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謝謝你路過我的生命

你是怕了吧?哼,現在有機會好好整你,憑什麽非要等開學呢?你那麽狂,缺個胳膊斷個腿也不算什麽吧?”紅發女人揚起嘴角,“給我按住她!”南伊咬住顫抖的牙齒。很快,南伊的身子不能再動了,紅發女人大跨步走過來,一個耳光響徹整個巷子。南伊的短發亂糟糟的,可笑至極。如果現在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可以掙脫,南伊一定會跑到允浩麵前抓住他的衣領問道:看夠了麽?我是不是很狼狽?有人報了警,一陣陣警鈴聲穿過巷子。“警察來了,快...大運會在同學們的期盼中終於到來了,那天的天氣很好,場麵宏大,旗幟飛揚,賽道上的人們熱血沸騰。

在紹森的再三阻攔下,南伊報了女子一千米長跑。因為南伊不知道要用什麽樣的方式來彌補顏一哲,這幾年來,她好像什麽都沒有付出。她想,不管用哪種方式,隻要足夠懲罰自己,應該就夠了吧。

南伊拿著號碼牌去更衣室換衣服,正巧服鼻血就流了出來,弄髒了南伊剛換好的運動服。

崔尚見狀立刻走了過來,擔心道:“這怎麽還流鼻血了啊,南伊,你要不要緊?要不我們不跑……”

“我沒事。”南伊搖了搖頭,拋給崔尚一個淡定的眼神。

從更衣室出來,南伊不遠就看見了顏一哲,他與紀妍妍坐在一起,時不時傳來幾聲笑聲。

南伊望著他,鼓足勇氣走了過去,怯怯地問道:“你有報專案嗎?”

顏一哲和紀妍妍正在聊天,沒有回應她。

南伊低下頭,默默地走到跑道上。

今天無論如何,都一定要跑完,雖然這些處罰還遠遠不夠。

跑道邊的紹森皺著眉頭一臉擔憂地看著南伊,目光緊鎖在南伊胸前的那一片醒目的鮮紅,心裏漸漸有種不好的預感,總覺得有什麽大難要降臨一樣。

不要命的女人,隨你便好了。

一聲槍響,南伊便飛快地跑了起來。

“秋高氣爽,晴空萬裏,不經曆風雨怎能見彩虹?賽場上的同學們加油,成功是屬於你們的,在未來的日子裏,我們……”

南伊咬著牙不停地奔跑,腦海裏又回憶起顏一哲那天說出的話。

“受了委屈就來找我?南伊,你賤不賤?”

“我所有的熾熱都是被你耗盡的。我保證,你不會再遇見第二個我。”

跑道在視線裏逐漸模糊,南伊揉了揉眼睛,開始加速。

隻覺得胃裏有什麽東西要翻了出來,大片大片的陽光湧進眼睛,形成五顏六色的圓點。

無論如何,都一定要跑完。

顏一哲想起剛剛南伊問自己的話,看見她轉身時背麵貼的號碼牌,想必她應該是報了什麽專案。

顏一哲望向遠處,目光在人群中一掃而過,隻見一抹藍色的身影漸漸倒下,他不敢停留片刻,隻一眼,便朝那個地方奔去。

現在心裏隻剩下一個念想。

那就是出現在她身邊。

對,出現在她身邊。

腦袋傳來一陣強烈的疼痛,南伊蜷縮在地上,半眯著眼,迷迷糊糊中看見有個人邁著急促的腳步向自己狂奔而來。

顏一哲的眼神無比慌亂,他上前跨了一步,扶住南伊的肩膀,將她背了起來。

身體突然變得很輕,南伊趴在他的背上,雙臂輕輕環住他的脖頸。

隻感覺鼻子一熱,那股紅色又流了出來。南伊費力地抹了一把,它卻還是不停地往下流,在陽光下顯得格外刺眼。

顏一哲下意識地轉過頭頭,眼裏閃過一絲驚愕:“南伊,你流鼻血了?”

南伊應了一聲,有氣無力道:“顏一哲,你會一直陪在我身邊麽……”

顏一哲抱著她身體的手緊了緊,喉結滾動,哽咽道:“會。”

“顏一哲,你要一直一直陪著我……”

“顏一哲,你不能不理我……”

“顏一哲,對不起……”

南伊閉上了眼睛,聲音越來越小。

“南伊,你再堅持下好不好,先別睡,先別睡……”顏一哲抿著唇,加快腳步,額前的汗珠順著太陽穴不斷掉落。

這一刻,聽不到任何雜音,彷彿世界就隻剩下他們兩個。

顏一哲一腳踹開醫務室的門,慌慌張張地將南伊平放在病床上。他拿起桌上的紙巾,擦拭著南伊鼻子上的血,可是那血好像怎麽都擦不完一樣,源源不斷的鮮血讓顏一哲的情緒有些失控。

“有沒有人啊!”顏一哲腥紅著眼眶咆哮著,如果下一秒再不來人他真的想掀了這裏。

“來了來了。”正在吃飯的校醫聽到動靜後趕緊放下碗筷,向這裏走了過來。當看見一地沾滿血的紙團後,連忙拿起蘸了酒精的棉球替她止住鼻子。

顏一哲站在一旁心急如焚地看著校醫一連貫的動作,不敢發出任何聲響。

“這怎麽止不住血!?”校醫的神色有些緊張,“不行,止不住血,要盡快送往大醫院……”

沒等校醫說完,顏一哲便抱著南伊飛奔了出去。

睏意越來越重,在看到顏一哲蹙起的眉眼時,南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顏一哲,我有好多話想要對你說,有好多事情還沒來得及做。我不奢求你的原諒,我隻希望,在以後的日子裏,你能陪在我身邊。

顏一哲,我什麽時候才能不讓你為我擔心?才能換我來為你付出呢?

顏一哲,謝謝你路過我的生命。無能的。因為在你喜歡的人麵前,你卻不能伸開雙臂去保護她。甚至,你都不敢去追求。像你這樣的人,活著還有什麽意思?”說完,顏一哲笑了笑,離開。允浩被他的話說得有些恍惚,他愣在原地,胸口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因為在你喜歡的人麵前,你卻不能伸開雙臂去保護她······甚至,你都不敢去追求······是啊,光是強烈的喜歡又有什麽用呢。總不能,一輩子都埋在心裏吧。顏一哲尋找著南伊,他越想越不對勁,漸漸地擺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