。

喬治聽楊承誌這樣,站起來指了指他身後的一幹藝人,哈哈大笑道:“子你知道他們是什麽人,他們可都是聞名世界的藝人,就是在你們華夏也有眾多的粉絲,同行恥笑,有我們老闆在誰敢,你也不打聽一下我們老闆奧斯在華夏開了多少家娛樂公司捧紅了多少華夏的藝人”。

聽到這話,楊承誌微微一愣,笑著問道:“但不知你們在華夏的娛樂公司是什麽名字”。

“奧斯娛樂集團,我們集團要是從華夏撤資的話,華夏的娛樂肯定要承受致命的打擊”。喬治囂張的道。

楊承誌點點頭,轉頭看向範若彤,“若彤姐,這個禿頭的都是真的”。

範若彤點點頭,低聲道:“這個奧斯娛樂集團在世界上享有名氣,在華夏也有一定的影響力,不過在內陸奧斯娛樂剛剛起步,在港澳台的影響力挺大”。

楊承誌點點頭,而後轉頭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喬治,心裏卻有了打算,既然奧斯能派這樣的人過來拆自己台,自己就不要對他這種人留手,你不是奧斯不在話的話,華夏娛樂要承受打擊,那我就讓你還沒有完全起步的內地娛樂公司滾出華夏。

不過楊承誌沒有出,而是看向一幹的明星大腕,“你們是不是都和這個禿頭一個想法,靈彤娛樂公司下午開業,如果現在參加公司開業出場費加倍”。

一幹藝人看了眼喬治,而後哈哈大笑,似乎楊承誌這句話是他們聽到最大的笑話,他們這些人在國際上都享有盛譽,根本不在乎錢財,他們在得到奧斯的指示之後纔到了華夏。

他們當時都在想要是提前能得到那種藥丸的話更好,要是得不到,自己可以通過黑市購買也行,畢竟奧斯給他們的報酬可不少。

看完一幹人的反應,楊承誌轉頭看向湯姆森笑著問道:“怎麽樣湯姆森,他們願不願意和靈彤簽約”。

湯姆森點點頭,站起來道:“他們都是我最早帶出來的藝人,隻要靈彤不嫌棄他們過氣,他們隨時可以和公司簽約”。

楊承誌拍了拍手,笑著道:“湯姆森,以後你就是靈通娛樂公司的執行總裁,靈彤公司將給你百分之十的股份,簽約的各位也會得到一點股份作為年終的分紅,現在我先送給各位一點禮物,算作我對各位加入靈通娛樂公司的見麵禮”。

完話,楊承誌提著揹包走下舞台,從揹包中拿出一瓶瓶的丹藥送給和湯姆森站在一條戰線上的這些藝人和他們的經紀人。

送完之後,楊承誌嗬嗬一笑道:“禮物不成敬意,這就是你們想要得到的藥丸,我想你們在吃過藥丸之後,都能恢複到當年的樣子,另外以後你們所需的化妝品都是公司特供,這種化妝品可以保證你們在五十歲的時候還有二十歲的容顏”。

楊承誌這些話的時候故意高聲,所以餐廳中的每個人都聽到,湯姆森這邊的藝人個個是欣喜若狂,他們之所以過來大都是為了這些丹藥。

因為他們在歐洲的時候就聽過這種丹藥可以讓人年輕不少,他們這些人都是靠青春吃飯,再加上他們容顏老去,奧斯娛樂根本看不上他們,所以他們才堅定不移的跟著湯姆森。

卻沒想到剛才他們一直嘲笑的破落青年纔是真正的大金主,出手就是一瓶丹藥,而且還承諾給他們特供的化妝品,保證他們五十歲的時候還是二十歲的容顏。

所以在楊承誌完這些話之後,這些藝人都大聲高呼起來,他們為他們剛才所做的決定感到慶幸,要是自己動搖的話,這些東西都會和自己失之交臂。

而那些跟著喬治的藝人一個個臉上露出羨慕,而後這種羨慕變成了惱怒,其中一個二十四五金發碧眼穿著暴露的女藝人站起來大聲道。

“你們這些騙子,為什麽不按照你們的約定支付我們應有的報酬,你們當時和我們約定過隻要我們參加公司開業我們就會得到十枚藥丸”。

楊承誌嗬嗬一笑,“你們參加開業沒有,別忘了我們公司下午才開業”。

喬治眼珠一轉,奸詐的笑了幾聲,“我們都沒走,怎麽不能參加公司開業,大家對不對”。

他身後的那些一人頓時高聲喊道,“就是我們都不走,我們要參加開業儀式,你們必須支付我們應得的報酬,十枚藥丸一枚也不能少”。

楊承誌抬眼看了下正從餐廳門外進來的那個出去給藝人支付報酬的中年男子,笑著道:“我們公司開業都是有邀請函,有合同的,你們又邀請函,但是你們有合同沒有”。

這些人也看到他們的經紀人都是笑容滿麵的從外麵進來,手中還拿著公司支付他們的出場費支票,一邊走一邊還著什麽,顯然他們都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麽。

在看到自己經紀人手中的支票之後,這些藝人都好似踩到狗死一樣,臉色難看的要命,沒有合同他們就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本,他們中有不少人暗中都抱怨喬治,要是現在再撕破臉的話,自己的丹藥不就到手了。

在中年男子走上台子和範若彤話的時候,楊承誌嗬嗬一笑,指了指湯姆森身後的一幹藝人,“麻煩你再去一趟,給這些藝人都簽訂終身的合同,報酬就按照當今最受歡迎的藝人來定”。

這句話一出餐廳中頓時一片寂靜,當今最紅的藝人,一年的報酬都有上億美金,他們過來平城的這些人最紅的也沒有那麽高的報酬。

中年男子轉頭看向範若彤、藍靈畢竟他們都範若彤和藍靈雇傭過來的團隊,的聽兩人的,他們根本不認識楊承誌怎麽會聽楊承誌的。

卻不想範若彤、藍靈都輕輕點點頭,見兩人點頭中年男人招呼一幹藝人的經紀人去簽訂終身的合同。

而一幹藝人都呆呆的看著楊承誌,他們不知道這個年輕人到底想幹什麽,花費這麽多的錢財和他們這些過氣的明星簽訂合同。

喬治這邊彷彿聽到了最大的笑話,他們這些人可都是知道,娛樂公司付給藝人酬勞那是和藝人的出場費相關,那些藝人或許在前些年還可以做到收支平衡,但是現在這些人都退到二線,根本不能為公司賺回那麽多的酬勞,靈彤公司這樣做的話,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破產。

就在一幹人用玩味的眼神看著楊承誌的時候,楊承誌轉頭對他們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言而無信的人,所以你們將被列入華夏最不受歡迎的人”。

聽到這話,這些人再也忍不住齊聲大笑起來,在他們看來楊承誌即使是這個娛樂公司的後台老闆,他出這樣一句話那簡直是大的笑話,他怎麽能對抗的了奧斯娛樂公司。

楊承誌並沒有因為他們這些人的笑聲而感到臉紅,而是拿出電話,對著電話中輕輕的出一句話:“師兄,想辦法讓奧斯娛樂公司滾出華夏,我不想子啊華夏聽到奧斯娛樂公司這幾個字”。

完這些,楊承誌接著道:“今是靈彤娛樂公司開業的日子,所有的員工都可以得到娛樂公司的一分禮物一枚丹藥。”

完這話,楊承誌走下台子,來到湯姆森身邊拉了把椅子坐下,拍了拍湯姆森的肩頭,“放心大膽的幹,隻要不觸及華夏法律,一切事情我來擺平”。來,在進到廚房看到楊承誌做出的六菜一湯和一鍋瘦肉米粥之後都是開口稱讚。等吃到楊承誌做出的愛心早餐之後,三人更是讚不絕口,三人每人吃了兩碗米粥這才放下了碗筷。放下碗筷之後,苗玉蘭摸了摸隆起的腹麵帶玩味的看著楊承誌道:“家夥是不是還在耿耿於懷剛纔在後院中我過的話”。楊承誌趕忙搖搖手,“五師伯怎麽會,我怎麽敢對您心有不滿”。苗玉蘭白了楊承誌一眼,銀牙緊咬問道:“要不是你對我不滿的話,為什麽今做出一頓這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