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他是不是猜到…

離,美的不似真人!“這位小姐,您的條件非常好,有沒有興趣做平麵模特或者演員?我們公司有足夠多的資源,絕對不會辜負了您的美麗。”星探?南明鳶淡淡啟唇,“多謝,我沒興趣。”她漫不經心都是那麽美,中年男子不甘心遞上名片,“小姐,你可以考慮一下,待遇很好的。”南明鳶:“……”她看起來像是很缺錢的嗎?“多謝,我不需要。”這下輪到中年男子詫異了,別說尋常人家的女孩兒,就是十八線小明星見到他們這種專業經紀公司來...第397章??他是不是猜到……

他的手機號也不是這個啊!

南明鳶瞬間安靜下來,不再發出一點聲音。

薄辭深難掩心中的激動:“今天你救得女孩是我妹妹,我們全家對您的感激難以言表。我……”

話還沒說,就被女人突兀的驚叫聲打斷了:“小凝,小凝醒了!”

是白秀蘭,南明鳶甚至都能想象到她那一驚一乍的姿態。

昏迷幾天的薄玨凝終於醒轉,薄辭深擔心妹妹的情況,連忙道:“抱歉Althea小姐,我妹妹醒了,我一會兒再打給您。”

電話匆忙結束通話後,南明鳶鬆了一口氣。

薄辭深怎麽會知道自己的電話?!

還要一會兒打回來?不可不必!

她最討厭節外生枝,薄辭深方纔的感恩態度雖然叫人心情複雜,但這也不足以令她動搖。

她不想讓別人知道的事,就永遠不會說出去。

南明鳶迅速將這個號碼拉黑,手機關機。

想了想猶覺不足,她索性取出手機裏的電話卡,將金屬卡狠狠對折,而後扔進了垃圾桶。

這號碼現在是沒法用了。

處理完電話卡後,南明鳶對著漆黑的手機螢幕如有所思地回想。

剛剛她被水嗆到的聲音有些低啞,薄辭深應該沒聽出她是誰吧?

如果聽出來,那他肯定就直接說了。

轉念一想,萬一他事後才反應過來呢?

無數種設想在她腦中閃過,南明鳶越想越煩,索性將手機丟遠了。

敲門聲適時地響起,南明鳶還以為是蘇淮,整理了一下表情道:“進來。”

大門推開,來者卻是黎洛。

南明鳶疑惑的看著他:“你怎麽來了,不是在教季澤訓練麽?”

“他現在可用不著我教了,台風穩的很。”黎洛微微撇嘴,“姐姐,也不能滿心滿眼都是小季,剝奪了我來看你的權利吧?”

說著,他將手中的紙袋開啟,拿出裏頭的奶茶:“樓下的奶茶店出了新品,叫碧凝霜雪,茶味很足,姐姐,你試試看。”

南明鳶眉心一動:“……你這樣跑來跑去的,不累麽?”

黎洛利索替她插上吸管:“就在樓下,哪有什麽累的?何況,隻要是姐姐喜歡,走再遠都值得。”

喝了口奶茶後,南明鳶一直微皺的眉終於鬆開:“好喝!”

在薄家那三年她從沒機會嚐試這樣的東西,恢複記憶以後,都是黎洛帶她去嚐試各種新奇的甜點和茶飲。

見她展露笑意,黎洛也不自覺跟著輕輕勾起唇角。

南明鳶就是有這樣的魔力,一笑起來總能感染別人。

“姐姐,這幾天忙節目累壞了吧?我來告訴你個好訊息。”黎洛神神秘秘道,“ICY技術線上交流會,今年要在京州展開了!”

ICY是世界著名的黑客組織,在各個國家都有成員分佈,其技術高超手法精妙,一直被譽為網路資訊保安界的頂端。

南明鳶自恢複記憶以來便忙個不停,之前聽說過這個組織卻沒時間好好瞭解,於是當即來了興趣:“在京州展開?什麽時候?”

黎洛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具體時間還沒定,就是這幾天了。今年他們在華國的分部定了京州,所以這次纔在此舉辦。”

同為黑客,南明鳶對此自然興致很高:“到時候不妨去看看。”

“姐姐你技術那麽好,肯定能讓他們刮目相看!”

南明鳶輕笑:“我不在意別人的看法。”

她本著交流技術的心態去觀摩,她也並不想要以此來博眼球。非要說她希望得到誰的讚許……

腦中驟然閃過男人英俊但模糊的側顏輪廓,那個在她夢中反複出現卻不知姓名的男人,再次侵擾了南明鳶的心神。

他究竟是誰?

但現下顯然不是想這個的時候,奶茶喝完,南明鳶拿紙巾摁了摁嘴角,起身道:“既然不累,那就陪我一起去節目現場看看吧。”

黎洛自然滿口答應,一麵同南明鳶說自己這幾天拍攝廣告的趣聞軼事,一麵高高興興地走著。

……

有人歡喜有人憂,京州市醫院的特護病房內,依舊是一片死寂。

薄玨凝剛剛勉強睜開了眼睛,白秀蘭握著她的手還沒來得及說上半句話,她又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這可把白秀蘭急壞了,抓著張院長的手問個不停:“怎麽回事?!我女兒怎麽又昏了!”

在薄辭深的安撫之下,她才勉強冷靜了一些,收聲讓院長例行檢查。

張院長拿過檢驗報告看了看,又仔細地用檢查錘試探薄玨凝的神經反射。各項指標都正常,大腦也沒有損傷,一切都顯示她的病情處於穩定狀態。

白秀蘭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恨不得將人盯穿了似的。

薄辭深不動聲色地將她拉遠些,低聲道:“別打擾到醫生。”

一係列檢查原本隻要十分鍾,本著謹慎小心,張院長硬是做了將近半個小時,反複確認沒有問題後,才脫了口罩走出來。

薄辭深迎上去:“院長,我妹妹怎麽樣?”

白秀蘭同樣急切地看著他:“剛剛不是醒了嗎,怎麽又暈了呢?!怎麽會出現這種情況?”

張院長眼神堅定道:“我已經確認過三次了,薄小姐的身體機能目前沒有問題,隻是太過虛弱。剛剛她其實並沒有醒來,隻是無意識的睜眼。”

“隻要讓她好好休息,按醫囑治療,很快就會醒來的。太太,您也不要太過思慮了。”

薄辭深見院長再三保證,總算是放下心來。

白秀蘭的情緒也稍微好了一些,叮囑道:“你們再多派兩個護士,就這幾個我看是不夠!”

院長剛想解釋一下,當想到這位母親是無法正常溝通的,索性順著她道:“好,我這邊會多派些人手的。”

見妹妹的情況穩定了下來,薄辭深低聲囑咐著白秀蘭:“我先回公司把事情查清,你注意身體,晚上不要太過勞累了。”

院長適時地道:“薄總放心吧,我們這裏都有護工,我也會照顧好老夫人的。”

薄辭深衝著院長頷首,隨後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妹妹,下定決心轉身離開。

林深早已在醫院外等候多時,薄辭深上了車,猛地想起自己還有一事沒做。

那個剛剛不得不掛掉的電話!

薄辭深迅速拿出手機,按照剛剛從院長那裏記下的電話號撥了過去——,見她都興致缺缺,心裏的不安漸漸擴大。南明鳶看不出來,但他身為男人看得清楚,薄辭深開始慢慢在乎她了,甚至開始想博得她的好感。絕不可以!黎洛不動聲色地握緊筷子,曾經他沒有把握住機會,現在南明鳶好不容易回到他身邊,他絕不會再弓手相讓!……此刻,京州最大的機場。南淮雪拎著手提袋等待在接機口,突然她看見了一個身影,興衝衝地揮手叫道:“瀟瀟,這裏!”人群中走來一個綁著雙馬尾的小女孩兒,七八歲模樣,圓臉水靈可...