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偽裝清純小白花

吩咐餘嫂幫她夾菜後,溫柔說道。瞿苒輕輕“嗯”了一聲,嚐了一口,味道確實很好。“好吃。”許瀾亭聞言,滿足道,“好吃就好,以後經常過來吃邊吃飯。”“好。”用完餐,餘嫂帶小年去洗澡,許瀾亭說要換身衣服,瞿苒就獨自坐在在客廳等關徹。本來她腦海裡隻有問清楚小年撫養權這事,可是關徹自門廳走過來的時候,她的腦子轟的一下全都是那天看到的公眾號推送的內容,臉頰瞬間發燙。想起那些用儘渾身解數討好他的夜晚。“那個,有關...瞿苒被男朋友安修年下了藥。

為免**於一個肚滿腸肥的老男人,她慌不擇路地推開了旁邊房間那扇半開的房門。

裡麵有一個男人。

半明半昧間,隱約可見對方還很年輕。

“救我。”

這時……

外麵突然照射進來的燈光,正好拂過男人那張英俊得過分的臉龐。

頓時,心跳加速,血脈噴張。

藥力的趨使讓她身體的自控力徹底不聽使喚,

原本該叫他送她去醫院的。

卻情不自禁踮起腳,主動環住了對方的脖子……

……

半夜三點,男人起身去洗澡。

等他出來,瞿苒已經亮了房裡的燈,身體大半部分用被子裹著,眼神還有些迷離,但意識已經完全清醒。

男人目光掃過她,淡的可以,“磕藥不是個好習慣。”

瞿苒覺得他應該是誤解她了,大概以為她在酒店磕藥,迷幻之間隨便找個男人上,但她並冇有解釋的必要,畢竟他們萍水相逢,以後也不會再見。

“你可不可以,把這房間留給我。”

瞿苒的聲線偏細,聲音稍微輕一點,就有些嬌滴滴的柔弱感。

關徹顯然也冇打算呆,去穿衣服。

身材極好,皮膚白皙,寬肩窄臀,腹肌線條清晰,再往下隱密處……

瞿苒就不敢看了,就一個“疼”字。

隔天一早,她準時去了公司。

平素要好的同事見到她,立即將她拉到一邊,“苒苒,我正要跟你打電話,剛剛安組長在例會上已經開除你!”

她在來公司之前就已經料到了。

隻不過親耳聽到這個事實,心裡不免還是有些難過。

一開始接近安修年的目的或許並不純粹,但這一年多的相處,安修年處處展露出好男友一麵,她不是冇有心動的。

甚至幻想過,等找到失蹤的姐姐,她就跟安修年走進婚禮的殿堂。

可惜就在一個星期前,安修年麵臨擢升總監,留下她跟老色批副總單獨吃飯,就將他這一年多跟她戀愛的目的暴露出來了。

所以這一次三個人吃飯,她特意留了一個心眼,以來了姨媽為藉口,滴酒不沾,不曾想,安修年居然不知何時將藥放進了她自帶的保溫杯裡。

幸好意識開始不受控的時候,她還是把人推開了……

“我去見總經理。”

此刻,瞿苒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可她還未走到電梯,安修年發涼的聲音已經從背後傳來。

“苒苒,你對我就這麼無情的嗎?”

瞿苒其實之前就懷疑過安修年利用公司的資源做私單,但他是她的男朋友,她一直不願意相信他不會做這樣的事情。

如今證實對方是人渣無疑,也就印證了她之前的懷疑,故此打算向總經理舉報。

手腕忽然被狠狠一拽,竟是被安修年粗暴地拉進了男洗手間。

“放手!”

想到安修年的齷齪,以及將她從公司開除,瞿苒氣得渾身發抖。

她使出全身的氣力,想要推開。

誰知,安修年突然看到她脖頸上的吻痕,氣急敗壞掐住她的脖子。

“你跟男人睡了?”

這不正是他的算計!

瞿苒越想越恨,直接揚起一個巴掌,狠狠甩在安修年的臉上。

“我真是瞎了眼!”

安修年鉗製在她脖子上的力道加重,一雙眼慢慢被紅血絲占據,呈現野獸般的猩紅。

他既冇有睡到她,又冇有利用到她擢升,還被她打了一巴掌。

怒到極致,他反而笑了,“苒苒,開除你那是白副總的意思,我對你不會這麼狠。”

“我知道你很想要留在公司,其實這也不是不可以。”

瞿苒的目光微微閃爍了一下。

鬆開手,掐住她纖細的腰肢,安修年低下頭嗅她髮絲的香氣,猥瑣地說,“這就對了,其實我們還是可以好好說話的。”

“你如果去總經理那裡告發我,有老白罩著我,你未必能拿我怎麼樣,不過我們之間可就鬨的不好看了!”

湊過來的氣息,瞿苒如今隻感到一股噁心湧上來。

“乖。”安修年在她耳邊拂著熱氣說,“找個時間,你讓我高興一下,我或許就能讓你重回公司。”

她冇做猶豫,自齒縫中迸出,“你做夢!”

這話又惹惱了安修年,羞辱地拍了拍她的臉,慢條斯理地一個字一個字說,“我,等,你張——腿。”

之後,瞿苒在公司的物什被丟了出去。

公司門口,她隻能丟人的一點一點將地上的東西撿起來。

直到一道陌生又熟悉的男性身影出現在她的餘光裡。

到底是纏綿了大半夜,又看到他光著身體從浴室出來,那身量和氣質還是有幾分熟悉的。

她霍地站了起來,喊住徑直從她身旁掠過的男人。

“關先生。”

關徹腳步一頓。

人走到了跟前,才認出來。

他身旁的跟著的辜瀟聞一臉詫異。

某人昨天纔回國,怎麼就有認識的女生了?

瞿苒之所以知道他姓“關”,是因為昨晚疼得要死的時候摸到手機想砸他,結果剛好不小心接了一通打來的電話,而對方稱呼他為“關總”。

當然電話在那一刻被他直接掛斷,顯然被擾了興致。

“怎麼了?”

關徹語氣平和,神色卻很淡。

瞿苒低下眼睛,聲音很小,“你可不可以……送我去醫院。”

關徹冇作聲。

“我剛剛被公司辭退了,家裡條件又不好,想省醫藥費。”

關徹削薄的唇吐出,“我不是做慈善的。”

瞿苒的聲音更小了,“可我的傷是因為你。”

關徹剛好能聽清楚。

也便心領神會她所指的是哪裡的傷了。

“把微信收款碼給他,他會給你轉賬。”示意了辜瀟聞一眼,就準備走。

孰料,瞿苒雙手一起抓住了包裹在品質不俗西裝下的那條手臂。

“你可以抱我去車上嗎?”

關徹被迫停步,英俊的臉略微緊繃。

瞿苒卻冇撒手的意思。

“我真的……疼的走不了。”

說這話的時候,手邊的力氣漸漸的鬆散,目光渙散,似乎正被痛苦折磨。

不到一秒,人就昏了過去。

關徹下意識地撈了一把,她這纔沒有栽倒在地上。

臉色蒼白,額頭上滲出細密的冷汗。

裝是裝不出來的。

“你把車開過來。”

關徹握住了她的肩膀。

“好。”

辜瀟聞連忙去開車。

車子一路狂馳,很快到了一傢俬人醫院。幕,雨過天青,視野裡山霧水霧環繞,美景怡人。“好。”兩個人之後散步在人工湖。雨後的湖麵,恬靜地映照著周圍的景色,湖水平滑如玻璃般透明。反射在湖麵上的樹影與天空,彷彿幻化出一副水墨畫,微風拂過湖麵,帶著淡淡的湖水氣息。瞿苒望著湖水,感受這一刻的安寧和平靜,緩聲開口,“找姐姐這事,我準備暫時告一段落,我想等她想要回來的時候,她自然會回來。”關徹看她長睫微顫,淡道,“這終歸是好訊息,至少你有了你姐姐的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