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9章 不鬨出人命就行

前在對麵書店寫論文,因為晚上熬夜幾乎冇休息好,一不留神睡著了。如果不是孫老師視頻通話將他吵醒,這會兒還在補眠。不少爺爺奶奶唏噓一聲:“這麼個大小夥子,兩個娃的爸爸?”霍司謹非常沉穩有禮:“這位奶奶不好意思,我是崽崽和小將的大哥。”“你家大人呢?讓你家大人來吧,你弟弟妹妹可能誤吃或者被老師喂吃安眠藥了。”霍司謹:“……”懂了!這是快露餡兒了。霍司謹麵上特彆穩,心裡擔心的一筆。“不會的,漢寧幼兒園不僅...舒老師張了張嘴,一時無言。

在幼兒園上學的小朋友非富即貴,而舒老師家裡條件一般,自身非常優秀最後才成為這所幼兒園的老師。

和雷茜媽媽對上,她根本討不到任何好處。

舒老師抿唇,想努力擠出一抹笑容時,眼角餘光看到胖嘟嘟的崽崽忽然從霍先生懷裡溜了下去。

等她再反應過來時,崽崽已經噠噠噠到了雷茜媽媽跟前。

“大姨,崽崽有關於茜茜姐姐的悄悄話跟你說,你能彎腰低頭聽嗎?”

雷茜媽媽皺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

崽崽滿眼真誠無辜:“那崽崽說了,比如茜茜姐姐現在還尿床,還……”

雷茜媽媽馬上彎腰低頭去捂崽崽的嘴巴,崽崽機靈避開,同時抬起小胖手對著雷茜媽媽的臉頰啪地扇了一巴掌。

小傢夥用了一成力氣,雷茜媽媽的臉頰很快浮現出一個小小的巴掌印。

舒老師驚呆了,下意識將崽崽拉回來,讓她藏到自己背後。

霍沉令快步過來,將崽崽抱起來。

捱了巴掌的雷茜媽媽就像之前被她打的舒老師一樣,好一會兒緩不過神。

崽崽窩在奶爸懷裡,奶聲奶氣跟她道歉。

“阿姨對不起,崽崽剛纔騙了你,還故意打了你。”

緩過神來的雷茜媽媽瞳孔瞪大,眼底怒火中燒。

“冥崽崽!”

崽崽歡快地“哎”了聲:“阿姨崽崽在呢,對不起,崽崽雖然故意打了你,可阿姨這麼大的人,一定大人大量不會跟崽崽一般計較的對吧?”

說著小傢夥又叭叭補充:“就像阿姨你剛纔打了舒老師一巴掌,然後跟舒老師說的那樣子。”

雷茜媽媽:“……”

雷茜媽媽氣結,下意識抬手就要衝冥崽崽臉上招呼過去。

霍沉令抱著崽崽站在原地冇動,眼神鋒銳如寒冰直刺雷茜媽媽眼底,看得她不寒而栗。

晏長離和霍沉輝同時過來,一左一右立在霍沉令身邊,看雷茜媽媽的眼神一個比一個冷酷。

雷茜媽媽心中不安,下意識吞嚥口水。

“你們……你們……”

外麵傳來一陣動靜,雷茜媽媽迅速回頭,原本畏懼不安的她忽然挺直了背脊,再看向霍沉令等人時眼神變得格外凶狠。

“你們等著!”

她說完快速轉身往外走,舒老師想說什麼,知道這會兒說什麼都晚了。

她忙看向崽崽,握住崽崽小胖手:“崽崽,手疼嗎?”

崽崽笑眯眯搖頭:“舒老師放心,崽崽一點兒也不疼,該疼的是剛纔那個阿姨哦。”

崽崽雖然那麼說,舒老師還是握著崽崽得手幫他輕輕揉著:“崽崽,老師謝謝你,但是……”

霍沉令淡淡開口:“舒老師安心上班就好。”

舒老師詫異看向霍沉令,霍沉令冇再說話,倒是晏長離溫和出聲:“舒老師,他們雷家有人,我們晏家霍家更有人。”

霍沉輝也笑著開口:“是啊,謝謝舒老師你們今天第一時間通知我們,辛苦了。”

舒老師又是暖心又是感動:“不客氣,這都是我們當老師的應該做的。”

晏長離笑容柔和:“舒老師去找個冰袋敷敷吧,這邊有我們。”

舒老師忙搖頭:“那怎麼行。”

霍沉輝也笑:“怎麼不行?對付雷茜媽媽這種不講理的女人,舒老師出麵隻會吃虧,還得是我們來。”

崽崽附和,滿臉關切:“對對對!舒老師你去敷敷臉,不然臉頰會腫起來的。”

舒老師眼眶微紅,快速彆過頭:“我……我去看看。”

霍沉令抱著崽崽往外走:“雷茜媽媽叫來的可都是彪形大漢,以防萬一,舒老師還在這邊等著。”

計元修走到舒老師前麵將她護在身後:“舒老師,我大哥他們要背景有背景要技術有技術,不會吃虧的,舒老師安心。”

舒老師眼眶更紅了。

她其實一直非常不安,畢竟她是幼兒園裡為數不多知道崽崽身份背景的老師。

醜寶被欺負,還是她班上的雷茜小朋友,她最怕的是霍家找上雷茜家人,再遷怒她。

但事實相反,霍家人不僅冇有遷怒她,反倒是找事的雷茜小朋友媽媽不依不饒。

崽崽兄妹五人在幼兒園人緣非常好,上幼兒園以來從冇和哪個小朋友紅過臉爭過什麼東西。

而且能幫小朋友的時候他們都非常積極,是特彆特彆省心的那種小可愛。

雷茜小朋友被嚇得住院,她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儲藏室那邊的監控一片雪花點,而雷茜小朋友不斷地喊著有鬼。

青天白日的,哪裡來的鬼?

何況這世上根本冇有鬼。

舒老師怕雷茜媽媽那邊真的鬨出什麼事,快速給保安室那邊打電話。

但是晚了。

雷茜媽媽叫來的五六個彪形大漢直接翻過幼兒園鐵門,氣勢洶洶直衝他們這邊過來。

這會兒是上課時間,知道這件事的老師不少,但小朋友們都小,並不知道發生了事。

小傢夥們畫畫的畫畫,剪紙的剪紙,忙得熱火朝天。

幼兒園王主任剛趕過來就看到操場上情況不對,他忙衝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雷茜媽媽冷笑:“怎麼回事?王主任,這你得去問問冥崽崽他們和他們那些仗勢欺人的家長!”

她雙手環抱胸前,氣勢十足:“我現在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王主任若不想丟了工作,就在旁邊等著看著!”

王主任嘴角狂抽:“這位家長,你說去問誰?冥崽崽他們和他們的家長?”

雷茜媽媽眼底怒火直冒:“感情王主任這會兒都不知道我女兒在你們幼兒園被欺負成什麼樣子了!好好好!”

連著三個“好好好”,雷茜媽媽一抬手,後麵四五個彪形大漢直衝霍沉令他們這邊衝過來。

崽崽瞧著,把之前掏出來的鬼東西再放出去。

“攔住他們,不鬨出人命就行。”

這幾個人身上雖然有寧家人的氣息,但並不是真正的寧家人。

但這邊若出現鬼東西,寧老爺子若真的和雷茜媽媽關係親厚,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這麼一想,崽崽又從褲兜裡掏出四五個鬼東西丟地上。

“去玩吧!”

四五個彪形大漢中走在最後麵的那人眼神陡然變得格外犀利。崽崽身上。崽崽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轉,忙垂下眼簾,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小朋友們果斷看向薄年。薄年:“……”看他做什麼?他又不是將思衡,他也不是殭屍!他就是個普通孩子。小朋友們:“薄年,小將說他是個將,是什麼意思?”薄年小朋友不太會說謊,小臉憋得通紅。“他……他……他……”崽崽一巴掌拍在他小胳膊上。薄年小朋友馬上覺得腦袋昏沉沉,被圍住的燥熱似乎冇了,而且還涼颼颼的,眼皮也有些抬不起來。想著想著,薄年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