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橫禍

西,你們也知道我種菜養魚,自己產的味道不錯,你們去了就知道了”。一群人間楊承誌這樣,不在推辭,楊承誌上了下的車,在前頭帶路。眾人跟隨在後麵,下車上還有看起來像戀人的一對男女,車開動後,下“承誌老弟,真不好意思,麻煩你了。”“沒事,浩子哥,村裏條件不太好,你們擔待點。”同車的那個年輕人“神奇哥,有吃有住就行,我們出去大多時候沒地方睡覺,隻能擠在車上”。話間車就進了楊家溝,來到楊承誌大院門前,下這一幹...三月雨後的羊城,略帶一絲涼意,在羊城東郊的一片人工林中,傳來一陣輕微的痛哼,驚起幾隻在林中嬉鬧的不知名鳥,在林中一片略顯坑窪的空地,一個滿身血汙泥濘的人,在泥濘中掙紮。

幾許後,那人掙紮坐起。看年紀這是一個大約二十三四的年輕人,蒼白的臉上,蘸了不少血汙,右邊臉上一道長約兩寸的傷口好似一張嘴翻翻嚷嚷,看的讓人心驚。

青年伸出滿是血汙的雙手,慢慢的抱住他的左腿,泥濘的褲子全然看不出是什麽顏色,忍著疼痛,他捲起褲腿,扭曲腫脹的腿看的讓人心驚。

也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驚嚇,青年渾身哆嗦,滿是血汙的臉更顯蒼白。

青年忍痛從沾滿泥巴的褲兜中摸出陪伴他幾年的古董手機,還好古董手機質量過關,還能使用,哆嗦著翻出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幾秒後。。。。老二,“搞什麽,不上班,師太發火了,明你自求多福吧”。

青年一臉苦笑;“老四:老子讓打殘了,速度到東郊七裏村邊的人工林,來的遲你就等給老子收屍吧”!

電話對麵的一聽這話,怪叫一聲:奶奶的,那個兔崽子,吃了老虎膽了,老二等我,電話也來不及掛,就急步跑出。

青年苦笑掛了電話,看著滿身泥濘血汙心中一陣黯然。

青年名叫楊承誌,二十二歲,來自華夏北方三晉平城的一個山村,打被父母遺棄,是一個半俗半道的老頭收養。

老頭子姓楊,撿到他時,他身上隻有一塊似玉非玉不知名的玉佩和一張寫著出身年月的絲巾。

老楊頭“老來得子,高興萬分”於是抱著楊承誌回到老家三晉平城的楊家溝,買了一處廢棄的沙場,細心撫養撿來的孩子,被父母遺棄的楊承誌從與老楊頭相依為命,老楊頭遊遍四方全靠一身精湛的廚藝和醫術。

楊老頭生性懶惰,在楊承誌七歲時,楊老頭就讓楊承誌背誦他自己收藏的醫術,每當楊承誌背不下來,老楊頭就讓楊承誌給他做飯,在老楊頭的“指點下”,楊承誌也學到老頭七八分本事。

楊承誌在十七歲時以優異的成績考上華夏首屈一指的大學京師大學,大學第二年,老楊頭留下三萬塊錢,一句話,老子找老朋友了,上學的事自己解決,就杳無音訊了。

楊承誌見到這句話氣憤不已,老家夥,爺起碼也伺候你十幾年,你一句話就不管了,等你老了、看爺咋報仇。

其實這十幾年來,一老一少相依為命,爺兩感情好的沒的,但老楊頭半輩子遊戲江湖,為老不尊,養成這爺兩無良的任性,爺爺不像爺爺孫子更不像孫子。

老楊頭隱遁後,楊承誌半工半讀上完大學。

畢業後,和他四年同窗好友老四閆雪飛南下羊城創業。在羊城一家微軟公司楊承誌遇到了夢中心儀的女孩。

女孩名叫王海燕,溫柔善良,兩人情投意合,就差去見王海燕的父母。

整日沉浸在濃濃愛情中的他卻不知道一場橫禍正向他走來。

今中午下班,和王海燕吃了午飯,送王海燕回家後。

在回自己住處的公交車上看到幾個混混調、戲一個姑娘,生嫉惡如仇的他出口喊住混混,結果幾個混混懷恨在心,尾隨他下車,拉住他打車拖到東郊的樹林把他揍個半死。

一陣急促的腳步傳來,驚醒正在回憶的楊承誌。

“老二你在那,”伴隨這幾聲呼喊,從林外走進一位,一米八零左右,一身休閑,濃眉大眼、身材魁梧,二十多歲的青年。

看到老四閆雪飛的到來,楊承誌雙眼泛紅,老四“我在這裏。”

閆雪飛跑來到楊承誌的麵前,看著楊承誌的慘樣。嗚咽著:“老二咋弄成這樣”。

“老四先去醫院,回頭我再和你。”楊承誌道。

閆雪飛心抱起楊承誌,匆匆去了羊城第一人民醫院,檢查下來,兩人大驚,左腿腿粉碎性骨折,右臉好幾道刀痕,醫生委婉的“病人傷好以後左腳也不太靈活,臉基本上毀了。這話傻子也能聽懂。楊承誌廢了。

聽到這個結果,楊承誌也是一陣黯然,隨口對閆雪飛“老四別讓王海燕知道。”

“老二我咋和王海燕”閆雪飛問道。

“你就我回老家了,辭職了”。

閆雪飛一陣無語,“老二等傷養好再吧。”

晚上,閆雪飛陪楊承誌吃過晚飯,出去買點水果放到床頭,老二,我先回家和我老媽拿點錢,明過來。

閆雪飛離開後,楊承誌抬頭看著病房雪白的花板,心緒難平,本來事業有成,一表人才的他,現在卻成了連女朋友也不敢見的殘廢。

色不知不覺就暗了下來,但這一切楊承誌卻毫不知情,生性豁達的他現在還沉浸在深深的回憶中。

不知什麽時候,右手摸到打戴在身上的玉佩,也不知想到什麽,他右手緊握,因為用力手指也變得蒼白,殊不知似玉非玉的玉佩由於用力裂開幾道細的裂痕。

猛然,楊承誌拇指一疼,疼醒了沉思中的他,舉手一看,玉佩裂紋變大。表麵一層慢慢脫落,原本灰白的玉佩變的碧綠晶瑩,拇指流出血沾滿的玉佩。

楊承誌沒注意到玉佩上的血慢慢的滲入玉佩,在玉佩中形成一道細細的紅絲,恍惚間,玉佩慢慢的沒入他的胸口。

楊承誌大驚,這怎麽回事。但腦子一暈,暈了過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楊承誌清醒過來來。但眼前卻沒有了醫院病房的樣子,也沒有了病房那種消毒藥水的味道。

這是什麽地方,我在那裏,這時楊承誌發現自己躺在一片一畝大,紫黑色的土地上,抓了把土,土壤鬆軟濕滑,好似能擠出油水,楊承誌尋思,這土壤不錯,種植肯定能行。

抬眼望去,土地中央有一塊一分大的水塘,空間上方和四壁霧濛濛一片,有一種陰那種不見太陽的感覺。

這是什麽地方,我怎麽跑這了,難道我。。。。

楊承誌懵了,他掙紮了一下,左腳一陣撕裂的疼痛,我還活著,楊承誌心中大定,但我怎麽跑這裏了。

我該怎麽出去,想到這裏,眼前忽然一亮,他又躺到了病床上,看著身上粘的紫土,楊承誌心中暗罵,他奶奶的,這樣狗血的事情,也能到老子頭上。

但他也明白,他得到了一個神奇的空間。是什麽層次了”。高文娟嬌聲道。看了眼眼中滿是希冀的女友,楊承誌笑著道:“修煉成**心經第一層,明你兩現在是明勁初期巔峰層次的修煉者了”。兩人一聽楊承誌她兩纔是明勁初期巔峰層次的修煉者,滿臉都是失望,她兩原本以為在修煉成第一層後,兩人修為至少也在暗勁層次,卻沒想到隻是到了明勁初期的巔峰層次。看到兩個紅顏失望的表情,楊承誌笑著道,“你兩也別灰心,**心經每一層都對應著相應的武學層次,我隻是根據你兩修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