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火路墩

的前五天,後金中路軍攻陷了保安州,軍民死傷無算,知州閻生鬥自盡殉節。隨後後金中路軍在阿濟格帶領下退往大同與黃臺吉會合,當王鬥來到這個世界時,保安州各地仍是滿目瘡痍。依王鬥對歷史的瞭解,雖說此時後金軍大部應該都在大同一帶肆,不過一直到閏八月時,他們才會全軍退往塞外,自己仍得小心。……王鬥挑著水往東麵方向行走著,他這個可稱得上是虎背熊腰,雖說挑著兩個沉重的水桶行走數裡,仍是到毫不費力。一路而去,皆是平...風呼嘯刮過,捲起一片塵土,吹得上的衫也是獵獵作響。

“嘩”的一聲,王鬥從河麵上提起一桶水,打破了波粼粼水麵的平靜。他將水桶仔細在岸邊放好,又順手洗了個臉,清涼的河水讓他神一振。直起後,王鬥長長地呼了口氣,看著遠方,眼睛又習慣地瞇起。

眼前的景與江南之地的秀大為不同,約約的山脈,莽莽蒼蒼的大地,平原上稀稀拉拉的樹木,約可見的堡壘村莊,極目遠去,總讓人有一種蒼涼與廣袤的覺。

這就是宣府鎮,大明邊鎮北地的景。

“來到這個世界有十六天了吧時間過得真快。”

王鬥在心中默默想道。

不錯,眼前這個王鬥雖然是明朝的人,但這個軀的神與靈魂卻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而是來自後世二十一世紀一個三十多歲的歷史教師上。簡單來說,就是王鬥穿越時空附了,過程很莫名其妙,況也不可考,總之是後世的王鬥zhan有了這個大明朝普通墩軍的。

也是巧合,這個的主人也王鬥,不過略有區別的是,這個大明朝王鬥的鬥是大鬥小鬥的鬥,而後世王鬥的鬥卻是鬥爭的鬥,雖都是鬥,不過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

對於自己上發生的莫名其妙的事,王鬥無法解釋,也沒有機會找到能解除自己疑的人,隻能默默地放在心裡。不過任是誰上發生了這種奇怪的事,都會到惶恐害怕,王鬥也不例外。好在放在後世時,王鬥就是個心思沉穩,心素質比較過的人,隻是短短幾天後,他就接了自己上發生的事,並開始仔細地思考起未來該如何辦的問題。

王鬥附時,同樣zhan有了該的記憶思想,這讓他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從他腦中的記憶加上這些天自己的默默瞭解,他大致也明白了自己的份環境。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是崇禎七年七月的二十八日,眨眼十幾天過去了,眼下己是八月的十三日。之地是在宣府鎮懷隆道東路的保安州一帶,份為舜鄉堡董家莊轄下靖邊墩一個普通的墩軍,家有一個老母以及一個還未完婚的媳婦,的份是養媳。

這個世界的王鬥年在二十二歲,比後世的王鬥年輕得太多,而且高大強壯,不但通拳腳,而且還擅長使用長槍,大弓等武,讓後世常年於亞健康狀態的王鬥也是心下欣,不過憾的是,這個明朝王鬥雖然長得人高馬大,強壯,卻是格憨傻,膽小懦弱,經常人欺負而不敢反抗,讓擁有了他現在及記憶的王鬥不由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不過在後世時,王鬥的格就是謹慎冷靜,所以附後,並沒有貿然就做出什麼出格的事,而是在冷眼觀察周邊環境,同時在回憶自己所知的明末歷史。

王鬥後世在福建某地教授中學歷史課文,他個人更是通明末歷史,同時在地理上也有很深的造詣,特別是對河北與山西的地理研究極深。依他所知,明末這段歷史可用憂外患來形容,數十年連綿不絕的災禍造就了層出不窮的流寇與戰,直到摧毀這個國家最後一元氣為止,最後這個龐大的帝國轟然倒塌,勝利果實被異族竊取。

一個非常混,寧為太平犬,莫為世人的時代,人命如同草芥,就算自己為士兵也是同樣朝不保夕。越是瞭解這段歷史,王鬥越是對將來的生存到憂慮。

有時在夜深人靜時,

王鬥會想起後世的雙親及妻子兒,想到此生自己不能再見到們,他的心不免作痛。不過在心深中,對於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王鬥心還是有一興的。在後世時,他就是個不甘心平淡的人,他的權力yu很大,可惜造化弄人,一直沒有上位出頭的機會,或許在這個時代,自己可以擁有不同的生活軌跡。

隻是理想歸理想,現實總是殘酷的,眼下自己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火路墩小兵,原先懦弱的聲名更是讓誰都可以踩到他頭上,雖說現在王鬥附後冷沉默了許多,看上去象是不好惹的樣子,不過沒有做出什麼事之前,別人仍是當他明的,墩的苦活髒活,仍是第一個差遣他去做,比如說眼下每天離墩幾裡的挑水工作。

常年的乾旱,讓王鬥所靖邊墩的水井也是乾涸,而墩幾個墩軍及家口每天的用水需求便落到了他的頭上,挑水,每天就要在這條河與火路墩往返幾次。

這條河當地人稱董房河,從保安州南麵高山上發源後,經由輝耀堡、舜鄉堡與董家莊境後,再往下流經十裡,便匯了後世鼎鼎大名的桑乾河,此時人稱渾河的便是。

放眼看去,董房河河水清澈,兩岸也多草地綠樹,隻是過了河的兩岸後,便多大片大片乾燥的土地,風隨便一吹,便不時捲起一片塵土。在河兩邊,有著一些屯軍或是民戶的田地,河水蜿蜒流向西北,一直滋潤灌溉著河邊的這些土地,不過由於長年乾旱,這條河的水位己是下降了不,出了不河灘之地。

王鬥收回目,盤算著挑了這趟水後,今天的挑水量就算完了,可以稍微輕鬆一下。

此時他上穿的是一件破舊的紅袢襖,原本鮮豔的幾乎退去不見,頭上戴的紅笠軍帽也快了半邊,腳下同樣是一雙破舊的紅襖鞋。這便是他穿的大明軍隊製式軍服:鴛鴦戰襖。

舊例大明軍士的鴛鴦戰襖每三年給賞一次,不過此時大明很多邊軍的戰服怕是十年都沒有換過了,王鬥上的軍服同樣是破破爛爛,不過雖多補丁,倒是漿洗得十分乾淨,這都是家那個養媳謝秀孃的功勞,的賢惠是不用說的。

在王鬥腰間,還掛著一麵表明他份的腰牌,腰牌木質,正麵篆刻“墩軍守衛王鬥”六字,左側刻著“保安衛勇字捌佰肆拾伍號”幾字,背麵刻著“凡墩軍守衛懸帶此牌,無牌者依律論罪,借者及借與者罪同”等字。這是王鬥在靖邊墩戍守的重要憑證,失可是大罪。

在水桶的旁邊,還放著他的長槍。王鬥取起槍,一相連的覺湧上心頭,在這個朝不保夕的年代,這長槍就是他生存的最大保障了。王鬥左手拿槍,彎腰將水桶挑起,並習慣地警惕地看了看四周的靜。由不得王鬥不小心,雖說此時後金軍大部己往大同一帶,不過仍是有小遊騎在保安州與懷來衛一帶活,自己要小心遇到他們。

在上個月的七月初七日時,後金汗皇太極,明人稱之為黃臺吉的在領軍征服蒙古察哈爾部後,藉口明邊將擾其境、殺其民、匿逃人等名,領軍數萬於尚方堡破口而,隨後在宣府鎮境大肆劫掠,進而兵圍鎮城,宣府城守兵發炮將其擊退,黃臺吉退往大同一帶。後金軍寇的訊息傳來後,大明震,初九日,京師戒嚴,同時兵部急令保定總兵陳洪範守居庸,巡丁魁楚守紫荊,防止後金軍進京畿之地。

七月二十三日,在王鬥來到這世界的前五天,後金中路軍攻陷了保安州,軍民死傷無算,知州閻生鬥自盡殉節。隨後後金中路軍在阿濟格帶領下退往大同與黃臺吉會合,當王鬥來到這個世界時,保安州各地仍是滿目瘡痍。依王鬥對歷史的瞭解,雖說此時後金軍大部應該都在大同一帶肆,不過一直到閏八月時,他們才會全軍退往塞外,自己仍得小心。

……

王鬥挑著水往東麵方向行走著,他這個可稱得上是虎背熊腰,雖說挑著兩個沉重的水桶行走數裡,仍是到毫不費力。

一路而去,皆是平坦的土地,環顧四周,地勢開闊,土質也算優良。這保安州便是後世的涿鹿縣,不過此時的保安州可比後世的涿鹿縣大多了,後世屬於懷來縣的新保安,東八裡,西八裡,沙城,桑園等地,此時都是屬於保安州衛的重要城堡鄉裡。

保安州這一帶環境優越,素有“千裡桑乾,唯富涿鹿”之說,在桑乾河兩岸及洋河兩岸,土地沃,灌溉方便,在這裡,甚至可以種植水稻。特別是在桑乾河南岸,河流水渠廣布,更是宣府鎮重要屯田之所,為保屯田要地不侵擾,在這一帶,建有集的火路墩。

不過在這舜鄉堡一帶,由於己靠近丘陵高山地區,灌溉不是很方便,加上近來越來越大規模的旱災,除了靠近那些河邊與水渠邊的田地外,王鬥看到許多本是優良的田地都荒費了。

再行走了一裡多,遠遠的,便看到一個微微隆起的小丘上,一個高大的火路墩威嚴聳立,墩高達十餘米,整個外形呈覆鬥式,可以看到上首的廳房屋及燈柱軍旗,在墩的四周,還有一道長達三十多米的馬圈圍牆,牆外還有壕,那便是舜鄉堡董家莊轄下四個火路墩之一的靖邊墩,有守軍七人,王鬥就是其中的墩軍之一。

大明在九邊各地大建墩臺,一般三裡一墩,五裡一臺,甚至在一些要之,更是每裡就建一墩,近塞稱為邊墩,腹裡地方稱為火路墩或是接火墩,每墩守衛五或七人,在整個保安衛境,便有各樣墩臺四十餘座。

王鬥所在的靖邊墩隻是普通的煙墩,所以整個墩以夯土築,並未包磚。如果包磚,就稱為樓臺了,周邊的馬圈圍牆可達一百多米長,外麵的壕更深,不過建一座樓臺所需青磚至五萬八千塊,

白灰近百石,以大明的財力,隻得在一些重要的地方建臺了。

眼看就要到家,王鬥心也是喜悅,不由加快了步伐,很快,他就來到了靖邊墩圍牆外的壕塹旁,這道圍牆高約四米,南向設有大門,門匾上寫著“靖邊墩”三個大字。門的上首設有一個懸樓,有擂石等守衛武,並控製著一個吊橋,平時靖邊墩的墩軍出,都要依靠這吊橋。

王鬥小心避開壕塹旁幾個暗藏的塌窖陷阱,來到大門前麵,衝懸樓上高喊:“我回來了,快放吊橋!”

喊了幾聲,過了好一會兒,懸樓上才懶洋洋探出一個腦袋,看到是王鬥,那人笑道:“王大傻子回來了你挑水倒是快的,路上有沒有遇到韃子”

王鬥知道這人楊通,是一個馬屁,平時跟在甲長鍾大用旁狐假虎威,時不時以取笑王鬥為樂,王鬥向來對他沒有好,他不理他,隻是喊道:“快放吊橋!”

楊通討了個沒趣,不由罵道:“孃的,你急什麼急,我這不就放吊橋了嗎”

他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放下了吊橋,又衝圍牆喊道:“王大傻子回來了,快把門開啟。”

很快的,吊橋放下,接著懸樓下的大門也開啟了,一陣男的吵雜聲傳了出來,幾個腦袋出現在視線,都是看著王鬥笑,一人更是大:“王大傻子回來了沒有被韃子抓去”

王鬥挑著水踏上吊橋,兩個沉重的木桶讓腳下的木板吱呀吱呀的響,他沉著臉,不理那些人,直接進圍牆裡麵。服怕是十年都沒有換過了,王鬥上的軍服同樣是破破爛爛,不過雖多補丁,倒是漿洗得十分乾淨,這都是家那個養媳謝秀孃的功勞,的賢惠是不用說的。在王鬥腰間,還掛著一麵表明他份的腰牌,腰牌木質,正麵篆刻“墩軍守衛王鬥”六字,左側刻著“保安衛勇字捌佰肆拾伍號”幾字,背麵刻著“凡墩軍守衛懸帶此牌,無牌者依律論罪,借者及借與者罪同”等字。這是王鬥在靖邊墩戍守的重要憑證,失可是大罪。在水桶的旁邊,還放著他的長槍。王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