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 章 倆三腳貓

傷敵八百自損一千她都要做!真把她惹急了,她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不說彆的,隻是愛寫信到菩雨山告狀這件事,就夠讓人頭疼的了。筱柔姑孃家世本就不好,萬一她再寫信給母親添油加醋幾句,那……想到這裡,蕭欽宇已經萌生退意。可巴掌已經揚起,要是不打下去,自己在蕭沁棠麵前,還有半點兄長的威嚴可言嗎?“二少爺,算了吧。”就在蕭欽宇猶豫不決的時候,尹筱柔十分及時地勸道:“三小姐年紀小不懂事,您何必跟她一般見識。”!如...第380章倆三腳貓

剛纔,藉著蕭沁棠拖拽自己的力量,花威威已經將身後綁著自己手腕的布條磨破了大半。現在,趁著蕭沁棠不在,他更是強忍著疼痛從柴房的地上坐起,背靠著柴房的牆角,開始用力磨損自己手腕上剩餘的布條。

“嘶——”

寂靜中,一陣細小的布料撕裂聲響起。

花威威欣喜若狂,忙掙開自己的雙手準備爬起來離開。

這時候,柴房外腳步聲響起。

蕭沁棠提著燈籠找來了鎖頭,探身正準備拉過柴房的內開門板。

“吱呀——”

門板響動。

在燈籠的光線下,蕭沁棠下意識往柴房裡掃了一眼。

當看見柴房中央空空蕩蕩的地麵,和柴房地麵上長長一條黑乎乎的影子時,蕭沁棠心中一緊,正要縮手後退……

這時候,花威威出手如雷,猛地現身將她拖進了柴房。

“砰!”

柴房裡,燈籠掉落。

燈籠內飄忽的燭光中,花威威伸手掐住蕭沁棠的脖子,正要用力……在這關鍵時刻,蕭沁棠掙紮著,毫不猶豫往花威威的兩腿間踹了一腳。

“唔!”

花威威立刻後退,咬著牙弓起後背。

“彆動!”

一腳將花威威踹地趴下,蕭沁棠立即反抓住他的手腕,跪著用膝蓋壓住他的後脊威脅,“再動我殺了你!”

“殺我?”

花威威喘著粗氣,就勢趴在冰涼的地麵上緩了一會兒。

隨即冷哼一聲,他藉著牆角燈籠中逐漸穩定的燭火,仰頭用小小的綠豆眼,不屑地瞥了蕭沁棠一眼,“嘁,就憑你?”

“憑我怎麼了?”

見他事到如今還敢張牙舞爪瞧不起自己,蕭沁棠冷著臉,更用力地折了折他的胳膊,“花威威,你逼死我的哥哥,害死我的孃親,你憑什麼覺得我不敢殺你!”

“因為你壓根就冇殺過人。”

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花威威想了想笑了一下。

忽然扭著頭,他意味深長地又瞥了蕭沁棠一眼,“還有,蕭大小姐,你真以為你哥和你娘全都是我害死的?”

“廢話!除了你還有誰!”

回想起自己慘死的哥哥和孃親,蕭沁棠恨恨咬牙,用力又折了折他的胳膊,“花威威,即便你小叔的死可能跟我二哥有關,但後來我二哥既然已經伏法自儘,你又為什麼一定要不依不饒害死我娘?!”

“哈,我害死你娘?哈哈哈……”

見蕭沁棠如此憤恨,傷心的眼睛都紅了,花威威卻仰頭覺得可笑。

被縛著手趴在地上,笑的上氣不接下氣,他抬頭憐憫地瞥了蕭沁棠一眼反問:“蕭沁棠,你真覺得你哥和你娘,全都是被我害死的嗎?”

“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不,也挺有意思的……”

忽然覺得應該告訴蕭沁棠一些真相,花威威咳嗽一聲止住笑意,仰頭一臉一臉好奇地明知故問,“蕭沁棠,蕭大小姐,蕭大蠢貨!

你知不知道是誰,親自指認的你哥哥?

你知不知道是誰,親自逼死的你哥哥?

你知不知道是誰,給我出的主意到你家去送殯?

是你的丈夫!

是你的丈夫陸一通啊哈哈哈……”

“什麼!”

看花威威笑瘋了的樣子,蕭沁棠全身的血像是凝結成冰,瞬間便涼了個通透。

“不可能……”

僵硬地搖了搖頭,蕭沁棠眼神慌亂,“不可能!一通他之所以指認我哥,隻是因為他是大理寺的官員,他恪儘職守而已。他為了我,甚至不顧名聲去參加你小叔的葬禮……他因為設計你和太子還把自己給搭了進去,把官職給丟了,還被你砸了手指,他怎麼可能……”

“他是這麼跟你說的?”

感覺到自己手腕上逐漸放鬆的力道,花威威哈哈大笑。

邊不停地罵著蕭沁棠蠢貨,他目光淩厲地質問她道:“蕭沁棠,你清醒一點。倘若陸一通如你所言,真是個恪儘職守的君子,他又怎麼可能會出主意往徐老元帥的家門口潑糞?

這麼小人的主意,你真覺得這是君子所為?”

“他,他隻是權宜之計……”

“好,我就當他權宜之計。”

點著頭十分敷衍地同意了蕭沁棠的藉口,花威威笑著又問:“那蕭大小姐,你覺得憑陸一通蕭家女婿的身份,憑他一個區區的大理寺丞,他為什麼能踏入鎮國公府的大門,為什麼能參加我小叔的葬禮?

又為什麼,我和太子會毫無防備地相信他設的套?”

“這……”

“這什麼這!”

見蕭沁棠慌張失神,花威威翻身暴起,立刻重新掐住了蕭沁棠的脖子。

抬腳將蕭沁棠再次踢過來的腿格開,他收攏五指,冷笑著,一字一句地盯著蕭沁棠道:“蕭沁棠,我之所以肯讓陸一通進入鎮國公府,肯把他介紹給太子殿下,肯信任他出的主意……當然是因為他親自逼死了你的二哥,因為他出了個好主意,幫我氣死了你娘啊……”

“嗬,蠢貨!”

看著蕭沁棠倏然睜大的眼睛和她眼神中刻骨的恨意,花威威笑咧著嘴,故意地拍了拍她的臉蛋一再激怒,“蕭大蠢貨,那陸一通為了討好我逼死你哥害死你娘。他為了討好我,連你哥和你孃的送葬都不參加。

結果就因為他出了個餿主意被我給收拾了一頓,你竟然就相信他了?”

“蕭沁棠,你是多冇見過男人啊?”

疑惑地上下打量了蕭沁棠一眼,花威威滿臉不解。

忍著痛強壓著她不間斷的掙紮,花威威賤笑著湊近她耳邊,意味深長地故意羞辱道:“嘖,沁棠妹妹你既然這麼缺男人,那早跟哥哥說啊,大不了哥哥給你多找幾個小館過過癮……

也省得你饑不擇食,什麼臟的臭的都往自己被窩裡拖……”一通冇臉嗎?她也不知道想想,這官場上的人若是知道,會怎麼看待一通啊?”“唉,冇辦法……”不好說自己管不住蕭沁棠,趙老太歎了口氣,隻能自己隨便找了個藉口,“誰讓人家孃家媽死了呢,總不能不讓人家給自己老孃送葬吧……”“誒……”聽到這裡,人群中有一個嫂子好奇地向趙老太打聽,“趙大嫂,我聽說一通那口子的孃家哥哥,最近好像是殺了花家的一個大人,這事兒是真的嗎?”“應該是吧……”趙老太摸著牌,不甚在意地撇了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