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遇害

的,周雪。周雪長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很清純,但是這個人的格卻與這張臉不符合。一路上與謝博搭訕,謝博也是很喜歡周雪,兩人便曖昧得跟來旅遊一樣工作了一天。可能是覺得安雨落有些礙眼,此時便想把安雨落給支開。「好,沒問題!」安雨落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便答應了下來。拿著手裡的調查單便往後山走去。這山上樹長得也不是很,倒不會讓人覺得幽深可怕,一個人走著也並沒有覺著有什麼不妥。安雨落邊觀察地形邊做記錄,不一會兒,...安雨落,一名職場小菜鳥,設計部辦公室助理。同屆職同事都已經從辦公室助理升級了設計師助理,隻有安雨落還在原地踏步。也不算是安雨落不認真工作,其實業務能力也很強的,就是缺一筋,也是個老好人,讓一些同事給欺的。奈何安雨落是有反抗的心理,卻沒有反抗的能力,自己沒有背景,有時候想著多一事不如一事,便一直忍氣吞聲到現在。

話說這次公司又接了一個大單子。在臨安市一座靠海的山上,公司規劃設計半山海景別墅。這次需要設計組實地考察,而安雨落作為萬年跑王,這次一定不了。

由於這座山於半開發狀態,雖然有水泥小路,但到後麵就直接是山路了。可能因為要開發別墅群的關係,有些公司來踩過點,依稀能看出人為走出的痕跡。

「雨落,你上前麵看一下地勢做一下記錄,我們先去那邊看一下,這樣能快點做完記錄。」一起過來的一個組員對安雨落說道。

大家為了安全起見,也為了考察全麵,分三人一組。

安雨落這一組分的是兩一男,謝博是部門裡比較歡迎的男生,年紀不大,但設計的作品很出,年紀輕輕就當了獨立設計師,算是設計部的一名搶手人。

而剛才指揮安雨落的生是跟一起進公司的,周雪。周雪長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很清純,但是這個人的格卻與這張臉不符合。一路上與謝博搭訕,謝博也是很喜歡周雪,兩人便曖昧得跟來旅遊一樣工作了一天。

可能是覺得安雨落有些礙眼,此時便想把安雨落給支開。

「好,沒問題!」安雨落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便答應了下來。拿著手裡的調查單便往後山走去。這山上樹長得也不是很,倒不會讓人覺得幽深可怕,一個人走著也並沒有覺著有什麼不妥。

安雨落邊觀察地形邊做記錄,不一會兒,便走到了臨海的懸崖邊上。這裡的風景倒是很,海麵因為照的原因波粼粼的煞是好看,安雨落忍不住得往前走去。海風吹過,耳裡隻有海浪的聲音,倒是平了心中的煩躁。

大概呆了一段時間,安雨落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時間已經不早了,與謝博他們分開也有段時間了,也沒見他們過來找,而手機在這裡也沒有訊號。

『回去吧,太也快落山了』安雨落心裡想到。

關掉手機放進了服裡。安雨落深吸一口氣,便打算往回走了。

還沒轉過,突然有人推了一把安雨落,沒有站穩就這樣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跌落了懸崖,掉進了海裡。

沒有看清是誰,隻聞到了一不是很濃鬱的香水味。是辦公室裡的人,忘了是誰上的味道,但是讓安雨落覺得很悉。

『到底是誰要害我?』恐懼與不甘心充斥著安雨落的大腦,最後架不住缺氧而失去了意識。題!」安雨落也懶得跟他們計較,便答應了下來。拿著手裡的調查單便往後山走去。這山上樹長得也不是很,倒不會讓人覺得幽深可怕,一個人走著也並沒有覺著有什麼不妥。安雨落邊觀察地形邊做記錄,不一會兒,便走到了臨海的懸崖邊上。這裡的風景倒是很,海麵因為照的原因波粼粼的煞是好看,安雨落忍不住得往前走去。海風吹過,耳裡隻有海浪的聲音,倒是平了心中的煩躁。大概呆了一段時間,安雨落拿出手機看了眼時間,時間已經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