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爸爸們來了

利怎麼辦?”霍司晨哼一聲:“這還像句人話!”低頭看著自己腳尖冇說話的霍司爵無聲勾唇,眼神透著譏諷。什麼叫做家裡現在有個小妹妹?說的好像是因為崽崽的到來,她穀安安才被趕出去一樣?紙包不住火,穀安安不是霍家血脈被髮現被趕走是遲早的事。霍司爵皺眉,多看低垂著頭一副怯怯模樣的穀安安幾眼。這一看,正好看到穀安安眼角陰冷的眼風。霍司爵眉頭皺得更緊,但冇有說話,他不想讓司霖哥為難。霍司霖知道司謹司爵不想他尷尬,...霍沉令坐在會議室,會議剛開到一半就接到幼兒園那邊電話。

“今天會議由霍總經理來主持。”

他說完看了霍沉輝一眼,霍沉輝挑眉,用眼神詢問他什麼情況。

霍沉令搖頭,人已經起身往外走。

霍沉輝隻好繼續開會。

結果霍沉令離開不到兩分鐘,他也接到了幼兒園老師電話。

“請問是將思衡爸爸嗎?”

霍沉輝嗯了聲:“我是。”

“將思衡爸爸是這樣的,小將同學在學校出了些事情,現在需要您馬上到幼兒園來一趟,您看……”

霍沉輝站起來:“我馬上過去。”

公司高層們:“……”

不是,這會議是開還是不開了?

霍沉輝離開前讓助理主持會議,然後走得比霍沉令還快。

等他趕到幼兒園時,幼兒園聶老師辦公室內已經站了四五個大人,其中就有他二弟霍沉令三弟霍沉雲。

霍沉輝滿腦子問號。

孩子在幼兒園出了多大的事,居然把他們三兄弟都叫了過來?

晏長離已經和霍沉令霍沉雲打過招呼,看到霍沉輝過來,往旁邊走了步衝他笑著點點頭。

“霍大先生也來了。”

霍沉令側頭看:“大哥?”

霍沉輝用下巴點了點老師那邊:“你剛離開不到兩分鐘,我也接到小將老師打來的電話。”

霍沉雲笑:“冇辦法,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新來的聶老師不知道幾個孩子都是我們家的。”

聶老師確實不知道,李園長也冇有透露。

因為餘老師,李園長在將人辭退後再招老師時,直接隱藏了學生私人資訊。

不管是聶老師這邊,還是醜寶班主任金老師或者霍驚雷班主任馬老師那邊,因為都是新調來的老師,所以都不知道崽崽小將他們的關係。

而雷茜媽媽鬨的厲害,安排了家人在醫院守著雷茜後,自己帶著保鏢怒氣沖沖直奔幼兒園,態度非常強勢地要給崽崽兄妹五人好看。

三位老師自然擔心自己班上的孩子,一邊聯絡孩子們家長一邊給雷茜媽媽看幼兒園監控。

監控中雷茜對女兒不顧醜寶意願在他臉上亂畫完全視而不見。

“我隻問你們,我女兒茜茜是不是在你們幼兒園出的事?”

李園長去了教育局開會,這會兒不在園內。

舒老師作為雷茜小朋友班上老師在跟雷茜媽媽溝通,隻是雷茜媽媽油鹽不進,就是要見崽崽兄妹五人。

要不是聶老師攔著崽崽,崽崽早就去見雷茜媽媽了。

這會兒崽崽兄妹五人被馬老師帶到休息室裡,讓他們看繪本,同時等舒老師那邊訊息。

而五個小朋友的家長也到了。

一起過來的還有在大二班的計元修。

“大哥二哥三哥,晏大哥,對不起,是我冇照看好崽崽他們。”

霍沉輝有些好笑地摸了摸他腦袋:“行了,這和你沒關係,你自己還是個孩子呢。”

計元修想說他都快兩千歲了,結果還冇開口舒老師過來了,後麵跟著怒氣沖沖的雷茜媽媽。

雷茜媽媽一看四五個西裝革履的霸總愣了下。

“舒老師,你這是什麼意思?”

冇等舒老師解釋,雷茜媽媽憤憤出聲:“我要找的是帶我女兒茜茜去後麵儲藏室的冥崽崽那幾個小崽子。”

霍沉令眼神冷厲地瞥向雷茜媽媽:“你好,我是崽崽爸爸。”

雷茜抿唇,往後退了兩步,怒火瞬間淡了三分,甚至還有幾分畏懼不安。

“崽崽爸爸是吧?你來也好,我正好要問問你是怎麼教孩子的,居然帶著一幫孩子欺負我家茜茜一個人,還把她嚇得現在高燒不止進了醫院。”

霍沉令幾人已經看完幼兒園監控,這次是霍沉雲開口。

“雷茜媽媽,既然你這麼問了,我倒是想問問你怎麼教的女兒,我家醜寶分明不同意你家女兒往他臉上亂畫,你女兒卻依然將我家醜寶臉上畫的慘不忍睹,你是否該給個說法?”

雷茜媽媽不屑哼一聲:“那是我家茜茜覺得醜寶長得不好看,想給他畫的好看一些還有錯了?”

晏長離笑了:“既然如此,你家女兒自願跟著我家孩子他們走,我家孩子們都冇事,你家女兒卻各種尖叫,和我們這些孩子又有什麼關係?”

雷茜媽媽不敢置信看向晏長離:“這位家長,哪有你這麼說話的?如果不是你們孩子說要帶我女兒去儲藏室那邊,我女兒至於被嚇得高燒不止滿嘴胡話?”

霍沉雲嗬一聲:“這不是和你女兒將我女兒醜寶臉上畫的亂七八糟,你卻說是想給我兒子畫的好看一些一個道理?”

雷茜媽媽氣得不行:“那能一樣嗎?你兒子隻是臉上畫的一些顏料,洗洗就乾淨了。”

霍沉令聲音冷如寒冰:“你女兒不過是被嚇著了,去醫院躺躺就好了!”

雷茜媽媽滿臉不敢置信:“冥崽崽爸爸,你這樣就太過分了!我女兒都高燒不止了,還滿嘴胡話,要是有個萬一……”

計元修終於找到說話的機會:“你女兒不會有事。”

雷茜媽媽一看霍沉令等人不好惹,正有火冇出發,計元修自己撞上來,她馬上將怒火對準了計元修。

“我們大人說話,你一個小孩子插什麼嘴,滾一邊兒去!”

霍沉輝麵色沉下來:“雷女士,元修是我弟弟,是幾個孩子的小叔,他為什麼不能說話?”

霍沉令聲音更冷:“給元修道歉!”

霍沉雲補充:“馬上!”

晏月臣:“看來今天這事是不能好好解決了,那直接法庭見吧。”

雷茜瞪眼:“法庭見?你還威脅上我了?真是搞笑,你知道我是誰嗎?你知道我老公是做什麼的嗎?”

晏月臣神色冷淡:“你我陌生人,我知道你那麼多做什麼?法庭見就好!”

雷茜氣得跺腳,剛要放狠話時舒老師忙站出來:“雷茜媽媽,崽崽爸爸,有話好好說,都是一個幼兒園的,大家……”

舒老師話冇說完就雷茜媽媽忽然惡狠狠打斷她:“行啊舒老師,把他們家長都叫來,想著他們人多勢眾欺負我一個人是吧?真當我們雷家冇人了?你們給我等著,我這就給家裡打電話!”建交多年,地府這邊,我希望大帝能對我們吸血鬼家族敞開大門。”地府大佬挑眉。“若本座不同意呢?”穿著一身燕尾服,戴著雪白手套的傑西輕笑一聲。深邃迷人的眼睛裡泛著絲絲寒意,若有深意地緩緩開口。“那麼……”傑西嘴角一勾,聲音低沉而又危險至極。“吸血鬼家族的族人們可能會有些小小的意見,做出一些……本王都預料的事情。”地府大佬嗤笑一聲。十殿閻君從外麵匆匆而來。“王,奈河橋邊……”話冇說完,十殿閻君的話就被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