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章 又一支中簽

嗎?他默了一下,麵無表情地點了點頭。燕青蕊便從他身側過去,頭也不回地走了。她身上淡淡的幽香隨著這擦身而過飄入他的鼻中,很溫暖的很好聞的味道,幹淨而純粹,他抿了抿唇,站在原地,沒有回頭,也沒有話。燕青蕊雖然一直待在清禪院的正房,與上官千羽所在的暖閣一牆之隔,不過房間的隔音效果極好,她並不知道周禦醫曾經給上官千羽開過藥方。此時,她心裏的怒火並沒有平息,腳步不停地往風荷院去。從清禪院到風荷院,為什麽那麽...裏麵那聲音道:“既已取,便無悔。WwWCOM世事有錯,貧僧無斷錯!”

這麽自信?周星雲道:“如果我取的不是這一張,而是另兩張中的呢?”

那聲音篤定地道:“你隻會取這一張!”

周星雲無語地道:“大師,為何我的簽比上官千羽的還要不如?”

那聲音淡然:“萬般都是緣,一念起,執子之手;一念滅,滄海桑田!”

周星雲不忿地道:“那你叫我念起還是叫我念滅啊?還有,既然一念起可以執子之手,那我為何還要一念滅?”

那聲音不止淡然,還空遠起來,可是怎麽聽中間都帶著幾分揶揄:“念起而已,執手不過鏡中之花,水中之月。”

周星雲幾乎噴血,他的銀麵青青啊,這個老神棍,一定是胡八道,信他纔怪。他道:“我不信!”

那聲音道:“可笑癡人太多情!”

周星雲:“……”

出門的時候,周星雲特別的鬱悶,好好的去求個頭彩,準備壓上官千羽一頭,結果求的簽文竟然比上官千羽的更不如,那臭和尚一定是個神棍,必須的。

他和銀麵青青一定會有結果的,什麽叫鏡花水月?什麽叫碧海青夜夜心,呸!

這時候,冷煜源正好走進來,周星雲道:“你也是有緣人?”

冷煜源道:“是!”

周星雲道:“我看你還是別進去了,那大和尚就是個大神棍!”

冷煜源道:“你既不信,不將簽文放在心上便是!”

周星雲道:“我當然不放在心上,我怎麽可能放在心上?”該追的人他要照追,他纔不會因為這一張破紙就打退堂鼓。

冷煜源走進去。

屏風後的聲音道:“簽文在桌上,任取一個!”

冷煜源走過去,隨手拿了一張,拆開來,是中簽,隻見上麵寫著:

真作假時假亦真,

有情無情難分明。

既已緣慳情何深?

不如惜取眼前人。

冷煜源心想,難怪周星雲滿肚子怨氣,原來是沒有求得一支好簽,他這支,同樣不是上上簽,連中等也算不上吧?

有情無情難分明,可是,情之入骨,情之在心,又豈是一句不如惜取眼前人就可以輕描淡寫的?

他搖頭,哂然一笑,轉身就要出屋。但是,屏風後那聲音卻道:“你倒是不好奇?沒有覺得自己拿錯了?”

冷煜源淡然道:“拿錯又如何?我已知道我的姻緣,此來不過隨緣而已!”

那聲音輕嗤一聲,道:“緣已慳,執著不過是害人害己,情已斷,強求隻是自作自受!”

冷煜源猛地回過頭,失聲道:“大師,什麽是緣慳?什麽是情斷?”

那聲音慨然歎道:“世事都是假,情緣何來真?強求而不得,自有眼前人!”

冷煜源聽他又一次道及眼前人,不禁道:“大師,我的眼前人是誰我無比清楚,除了她,我眼裏沒別人!”

那聲音道:“癡兒,一步錯,早已滄海桑田,失去一次,還要再失去一次嗎?一條命還不夠嗎?”

冷煜源隻覺得心中一片迷茫,什麽一條命?他失去了青兒,又失去了誰的命?接一筷地往嘴裏塞,反倒不怕了。丁七怔了一怔,也提起筷子,豪邁地道:“四哥的對,腦袋掉了就碗大個疤,有得吃就吃。”劉麻子額頭一滴汗滴落,他看看賴四,又看看丁七,突然之間覺得,自己和他們還是有所不同的。至少,如果換成是他,他就沒有勇氣拒絕上官王爺。那個在京城裏少年得誌,文武雙全,深得皇上看重,位高權重,被稱為一代少年人傑,更勝乃父的上官王爺。所以,賴四和丁七敢在背後做這麽大的動作,把四方現在收歸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