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我終於還是失去你了

束,南伊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宿舍,她坐在床上,眼神空洞地望著正塗抹著黑色指甲油的方曉。南伊倒在被子上,望著貼在上鋪床底下的一張柯南的海報,自言自語道:“從未嚐試過的事情算不算不遺憾,從未說出口的話語算不算懦弱……”塗著指甲油的方曉抬頭瞟了她一眼,然後低頭又繼續塗著最後一根小腳趾頭:“說啥呢你……”“你今天又逃課了?”南伊問道。方曉塗完最後一根腳趾,擰上蓋子,舒了口氣:“沒錯,家常便飯而已。”南伊突然...一年後。

天氣晴朗,萬裏無雲,一架飛機劃過,在蔚藍的天空下勾勒出一道筆直的白痕。寬敞明亮的機場大廳行人匆匆,顏一哲身穿一件黑色風衣,戴著一頂鑲有銀色鉚釘的鴨舌帽,左手拉著一個白色行李箱,右手則插在衣兜裏。而他身邊的美人更是奪得眾人皆醉的目光,隻見紀妍妍身穿一襲淡綠色花紋布裙和一雙橘紅色鬆糕鞋,提著小包,邁著小碎步,嫣然一笑,柔婉的模樣真是讓人移不開眼睛。

“顏一哲,你走慢點嘛,我的腳好疼。”紀妍妍嘟著嘴,可顏一哲連頭都顧不上回隻管往前走,這讓紀妍妍很是惱火。

顏一哲在得知眼睛徹底治好後的那天下午就趕緊買了機票,連夜返回國,下機後更是大步流星地走出機場。一年的時間,三百六十個日夜,對顏一哲來說,是無比漫長的。現在的他,滿腦子都是南伊。

他想知道南伊這一年裏有沒有長高,有沒有按時吃飯,有沒有按時睡覺,是胖是瘦,是開心還是難過……

但見到南伊,卻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為南伊和他根本不是一個學校。他突然想到了什麽,放慢了腳步,隻是下一秒,卻又加快了比剛纔多五倍的速度,幾乎奔跑了起來。

轉學。對,他要轉學,轉到南伊的學校。

為了能每天都見到南伊,他必須要這麽做。

可是轉學,卻又是件麻煩的事。

紀妍妍得知了顏一哲的想法,嘴角勾起優美的弧度:“轉學而已啊,交給我好了,我打個電話,一分鍾搞定。”

顏一哲轉過身,若有所思地看著她,這家夥,在搞什麽啊。

“好啦,搞定了,你不用擔心轉學的手續,我保證你不會被趕出來。”紀妍妍將手機放回包裏,眯了眯眼,湊到顏一哲耳邊,小聲道,“我、爸、是、市、長。”

顏一哲瞪大眼睛,望著麵前的女孩,不知該說什麽好。

“不過,你要答應我,明天才能去學校,你啊,太累了,要好好休息。”紀妍妍甩了甩長發,哼著小曲兒走在前麵。

第二天,顏一哲與紀妍妍一同來到學校,剛好這會下課鈴聲響起,教室裏湧出一片人。他四處尋找南伊的身影,最終卻落了空。就在他正要上樓梯時的一個轉角,看見了她。

思念在這一刻翻天覆地,他望著她,努力平複著自己激動的心情。

就在這時,允浩從另一個方向走來,站在南伊麵前,伸出手,笑著颳了刮她的鼻子。而南伊也笑著回應他,根本沒注意到顏一哲的存在。

在看到兩人互動的那一瞬間,原本激動的心情也隨之落寞,他悲傷地望著她,眸底黯然,心裏滑過一絲苦澀。

看來這一年裏,你從未想起我。

顏一哲剛要轉身離開,南伊卻看見了他,她愣愣地與他對視,不知所措。

他什麽時候回來的?又怎麽會到這裏?

心裏有好多話想要問他,卻生生卡在了喉嚨裏。

他的眼神平靜無波瀾,就那麽一直望著她。

突然允浩一把摟過南伊,仰起頭邪笑著。南伊僵硬著身子,低下頭,緊緊攥著衣角,一動不動。

良久,顏一哲失望地看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你終究還是和他在一起了。

你喜歡的人。

從那天起,他對她格外冷漠。

劉曉璐知道顏一哲轉到了南伊所在的學校後氣得發毛,她不知道顏一哲回國的第一件事竟然是為了南伊,一氣之下,她便又翻牆闖入學校。

她站在後門,看到顏一哲安靜地坐在座位上看書,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如果除掉南伊,讓顏一哲喜歡上自己,那麽她相信沒有什麽比這件事更令人沸騰的了。

“劉曉璐?”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劉曉璐轉過頭,看見允浩一副驚訝的表情。

如果允浩沒猜錯的話,她是來看望顏一哲的,真後悔自己告訴了他顏一哲回國的事情。

“這裏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趕緊走,被監控室的人看到你就完了。”允浩將劉曉璐拽到角落。

“話說你跟南伊怎麽樣了?好久沒聽你說過了。”劉曉璐好奇地問道。

允浩揚了揚嘴角,捏了捏她的臉蛋,說道:“顏一哲現在和南伊的關係好像不怎麽穩定,很顯然,我已經成功吊起了他的胃口,等時機一到,南伊就玩完了。”

“不錯。”劉曉璐移開他的手,“你說你和南伊都相處一年多了,會不會產生感情啊?你對她……有沒有感覺?”

允浩聽完,笑了幾聲:“感情?你覺得可能嗎?如果不是幫你,我連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明白嗎?”他俯身,圈住她纖細的腰肢,“我隻對你一個人有感情。”

……

清冷的言語飄進南伊的耳朵裏,她站在牆壁後麵,淚如雨下。

其實很早以前,她就知道允浩對她從未動情,隻是在那一年裏,他對她的好,都太過真實。可她從來都沒有想過,他是為了幫劉曉璐而置她於死地。

她突然想起了顏一哲,那時候的顏一哲天天像個跟屁蟲一樣圍在自己身邊,不管自己怎麽對他喝來喝去,他都永遠掛著笑容。

顏一哲,我好想你……

顏一哲,我好像,離不開你了……

顏一哲,對不起,原諒我回頭太晚……

後來南伊發現,她對顏一哲的感情,是一種強烈的佔有慾。

那天,南伊淚流滿麵地去找顏一哲,她隻想對他說一聲對不起。可就在南伊剛要開口的時候,顏一哲卻譏笑道:“受了委屈就來找我?南伊,你賤不賤?”

淚水浸滿了她的眼眶,她看不清他的眉眼,隻是一味地顫抖著肩膀,不停地哭,不停地哭。

他給她的感覺,是她一輩子都想依賴的安全感。

“我……”

“我所有的熾熱都是被你耗盡的。”他打斷她想要說的話,“我保證,你不會再遇見第二個我。”

她失神地站在原地,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髒猛烈劇痛。

顏一哲,我終於還是失去你了。等你什麽時候知道了,那也來不及了。人分兩麵,醜惡與善。你難道真以為你的顏一哲是個大好人嗎?如果他是個殺人犯呢?不,他本來就是。我想,等你哪天徹底明白了。你會哭死的。因為離你越近的人,越是最危險的人。但是,如果你早點去死的話,會省很多事。牆壁上鍾表的秒針一點一點走動,時間也在一點一點到來。終於,床上的人彷彿有了蘇醒的意識,她慢慢地睜開眼睛,腦袋裏麵立刻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允浩見南伊睜開了眼睛,猛地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