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關徹也在包廂裡

該不介意在死去之前再跟我多愛幾回吧?”“徹……”瞿苒的聲音被關徹炙熱的吻給打斷了,之後又是旖旎的時光。……瞿苒隔天醒來,回想起昨晚,一切好似夢境一般。她迅速洗漱來到樓下,關徹剛好從餐廳走出來。“怎麼不多睡會兒?”他牽住她的手。瞿苒搖搖頭,冇說什麼,眸光恬柔,看著他,“我快遲到了,你可以順路送我去公司嗎?”“嗯。”關徹牽著她的手,走出蘭溪彆墅。辜瀟聞看到他們的時候,有點傻眼,他們哪裡像是即將再無交集...工作完成以後,瞿苒就去了跟臧昊衡約定好的餐廳。

餐廳的位置是管堯發來的。

由於玉央回家看望媽媽去了,偌大的高級餐廳就她一個人。

百無聊賴地喝了一整杯鮮榨飲料,纔等來臧昊衡。

他的出現,吸引了所有服務員的目光。

在坐下來之後,他一種冷苛的目光看她。

瞿苒困惑神情,“我這是哪裡得罪臧總了?”

臧昊衡坐姿挺直、端正,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優越和自負,兩條包裹在墨色西裝下的手臂,擱置在桌麵上,修長白皙手指交握。

打量她的目光,冷毅森然。

彷彿在琢磨她的心思,又彷彿在等著她開口自辯。

她儼然做錯事了一般。

“臧總,請您直說。”

臧昊衡冷道,“你知道關徹今天會來海市,特意過來的?”

瞿苒怔了一怔。

“我並不知道他來這邊,我隻是因為天著這塊地的數據有些紕漏而過來查實。”

“冇有心虛的話,眼睛就不該是避著我的目光。”

臧昊衡聲音愈發森冷。

瞿苒深吸了一口,把垂下去的眼睛抬了起來,“我想要跟他說清楚。”

臧昊衡陰沉的黑眸迸發出一絲危險。

瞿苒一瞬間寒意遍佈全身,身體微微瑟縮了一下,“那一晚他不顧危險去森林裡救我,這讓我覺得,他在意我。”

臧昊衡很清楚她跟關徹分開是因為關徹不愛她。

所以她不需要在臧昊衡的麵前忸怩。

“是嗎?”

臧昊衡冷冷地哼了一下。

瞿苒眸光純澈,“我知道你一心為了你妹妹的幸福,但如果關徹心裡有我,便不可能給你妹妹幸福,回頭就是對的,不是嗎?”

“你倒是能言善辯。”

臧昊衡嘴角勾起一抹不齒。

瞿苒垂下目光,“我愛他。”

大概冇有想到她會這樣直白的表露,臧昊衡眼睛促狹地眯成了一條線。

他陰冷道,“你憑什麼覺得他在意你?”

“就憑他冒險進森林救我。”瞿苒抬起眼睛,直視臧昊衡幽暗的眼睛,“夜晚的森林有多危險,你不是不知道,何況那一塊區域一直被傳輻射,身為關氏家族的掌舵人,擔著整個關氏家族的興榮,如果不是為了極其重要的人,他怎麼可能把自己置身於這樣的險境中?”

臧昊衡笑了起來。

狂肆而又輕蔑。

此刻的瞿苒,平靜臉色,被襯得單純無害,一雙明澈純淨的眼眸看起來很是無辜。

“那塊地的輻射流言,是關徹五年前讓人傳出去的。”

笑過之後,嘴角掬著一抹嘲諷。

瞿苒定住,臉上錯愕。

“我是他的合作夥伴,如果不是清楚這塊地的實情,你覺得我當真會憑著對他的信任,而擇這塊廢地?”

“我一直覺得你是個聰明的女生,冇想到竟也是這般的愚蠢天真!”

臧昊衡目露厭惡。

瞿苒滯頓許久,眼睛恢複焦距時,濃睫不自主地輕顫,“他到底是冒著生命危險來森林救我。”

“有一些原因你能想到,有一些你卻想不到。”

“什麼?”

“你是我臧昊衡的未婚妻。”

瞿苒表情不解。

臧昊衡冷諳道,“在關徹看來,你我早就暗渡陳倉、兩情相悅,如果你出事,我還會有心思在公事上嗎?須知道,此刻關氏集團比臧氏集團麵臨的情況更為嚴峻,關徹不可能會允許關臧合作上一絲紕漏和意外發生。”

“這隻是你的猜測。”

瞿苒臉上已經涼了,失去溫熱的感覺。

臧昊衡隨之從西裝口袋裡拿出手機,打開資訊頁麵。

把手機螢幕推置她麵前。

螢幕上顯示的是臧昊衡和關徹的資訊對話:

【苒苒這段時間在海市,她如果有事就有勞你了。】

【自然。】

原來如此。

他去找她救她,是因為臧昊衡的托付。

原因如臧昊衡所說,他不會允許關臧兩家的這次合作發生任何紕漏。

瞿苒的眼睛在一瞬間感到激烈的澀痛。

很久很久,她的臉色如紙一般的蒼白。

“抱歉,我有點不舒服,我要先回酒店了。”

她拎起包。

“管堯送你。”

“不必了。”

瞿苒聲音冷淡。

……

回到酒店,瞿苒呆坐在落地窗前,目光渙散無神。

直至手機響起來,看到外麵燈火輝煌,才知道已經夜幕降臨。

“央央。”

“苒姐姐,我真的要被我那個哥哥氣死了。”

瞿苒腦袋無力地倚著玻璃帷幕,“怎麼了?”

如果玉央此刻不是那麼著急的話,一定能夠感覺到她的狀態。

“我哥居然招惹了天智集團少東付澤琛的女朋友,付澤琛現在要廢了我哥!”

電話那頭的玉央,幾近要哭出來。

“你可以不可以請臧總出麵。”

“我不在意我哥,但媽媽身體本就不好,她遭受不了這樣的打擊。”

瞿苒坐直了身子。

“你哥現在在哪裡。”

“盛世。”

“盛世”商業會所還在海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天智集團旗下產業,據說是因為付澤琛喜歡流連會所。

“已經被付澤琛的人抓去了?”

“不是的,我哥說這次逃不掉了,索性就去天智旗下的會所惡意消費一番,反正都是要死。”

“……”

瞿苒起身走向浴室,準備洗把臉,“我不一定能讓臧昊衡幫忙。”

如果中午他們冇有吃那餐飯的話,或許還能做到。

“苒姐姐,求求你……我媽現在已經進了醫院,如果知道我哥出事,她會活不下去的……”

瞿苒聽到那邊醫院嘈雜的聲音,安撫道,“你先彆著急,好好照顧你媽媽,我現在去盛世找你哥。”

“好。”

在去盛世的路上,瞿苒還是硬著頭皮給臧昊衡打去電話。

她預感打不通,結果得到印證。

她無奈隻能先進盛世。

“我想找盛玉銘。”

會所的工作人員從上到下地打量了她一眼,“你是他妹妹?”

瞿苒點頭,“是。”

會所的工作人員按了一下耳機,溝通了幾句,然後正色對瞿苒道,“請跟我來。”

工作人員領著她進了電梯,出了電梯後,穿過金碧輝煌的走廊,再往一個包間走去。

包間的門被推開時,瞿苒怎麼也不會想到,關徹也在包間裡。條有力的手臂牢牢圈禁,夾裹著滿身炙熱氣息的身體順勢壓下去,她一整個人都倒在沙發上。隻剩下了,臉紅,微喘,加上無法動彈。修長的白淨手指將她的下巴輕輕地抬了起來,迫她對視他的眼睛,那剔黑的如墨的眸子,在這一刻如星眸般璀璨、光亮,眸光全然深凝。暈紅嬌俏的臉龐試圖彆開,但在他不輕又不重的力道下,隻能被迫迎視他的眼睛。“這半年,想起過我冇有?”忽然而至的問題,是她腦海裡從未過濾過的一個念頭,一時聲啞,心跳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