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3章 要做什麽交易?

害得我也被他煞到!沒錢,我一分錢也沒有,以前的存款都給他治病了!”“我爸說,他五月份的時候才給了你十萬整,是之前工地包活的老闆給結賬的結賬款,我不指望你全拿出來,但在我爸生命危在旦夕的關鍵時刻,你能幫一幫忙嗎?哪怕我以後慢慢還給你。”阮白忍住怒火,讓步的說道。李慧珍嗬了一聲,冷笑:“給我了的錢就都是我的了!你爸生命危在旦夕你不去跟朋友親戚借錢,來我這要錢,我告訴你,老孃沒有!繼續跟我要的話,隻會耽...第3133章

要做什麽交易?

“你就放心吧,我這次保證不會把你怎麽樣,就算合作不成功,也不會把你怎麽樣。”阿貝普跟他允諾道。

“你在醫院你的哪裏。”宋北野心動了,他是沒有辦法,纔想靠薑倪的。

其實打從心裏也知道,薑倪是靠不住的。

靠她,還不如靠這個要跟他合作的人!

“我現在在醫院的食堂,不在食堂裏麵,而是在食堂對著的停車場。”阿貝普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說道。

醫院晚上遠遠沒有白天那麽熱鬧,而且這會兒食堂也沒有吃的,這邊幾乎沒人。

“你等我。”宋北野掛掉電話,對著門口大聲呼喚:“進來!”

病房的隔音很好,護工是把門關實了,所以護工沒有聽見宋北野的聲音。

宋北野皺眉,隻好繼續放大聲音說道:“進來!”

這會兒護工是聽到了,連忙探頭進來,“宋先生,您喊我?”

“不然我喊誰?你聾了嗎?要我喊那麽多聲。”宋北野一臉不悅。

護工推門走進來,連忙解釋道:“病房隔音太好了,我聽不見……”

“準備輪椅。”宋北野懶得跟她廢話這些,現在隻想去見阿貝普。

“好。”護工把角落的輪椅展開,推到床邊,“您要上廁所嗎”

往日裏,宋北野十分排斥坐輪椅,總覺得自己坐了這個輪椅,就下不來了。

所以隻有上廁所的時候,他會坐著輪椅,其他的時候都是十分抗拒的。

哪怕醫生說他要坐輪椅多出去曬曬太陽,這樣有利於骨頭的癒合。

但是宋北野就是不願意坐,說什麽都不願意,醫生跟護士都拿他沒辦法。

因此,護工下意識以為宋北野是要做輪椅去上廁所。

“誰跟你說我要上廁所的?扶我坐好。”宋北野瞪了她一眼,這種護工就是愛自己瞎猜想瞎琢磨。

“是。”護工更是納悶了,不是上廁所,那是?

她力氣很大,直接抱著宋北野,抱在輪椅上,然後扣好安全帶,才問道:“宋先生,您不上廁所,這是要去哪裏?”

“我睡不著,你推著我出去轉轉。”宋北野說到。

“啊?”護工詫異,白天不轉晚上轉?

不過想到晚上沒有什麽人看到,而且天氣不是很熱,她便想通了,於是說道:“好的,您是要去一樓嗎?”

“食堂那邊。”宋北野一邊說著,護工便一邊推著他走出病房。

“可是現在食堂那邊已經沒吃的了。”護工說道。

“你能不能別自作聰明?”宋北野翻了個白眼,語氣陰森森的。

護工立刻閉了嘴。

兩人經過護士站的時候,護士著實的嚇了一跳。

這是宋北野嗎?

怎麽願意坐著輪椅出來了?

護士問道:“馬上就禁止探望了,你們這是要去哪裏?”

“哦,宋先生說睡不著,所以想要去樓下吹吹風。”護工替宋北野迴答。

事實上,宋北野也懶得迴答。

護士看見宋北野冷冰冰的模樣,自己也懶得甘心,於是點頭說道:“好,晚上的蚊子多,不要往暗的地方去。”

說完,她便沒有再說話。

護工也樂嗬嗬的。

她也喜歡到處逛逛。

但是奈何宋北野不喜歡,那她也沒可能讓他一個人待在病房裏,因此,她也隻能隨著宋北野一起待在病房裏。

現在能下去吹吹風,也是不錯的。

電梯到達樓層,護工小心翼翼的推著宋北野的輪椅走進去。

電梯門關上。

護士看著,不禁嘀咕,“白天不逛,晚上逛,真是奇怪,而且之前他明明那麽排斥輪椅的,現在居然肯坐著輪椅下樓?”

一旁的保安聽著護士嘀咕,樂嗬嗬的提醒,“現在是晚上,樓下沒有那麽多人,就沒有人注意到他坐著輪椅咯。”

“說的也是,不過這人也奇怪,輪椅在醫院裏最普遍了,別人就算看見他坐輪椅也不會怎麽樣吧?”

“誰知道呢?”保安說道。

“可能是在醫院住久了,所以也接受了輪椅吧……”

“嗯,可能吧……”保安點頭,讚同護士的話。

宋北野跟護工坐著電梯來到樓下。

電梯門剛開啟,宋北野便命令道:“往食堂那邊走。”

“是。”護工不知道他為何這麽執著醫院的食堂,那邊也沒什麽好逛的,而且那邊晚上的燈光是最少的,他這是要過去喂蚊子嗎?

不過她不好說這些,隻是順應他的意思,把人推到食堂的不遠處。

宋北野看著適應了黑暗,一下子便注意到遠處站著一個高大的身影。

護工也注意到了,心裏納悶,平時這會兒食堂這邊基本沒人的,居然還有人在這邊?是一同喂蚊子嗎?

她知道宋北野不愛熱鬧,所以沒敢說什麽。

宋北野卻叫她停下。

護工停下腳步,疑惑的詢問他,“宋先生,就在這裏嗎?”

“你在這裏。”說著,宋北野便笨拙的控製著輪椅往前走。

護工想要跟著上前,但是宋北野剛才的命令,讓她硬生生的停下了腳步。

她隻能看著他往那邊的人走去,心裏有了一個念頭,難道宋北野是要跟那個人見麵?

那這一切都解釋得通了。

怪不得他接了個電話後就吵嚷著要坐輪椅下樓。

原來是要見朋友。

但既然是見麵,為什麽要選擇在這麽陰暗的位置見?真是奇奇怪怪的。

不過宋北野不讓她上前跟著,她也不敢,於是幹脆轉過身去,免得自己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阿貝普遠遠就看見宋北野被人推著走過來。

走了一段路後,宋北野便選擇自己控製輪椅往他這邊來。

但不得不說的是,宋北野控製輪椅確實控製的不好,歪歪扭扭的,他甚至懷疑,要是路上有個什麽坑,宋北野能直接跟著輪椅一起翻。

阿貝普看著宋北野這樣,臉上嘲弄的神色更重。

等宋北野終於操控著輪椅走過來後,阿貝普看了一眼遠處的護工,便開口調侃道:“沒想到過去這麽一段時間,你還沒學會用輪椅,看來你家裏人把你保護的很好。”

“哼,要做什麽交易?”宋北野能夠聽得出他的嘲弄,他也知道自己操控輪椅並不熟練,但這有什麽影響?

他始終會站起來的。

“我需要一筆錢。”阿貝普說道。

“我這裏不是銀行,也不是你的提款機。”宋北野臉色難看,想到被他坑去的錢,還因為自己不捨得這筆錢,而導致斷腿,他恨不得給這個男人來兩拳。幽冷的聲線,迴蕩在病房裏:“據我所知,慕家認迴我之前,我是在孤兒院長大的!”慕少淩從不抱怨自己的過去。雖然同情蔡秀芬,知道自己的母親為人不簡單,但那畢竟是親生母親,縱使母親有千錯萬錯,他都應該養她,敬她。但他真實的又因為母親年輕時的所作所為,跟母親如何都親近不起來。他對這位母親,遠遠的敬著,養著,卻從沒跟這位母親說過一句心裏話,交流甚少。他從住進孤兒院開始,再到迴到慕家,漸漸懂事,明白了大人之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