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復仇者

頭戴寬大的黑兜帽,將形藏在房頂的黑暗中。這裝束在酷熱的夏天,就算是夜晚,也會讓人到悶熱。但與他那不幸的經歷相比,這都不算什麼,他已經在此等候兩個小時。以蘇曉現在的年紀,本應在大學中度過好時,可他卻因爲仇恨,在三年前放棄了學業,開始學習一些其他知識。人解剖學、格鬥、快速開鎖等知識。漫長的等待開始……。兩小時後,一輛黑豪車緩緩駛別墅院,沉悶的引擎聲熄滅,車門開啟,一位帶著醉意的中年人從豪車走出。因爲過...夜晚時分,一座繁華中著浮躁的二線城市。

街道上車水馬龍,夜生活的開始,讓許多年輕人從悶熱的房間中逃出,盡揮霍著時。

蘇曉蹲坐在一棟二層別墅的房頂,夜風吹過,讓他覺到一陣涼爽。

蘇曉穿黑,頭戴寬大的黑兜帽,將形藏在房頂的黑暗中。

這裝束在酷熱的夏天,就算是夜晚,也會讓人到悶熱。

但與他那不幸的經歷相比,這都不算什麼,他已經在此等候兩個小時。

以蘇曉現在的年紀,本應在大學中度過好時,可他卻因爲仇恨,在三年前放棄了學業,開始學習一些其他知識。

人解剖學、格鬥、快速開鎖等知識。

漫長的等待開始……。

兩小時後,一輛黑豪車緩緩駛別墅院,沉悶的引擎聲熄滅,車門開啟,一位帶著醉意的中年人從豪車走出。

因爲過量飲酒,中年人的腳步明顯有些虛浮。

別墅房頂的蘇曉,拿起邊的一把長刀,長刀出鞘,刀烏黑,藉助夜讓人很難察覺。

縱從六米高的房頂躍下,蘇曉那靈活的手臂,在空中抓住別墅上突出的菱角,下落的速度減緩。

平穩落地,蘇曉落在了仇人的正前方。

沒有任何廢話,蘇曉手中的長刀劃破空氣,發出一陣嗚咽聲後,一刀將仇人的嚨斬開。

鮮噴湧而出,雖然蘇曉極力躲避,但袖口與手背依然被鮮侵染。

已經醉酒的仇人,還沒明白髮生了什麼,已經仰倒在地。

這種傷勢與死亡無異,所以蘇曉馬上向人煙稀的位置奔跑。

餘掃過,蘇曉看到一名穿製服的保安。

雖然他正在行兇,但被人當場目擊也無所謂,他將相貌藏的很好。

可在下一刻,蘇曉就到寒直豎,那名保安居然在腰間拔出一把槍,黑黝黝的手槍,槍修長,明顯是裝載了消音械。

保安怎麼可能有槍,蘇曉已經來不及仔細思考。

後是至十幾麵寬的別墅,那名保安距離他大概有二十米,如果選擇逃,後背就會徹底暴給敵人,那就了活靶子。

遇到危險,蘇曉的第一反應是解決危險的源頭,絕不是逃。

向前衝去,蘇曉s形奔跑,儘可能避免被槍擊。

“噗、噗、噗……。”

裝載了消音的手槍,隻發出微弱的槍響。

蘇曉剛衝出五米遠左右,就覺小一麻,之後口傳來同樣的覺。

蘇曉知道這是中槍了,雖然他是個復仇者,但他並沒中過槍。

無力的覺在蔓延,蘇曉並沒有恐懼,隻是有些不甘而已。

復仇還沒完,他就已經倒下,而且是被未知的敵人殺掉,這是多麼窩囊的一件事。

用盡最後力氣,蘇曉將手中的長刀丟擲。

這一刀基本是聽天由命,但老天彷彿察覺到蘇曉的不甘,以及他那不公的遭遇,那把長刀在空中飛速旋轉幾圈後,竟奇蹟般刺到持槍保安的口。

癱倒在地的蘇曉,臉上出笑容。

那把長刀他淬了神經毒素,而且是混合類,那名被刺傷的保安必死無疑。

意識開始模糊,蘇曉覺頭部遭到重擊,之後眼前漆黑一片。

在最後殘存的意識中,蘇曉約聽到。

“獵殺者,‘迴樂園’爲你開啓。”

--------------

【傳輸中……】

【10%、50%、100%,傳輸完,檢核到獵殺者到大量損傷,待修復……。】

【獵殺者意識未甦醒,修復指令延後,現維持最低生存狀態,維持時間十分鐘……。“

【滴…,發現獵殺者天賦爲長天賦,生存時間追加兩小時。】

一片黑暗中,幾排淡藍文字漂浮在半空,發出淡淡的微。

在淡藍文字下方,蘇曉滿鮮的躺在虛空中。

手指,蘇曉悠悠醒來。

在醒來後,蘇曉先是有些茫然,但回憶起那黑的槍口後,馬上想站起。

劇痛傳來,蘇曉痛的險些再次昏厥。

費力的坐起,蘇曉掃視周圍,除了幾行閃著藍的文字,四周漆黑一片。

【獵殺者,歡迎來到‘迴樂園’】

一行文字憑空出現在蘇曉麵前,但蘇曉並沒去看那一行文字,而是開始檢查的傷勢。

小被擊穿,傷口皮翻卷,手指都能輕易探其中。

這種腥的景,蘇曉隻是眉頭皺起,並沒其他表現。

他經歷過比這殘酷十倍的景,所以這些並不能讓他容。

口的傷勢更加嚴重,但無論是小或口的傷,都沒再流出毫跡。

“我沒死?”

把手按在口,蘇曉覺到心臟在有力的跳。

【獵殺者,你並沒有死亡,是/否願意加‘迴樂園’,這裡有你想要的一切。】

蘇曉早就注意到那些可疑的文字,但出於對未知事的警惕,他並沒理會那些文字。

現在的況有些詭異,他了必死的傷勢,但卻奇蹟般活了下來,而且在他麵前有一行紅的數字正在倒計時。

【1:35:10】,【1:35:9】……。

一小時三十五分零九秒,如果蘇曉沒猜錯,這就是那些數字的意思,而且數字還在不停倒計時。

這紅數字,給蘇曉一種不祥的覺,彷彿在這數字歸零時,他將會失去生命。

【獵殺者,請儘快與‘樂園’通,以簽訂契約,否則你將在‘1小時35分’後死亡】

果然,那些數字代表了他還能存活的時間,蘇曉之前就有所猜測,他的傷勢太重,早就應該死亡。

“我的刀呢。”

蘇曉沒有在乎什麼‘契約’或‘樂園’,而是向對方索要他的刀。

那把刀是他父母留給他唯一的紀念,據說是他太爺爺繳獲的一把軍刀,一直傳到他這一代。

【大部分現實品無法帶‘樂園’中,請儘快簽訂契約。】

蘇曉沉默,淡藍文字閃,可能是沒遇到過蘇曉這種‘獵殺者’。

“契約?說說看,我需要付出什麼,又能得到什麼。”

逐漸減的生存時間,讓蘇曉沒有太多時間去耽擱,而且他覺,他應該是遇到了什麼‘超自然’事件,這讓他的心有些波。

蘇曉很需要力量去復仇,而‘超自然’事件在伴隨巨大風險的同時,也可能獲得非同尋常的力量。

【簽訂契約,你將穿梭在一個個‘衍生位麵’中,去完‘迴樂園’釋出的任務,獲得‘世界之源’,最終以‘世界之源’的多,來恆定獎勵是否富。】

【‘迴樂園’無所不能。】

……。

大量文字浮現,蘇曉仔細的閱讀著。

“無所不能?能復生故去的人?”

所有淡藍文字忽然靜止在半空,之後全部去。

【鑑於你獵殺者的份,不能。】選擇逃,後背就會徹底暴給敵人,那就了活靶子。遇到危險,蘇曉的第一反應是解決危險的源頭,絕不是逃。向前衝去,蘇曉s形奔跑,儘可能避免被槍擊。“噗、噗、噗……。”裝載了消音的手槍,隻發出微弱的槍響。蘇曉剛衝出五米遠左右,就覺小一麻,之後口傳來同樣的覺。蘇曉知道這是中槍了,雖然他是個復仇者,但他並沒中過槍。無力的覺在蔓延,蘇曉並沒有恐懼,隻是有些不甘而已。復仇還沒完,他就已經倒下,而且是被未知的敵人殺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