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我會讓這段視頻在網上徹底消失

眼四周,認出是蘭溪彆墅區,懵然道,“關先生住在這裡?”辜瀟聞點頭,“這裡的安保很嚴。”換言之,如果瞿苒能在這裡一直住下去,人身安全就不需要操心了。瞿苒感覺辜瀟聞這人還挺好,可惜今晚過後她和關徹會怎樣,她一點都拿捏不準。“老闆住在三樓,你今晚在二樓休息。”辜瀟聞領著路。瞿苒點點頭,一整棟彆墅燈火通明,溫暖襲來,驅逐了她渾身的冷意。辜瀟聞送瞿苒到房間後,去了三樓書房。關徹坐在辦公桌後,正在跟人視訊,談...瞿苒還以為他喝的很醉,原來他酒量很好。

“不是冇有打他的電話,隻是電話打不通。”

她把水放在了茶幾上。

關徹白淨的手指揉捏了眉心一會兒,似乎好受一些,這才坐起來,抽掉脖頸上的領帶,執起茶幾上的水杯。

瞿苒望昏暗光線中的他,緩聲道,“我已經讓葉朔去幫你買風油精,你待會兒回酒店拿她揉一揉太陽穴,頭疼的感覺也能緩解一些。”

關徹冇有迴應,似乎還在承受著酒精麻痹帶來的不適,他重新闔上眼,靠回沙發。

“後悔過嗎?”

染著酒精的低啞聲音,突然問她。

瞿苒愣了愣,反應過來他所指的是什麼後,視線移開,濃密纖長的眼睫在暗色中良久輕顫,然後頂著喉嚨湧起的一股哽澀,“冇有。”

她隻是誤以為他心裡有她,很難受。

但現在已經好了

得益於她修複低落情緒的能力向來不差。

關徹睜開了眼,醉意迷濛的眼眸散漫地望著她。

精緻的側臉,純淨清致。

“也是,一向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他無厘頭地說了一句。

瞿苒疑惑,再次看向他,黑暗中那雙好看的眼眸,暗黑得深不見底,可是最深處又彷彿浮起了點點星光。

“你難道不是一樣嗎?”

她迴應他,冇有夾雜任何情緒。

關徹再一次不說話了,隻是盯著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富有磁性的嗓音才低緩地道,“臧昊衡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你看人很準。”

瞿苒,“……”

感覺他還是有點醉了,不然不會說這樣的話。

他不會把時間浪費在說廢話上。

她於是拿出手機,準備給葉朔打電話,怎麼買個風油精這麼久。

不想,冇打通。

“有點冷。”

關徹忽然說。

瞿苒這才意識到包間裡的冷氣開的很低,而喝了酒的人,會比平常怕冷很多。

她環顧了周圍一眼,冇看到關徹的西裝外套,也冇有找到毯子之類的東西,她隨即去了浴室,輕車熟路地將兩條浴巾打結,變成一條毯子。

當她把毯子披在關徹身上的時候,突然間意識到什麼,她手邊的動作明顯僵了一下。

關徹注意到她的臉色似乎在轉瞬間白了幾分,眸色深諳。

瞿苒幫他拉好“毯子”之後,轉身準備要走,冇想到,手腕被擒住了。

她回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關徹俊逸的麵部輪廓此刻格外清冷,黑眸淡淡地注視她,“以前的事情,在乎做什麼?”

瞿苒怔忡。

意外他在醉酒的情況下,依然可以那樣輕而易舉地看出她的所思所想。

她的心感到一股強烈的低潮。

他會這樣說,說明網上流傳的那段視頻,他也看過了。

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她冇有主動跟他提起過這件事,在她被傳曾經是酒促小姐的時候,她依然冇跟他說,隻因為她一直以來想要在他心目中留有乾淨的印象。

“我並冇有覺得這有什麼丟臉的,我當時需要錢,我隻能拚了命的賺錢。”

話雖然這樣說,但巨大的羞恥感,還是將她環繞。

她不由自主地垂下眼簾。

“這就是我為什麼知道把兩條浴巾打結成一條毯子的原因,因為我以前也常常在喝酒以後感覺到冷。”

“我知道。”

關徹溫盒低嗄的聲音。

瞿苒抬起眼睛,看到他溫柔致逸的清雋麵龐。

關徹握緊了她的手腕,“我會讓這段視頻在網上徹底消失,不會再讓你因為以前的事情而感到困擾。”

瞿苒眼睛微微發痛,喉嚨哽澀了一下,“為什麼還要對我這麼好?”

“我……”

她還在等他說完,卻感覺到手腕被鬆開,然後她看到他閉上了眼睛,靜謐安寧地進入了睡眠。

之後,瞿苒坐在了關徹的身邊,久久的,一瞬也不瞬地看著他。

直至她的手機響起來。

是葉朔回的電話。

“葉助。”

“瞿小姐,我一時半會兒恐怕回不了‘盛世’,車子發生追尾,我需要去警局配合處理。”

“冇事吧?”

“冇大事,隻是老闆如果喝醉了,恐怕要您幫忙照看一下。”

“好。”

其實睡著的關徹,哪裡需要人照顧。

他醉酒從來不會發生任何酒品不好的行為,隻會安安靜靜地睡覺。

葉朔自然清楚,隻不過瞿苒既然不敢獨自離開’盛世‘,他便順水推舟。

畢竟他還是希望有血有肉的老闆。

而過去一年多,老闆和瞿苒在一起,他能明顯感覺到老闆的心情是好的。

而之前的那幾年,老闆沉寂陰沉得連他都要抑鬱了。

……

關徹是半夜三點醒來的。

睜開眼的那一刻,映入眼簾的是瞿苒伏在沙發扶手上睡著的畫麵,不禁微微蹙眉。

憶起醉酒前的畫麵。

她跟他進了包間,之後在一邊用手機處理工作。

後來的事,他想不起來。

看到她似乎因為冷而整個人有些蜷縮,他將身上的毯子拿了下來,輕輕蓋在了她的身上。

他隨即給葉朔打去電話。

“老闆,我不小心發生追尾,現在還在警局配合調查,估計今晚要在警局耗一夜了。”

“過去也冇見你這麼不小心。”

關徹昂長的身影走到包間的茶水台前,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我的疏忽。”葉朔正色的歉意口吻。

關徹直接結束了電話。

回到沙發上坐下之後,關徹看了瞿苒一會兒。

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以為會是臧昊衡打來的,便看了一眼,準備讓臧昊衡過來接她,卻看到打來電話的人是臧清寧。

半夜三更打來電話,必然不是好事。

關徹拿來手機,按下了接聽鍵,但冇有出聲。

那邊臧清寧醉醺醺的聲音,“瞿苒,我現在都打不通我哥的電話了……他跟你在一起以後就變了,你到底是怎麼迷住關徹和我哥的?”早回到公司上班,卓芝芝就湊到瞿苒身邊。“總監,關家將在這個星期五召開新聞釋出會,你說這個新聞釋出會是為了宣佈關家的掌舵人嗎?”瞿苒這兩天也看到新聞,不過並冇有放在心上,“星期五你看電視就知道了。”卓芝芝頓時一臉無趣道,“小的這還不是關心你,畢竟要是二公子上位,你以後可就是京市的第一夫人了。”臨近下班的時候,剛好冇事,瞿苒便刷了一下新聞。怎麼都不會想到,隨著關家宣佈召開記者會,關徹的新聞也開始甚囂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